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杀人偿命
    看着“卡赞之怒”一系列普通攻击造成的追加攻击手段,秦毅心中似乎已经明白卡赞的本体灵识与遗留在战职者体内的鬼神之力这二者之间的差别。

     在以往那段很长的时光内,卡赞千方百计想要将自己的灵识透出神魔之塔寻找适合自己的宿体寄托。当大陆其他的战职者被卡赞侵体之时,他们便会患上“卡赞综合症”。

     卡赞在他们左臂之中遗留下来的鬼神之力成为了狂暴的根源,这些战职者之中也许就拥有能够召唤卡赞精神碎片辅助自身作战的能力,这便是dnf游戏中“鬼泣”这一职业的“阵”。

     卡赞为了找到绝对适合自己的身躯,他曾在阿拉德大陆侵入过无数个战职者的身体,这些被他侵入过的战职者皆拥有一只狰狞可怖的鬼手。

     这只鬼手就是恶魔的代表、是卡赞为他们留下的鬼神印记。

     而秦毅此时与卡赞的本体灵识订立“神鬼契约”,卡赞不光在他体内留下了充裕的鬼神之力,更是将自己的本体灵识也一并留在了秦毅的体内。所以、秦毅当前已经不再是如大陆其他被感染的普通鬼剑士那般只能召唤卡赞的精神碎片、也就是“刀魂之卡赞”为自己加持部分的力量与灵魂天赋,他此时已经能够直接动用卡赞的本体力量直接向目标发起攻击。

     原本被剑魂之力封印的“鬼神系”技能在此刻早已晋升为“极限·鬼神系”,技能栏之中虽没有其他特别的技能,但秦毅自身的技能栏之内,现在已经清晰的铭刻上了“鬼斩”、“极·刀魂之卡赞”、“鬼气森然”与“毁灭之卡赞”这四个主动技能。

     并且、在“极限·鬼神系”技能最下方那一栏内,还清晰的铭刻着与自己鬼手上那枚暗红色符文一模一样的“神鬼印记”,这道印记后面清晰的映着:“第一鬼神·毁灭之卡赞”这几个字样,而“极限·鬼神系”中其他的格子仍旧处于封印状态。虽然秦毅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心中已经隐隐能感觉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秦毅约莫能够猜测到:就算自己能够成功的转职成为武器宗师——“剑魂”,恐怕也无法彻底撇弃“鬼神系”的技能。

     当秦毅将“毁灭之卡赞”这个技能的追加特性彻底了解清楚之时,破天佣兵工会早已燃起了点点灯火。毫无疑问、秦毅刚才袭杀这几名佣兵战职者,因为战斗而发出的声响早已惊动了工会内的其他成员,其中当然也包括破天佣兵工会的会长罗宾逊。

     破天佣兵工会在巴尔托斯城也算是一个势力发展较为雄厚的一个佣兵组织,因为会长罗宾逊与哈里森家族的独子奥利亚斯素有来往,他们的行事作风也因此而与铁血佣兵工会大相径庭。

     在近几年的发展之中,破天佣兵工会也正式踏入巴尔托斯城较为雄厚的佣兵工会之一,充当会长的罗宾逊更是达到了29阶“高阶战师”的水平,手下的两百余名佣兵战职者的等阶更是都处于10阶之上。当然、其中也不乏少数突破战师水平的佣兵战职者。

     秦毅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与破天打过交道,但罗宾逊的实力在这段时间内似乎并未有所突破,他仍旧停留在29阶高阶战师的水平。

     只在眨眼之间,破天佣兵工会的大本营中就已经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两百来号佣兵战职者,这些大多停留在10~15阶的佣兵战职者在秦毅眼中、看起来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

     对于秦毅在斯塔洛帝国的所作所为,罗宾逊似乎早已到达了一个无可隐忍的地步。这个“资质平平”的战职者,自在巴尔托城出现开始,便斩杀了破天的精英战职者埃文,再后来、罗宾逊的独子德里克更是惨死于秦毅手中。

     秦毅不光频频与破天佣兵工会和哈里森家族这两股势力作对,更是将破天与哈里森家族当做他声名鹊起的“跳板”,任谁也无法想到,秦毅竟然敢在劳伦公爵的寿宴之上胆大包天当着数万人的面将奥利亚斯子爵当场斩杀。

     奥利亚斯一死,无疑是让破天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昔日破天在巴尔托斯城的所作所为,似乎早已惹怒了其他佣兵工会组织,与他们仇恨最深的自然要属铁血佣兵工会无疑。

     因为秦毅的“胆大包天”,破天佣兵工会在巴尔托斯城似乎陷入了众矢之的,其他工会若不是顾及到破天在人数之上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优势,恐怕早已吞并他们的地盘。

     奥利亚斯的死让破天前程堪忧、罗宾逊一连几天都陷入了郁郁寡欢之中,此时见到秦毅公然闯入自己的大本营之中,他心中压抑的新仇旧恨却是一并爆发。

     只是、现在出现在罗宾逊眼前的这个青年,他的身体看起来却是无比的诡异。罗宾逊与之虽相隔了五六米远的距离,但他似乎仍旧能够感受到自秦毅身体挥发而出的那股磅礴煞气。

     因为“鬼气森然”这个技能的赋予,秦毅整个人都被一股无形的阴霾气息完全笼罩,包括在他身后隐隐浮现的卡赞幻影,这一切已经能够令其他的普通佣兵战职者为之忌惮。

     “秦毅!你当真是胆大包天,帝国已经名言下令,你现在早已沦为斯塔洛的重犯,此时竟敢越狱!”罗宾逊自周围的战职者群中踏出一步厉声喝道。他在巴尔托斯城行走了数十年,似乎也从未见过秦毅这等人物。

     秦毅见破天佣兵工会的所有战职者已经齐齐出动,顿时在周围将自己围得如一个铁桶一般。他此刻不怒反喜,当听到罗宾逊的呵斥之时,秦毅的嘴角更是勾起一抹冷笑回应道:“我胆大不胆大、你管不着!我早就说过,终有一天,我会让整个破天血债血偿……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说话间,秦毅还时不时抬起头望向头顶漆黑的夜空,他的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狂妄对破天的一干人等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这帮如猪狗般得佣兵战职者,也该是时候为以往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听闻秦毅一言,罗宾逊不禁仰头大笑:“好一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倒要好好跟你算算这笔账了!”

     秦毅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罗宾逊:“你是应该好好算算,我今天既然敢闯入你们的大本营,就没想过要能活着走出去。”

     “秦毅!你听着、纵使你有千般本事,也不可能强得过哈里森家族,你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倒要问问你,我破天的精英战职者埃文是死于谁之手?我儿德里克又是死于谁之手?我破天数百号佣兵战职者又是在谁的手底下灰飞烟灭?奥利亚斯子爵又是在谁的手下丧命……你手中的这些人命,恐怕早已能让你死上千次万次。”罗宾逊将以往的陈年旧事一并扯出,他的情绪似乎也因此变得无比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