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 (2)
    凯琳叹息一声,而后背过身去:“在国家的利益面前,个人的得与失都是微不足道的!莉娜拥有无法净化的鬼手,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斯塔洛帝国绝对不允许染上这样的污点,她这一命,能换你一命,又何尝不可?”

     她的话如一道闷雷般在秦毅耳边炸开,秦毅突然觉得,他根本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般单纯。凯琳好像早已在秦毅身上设下一张网,自他第一次从南部溪谷进入巴尔托斯城的那一天,他就一步步的在往凯琳布下的这张网内钻。

     “二公主!当初在巴尔托斯城你我相逢根本不是偶然对么?是你早先得到了消息,然后才命人撤离了埋伏在城内的破天战职者,对么?”秦毅突然不敢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子,他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凯琳在先前完全计划好的。

     凯琳闭口不言,只是背对的秦毅微微点头。

     “我在巴尔托斯城的拍卖行第一次拍卖‘护灵腕套’,买家席中的那个黑袍人也是你?是你以高价将那个手镯买下的对么?”秦毅已然开始追溯以往发生的种种,她多希望先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罢了。

     凯琳再次点头,并不否认,因为她的手腕上,现在还戴着那个精致的手镯。

     “当初在地下决斗场与埃文比武之后重伤昏迷,那个将我送回酒馆的,也是你对么?”秦毅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身体已经请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

     “为什么?为什么在暗中一直设计我的那个人,竟然是你?”凯琳没有否认秦毅的一切疑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的谜团已经在秦毅眼前解开。一直在暗中默默观察秦毅,而后将之拉入国士府中的人,正是眼前的凯琳。

     “本宫不否认,从你第一次进入巴尔托斯城开始,本宫便看中你的武技,所以才会在暗中一个跟随观察,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在斯塔洛帝国施展你的才干,秦毅,你相信我,我并没有在暗中设计你,我也绝无害你之心!”凯琳回过头来,眸中似泛起了淡淡的水雾。

     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快要让秦毅透不过气,凯琳亲手将莉娜送上断头台似乎已经成为了无可改变的事实,就算秦毅现在相信她,事情也不可能发生任何的转机。

     他再度退后两步,口中冷笑几声:“二公主!为了我这样一个平平凡凡的战职者,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当日在巴尔托斯城你故意在我眼前装做醉酒,想必也是为了试探一番我的人品吧!怪不得当初在册封仪式之上,你口中会说出‘武技人品’俱佳这样的话!”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比现在这样来得更让秦毅绝望。

     “我并不否认这些事实,无论你怎么想都可以,但是请你相信,我从始至终,始终没有半点想要害你的意思!”凯琳的解释似乎已经变得苍白无力,在她双眸泛起的水雾之中,秦毅的视线似乎也早已泪眼婆娑。

     “到现在,我还有什么可以相信你,我将你当做朋友,你却一直在背后设计我!你如此工于心计,倒也对得起斯塔洛帝国‘二公主’这个称呼!”秦毅满脸自嘲,他已经看不清凯琳的真正面貌,她以往的那些单纯,竟都是在自己眼前做戏。

     大殿之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良久之后,凯琳才微微开口道:“当日在比武大会上,我曾问过你,若你执意阻止你与莉娜,你意欲何为,你只回答了我一个字对么?”

     秦毅沉默不语,并不否认。

     “那我,我今天最后问你一次,若我执意阻止你与莉娜之间,你又会作何选择”

     “我不会改变我的初衷!”秦毅认为,他与凯琳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他最为信任的人,竟然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再与凯琳谈下去也只不过是浪费自己的口水,既然早已得知莉娜在光明教廷之中,秦毅下一步的打算自然是前往光明教廷。

     “站住——!”见秦毅转身欲走,凯琳当即在身后喝住他。

     “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也不是我所想要看到的,但是秦毅,我希望你能看清楚,莉娜早已不是你先前所认识的那个人,你宁愿为了这样一个人背弃整个斯塔洛帝国,甚至……背弃我么?”两行清泪无声的自凯琳的脸颊上滑落,秦毅当初没有选择她,或许在今后,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会变得越发遥远。

     秦毅转过身:“莉娜始终先前的那个莉娜,已经变了的人,是你!你如此工于心计,让我感觉可怕,甚至让我恐惧……!”秦毅看不清凯琳,更看不透她的想法,或许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与凯琳竟然会这么快就走到这一步。

     “这便是你心中的答案么,即使我说什么,你也不可能回头,继续沿着这条不归路走下去对么?”

     秦毅微微颔首,转过身径直离去,他还未来得及踏出大殿,自大殿的四周瞬间窜出二十几名刀斧手,秦毅木讷的望着眼前这一切,他的脸上挂着无尽的冷笑道:“二公主!即使到现在,你还要这般煞费苦心么,我对你来说,想必已经是一颗脱离控制的无用棋子,现在你已经要处之而后快了么?”当看到这些早先埋伏的刀斧手朝自己靠拢之时,秦毅的心突然被猛然的刺痛。

     他与凯琳之间,再不会有什么结果!

     然而,就在秦毅以为,已经没有什么打击比现在来得更为沉重之时,自大殿的暗处却突然闪出一道神行,而后径直的立在凯琳的身前。

     “臭小子,不要让二公主和我难做啊!”当听到剑十三的话时,秦毅却如发疯似的开始仰天长啸,而后,他开始大声质问剑十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日出现在国士府中的黑袍刺客,也是你‘剑十三’吧!”

     剑十三无奈的摊开手:“小子,我知道现在怎么跟你解释都没有用,我们既然是兄弟,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

     “哈哈哈——兄弟?剑兄的话真是笑话,所谓的兄弟,就是在背后捅我一刀的剑兄你么?”秦毅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昏暗,凯琳从始至终都在欺骗自己,而他视为手足兄弟一般的剑十三,当初竟然在国士府扮成刺客行刺于自己,事情发生到这副局面,秦毅脸上已经满是自嘲之色。

     凯琳踏出一步:“为了在比武大会上逼出你身上的潜力,剑国士的确是听了我的命令前往国士府试探你,只是……!”

     “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了,剑兄,就算今天是你阻我,我也不会后退半步!”

     “臭小子,你明知不是我的对手,这样做不是为自己找苦头吃么?”剑十三面露无奈之色。

     “那剑兄不妨一剑刺死我,如若不然,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放过光明教廷!”秦毅面露狠色,手中早已握紧了断水巨剑。

     剑十三紧了紧手中的长刀:“真是麻烦了,不过我今天必须要阻止你啊!”旋即,在凯琳一个眼神的示意之下,周围的一干刀斧手与剑十三倾巢出动,秦毅在剑十三散出的无匹剑气之下,还未争斗几个回合便已被周围的刀斧手擒下。

     “落在你们手里,我无话可说!”断水巨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在周围众位刀斧手的压迫之下,秦毅的身形被迫半跪在地。凯琳一步步的走上前来,而后蹲下身形对秦毅道:“本宫最后再问你一次,斯塔洛帝国与莉娜,你的最终选择是什么?”

     “哈哈哈——斯塔洛帝国?在我眼中,高高在上的二公主与哈里森家族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我奉劝二公主一句,今天最好杀了我以绝后患。”被信任的人所欺骗,被如手足兄弟一般的剑十三从身后刺了一剑,已经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现在的打击来得更为严重。

     凯琳站起身:“从今以后,秦毅再不是我斯塔洛帝国的奇国士,将他打入天牢,待鬼手的事情告一段落再行发落!”

     “是——!”周围的人齐齐领命,直接将秦毅压押出了大殿。

     凯琳就此离去,宽敞明亮的大殿之中,只剩下剑十三一人,他望着自己手中的长剑,而后自言自语道:“老兄,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感受不到半点阳光的温暖气息,昏暗而灰白通道两旁被割据出一间又一间的牢房,牢房之中除了简单的床榻、潮湿布满裂痕的地面和一些杂乱的茅草之外一无所有。

     被关押在此的囚犯各个披头散发、面色青黄,狼狈至极。脚下的脚铐随着秦毅被强行押解进入这条通道发出一连窜的摩擦之声,透过两旁的牢门向内看去,这一干囚犯要么无力的趴在硬如磐石的床板之上,要么双目空洞的缩在阴暗的角落之中。更有甚者,牢房之中的囚犯见有守备靠近,更是发狂般的叩击着牢门……

     恶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传入秦毅的嗅觉之中,那些污秽而肮脏的气息全都被埋葬在这方阴暗逼仄的地域之中。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后方的守卫推了秦毅一把,他现在早已不是斯塔洛帝国的奇国士,虎落平阳被犬欺,就算是这些下等的狱卒,此时也完全不将这个“少年英雄”放在眼中。

     “吱呀——!”

     一名狱卒打开牢狱最深处的那方牢门,身后的几人直接使一股大力将秦毅推了进去。这间牢房的环境比起其他的牢房虽然好上几分,但仍旧挥发着一股腐臭的气息。

     “好好呆着吧!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几名狱卒直接关闭了牢门,而后已一把大锁将牢门封闭。

     “是啊!得罪哈里森家族也就罢了,竟然在斯塔洛帝国扬言要造反,你该当你倒霉!”

     ……

     “呵!这便是我重生异界最后的下场么?”秦毅在一旁的床板上坐下,而后满脸自嘲的望着自己手腕上以及脚腕上的漆黑锁链。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落入这步田地,而更为重要的,将秦毅送上绝路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他心中信任的二公主凯琳与剑十三两人。

     人心隔肚皮,若不是秦毅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会相信凯琳从始至终都只是在欺骗他,还有将自己视做兄弟的剑十三,到头来也会背弃秦毅。

     “哈哈——哈哈哈!就算落到这般田地,我秦毅此生也早已无怨无悔……只是,心中还有少许的遗憾!”秦毅心中唯一的遗憾,现在也只有莉娜,在皇城之中经历了大起大落,但最终他始终没能保住莉娜的平安,不仅如此,现在秦毅与莉娜两人都已经双双堕入牢狱之中。

     “主人!我们今后是不是都出不去了,那个叫凯琳的人类,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你?亚米虽然不懂人类的感情,但是亚米看得出来,她并不讨厌你!”秦毅已经许久都没有见到亚米,只要不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亚米似乎就不会轻易窜出精神空间。

     秦毅盯着半空之中的亚米,能够与他走到最后的,终究只是这一个小小的精灵宠物么?

     “亚米,你出去吧!带着精神空间内的金币,另外去寻个主人吧!”秦毅目前自身难保,亚米如果继续停留在自己身边兴许还会遭到牵连。

     “亚米是不能二次认主的说,人类的世界好恐怖,亚米突然好想呆在森林的那些日子,呜呜呜——!”它扑腾着翅膀飞入秦毅的掌中,能够从始至终都陪在自己身边的,竟然会是这个在dnf游戏中毫不起眼的宠物,这难道是宿命么?秦毅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