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9章 (1)
    “那个漆黑的圈圈是个什么东西?他身上怎么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事物?”兽老人望着秦毅脚下那种鬼神领域,脸上不由得一阵疑惑。

     “管他是什么,我说这小子今天怎么跟贱种一样窝囊,刚才明明可以躲过那一击,他却偏偏在奥利亚斯的手下吃亏。”魔法婆婆见秦毅咳出鲜血,似乎已经不忍继续看不过去了。

     在场的数万人之中,似乎只有剑十三与凯琳两人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秦毅的一举一动,这场决斗还没有宣告结束,秦毅的等阶虽然低了奥利亚斯许多、此时身体又受到创伤,但是他未必会因此惨败。

     秦毅一把抹去嘴角溢出的血丝,刚才的“螺旋一字剑”在格挡之中虽直接削减了他200多点生命值,但凭借奥利亚斯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震散秦毅体内的剑魂之力使他身心疲惫。

     “无鬼神之力相助,汝连眼前这黄口小儿也无法战胜!吾卡赞的绝佳宿体竟如此无用,吾心中当真无比疑惑,汝为何如此坚信心中那无用的剑魂之力、以及汝身体之内那无用的魂灵!”秦毅的眼前猛然闪过一道幻觉,“刀魂之卡赞”中央位置的那道幻影似乎正在向他吐露着什么,毁灭之鬼神卡赞的声音总是会在他吃亏或者败阵之时不合时宜的出现。与此同时,“极·刀魂之卡赞”的持续时间在此刻似乎完全结束,擂台之上再无那透发而出的丝丝阴霾之气。秦毅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他此刻早已无视了卡赞的声音,而是将自己的目光完全聚集在眼前的奥利亚斯之上。奥利亚斯一鼓作气,只想利用最快、最短的时间将秦毅逼下擂台,在他猛然缩短自身与秦毅之间的距离之时,手中的残影剑已经幻化出道道剑影朝秦毅迎头斩下。

     秦毅闷哼一声,猛然站定身形催发着体内流窜的剑魂之力,面对奥利亚斯此时的攻势,他不退反进,直接扬起断水巨剑奋力朝奥利亚斯袭来的剑刃斩去。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已秉住呼吸,擂台之上两大青年之间的对决早已将此次的比武大会拉上了另外一个**。当秦毅举刀迎敌之时,他身体的剑魂之力再度与奥利亚斯透体而出的战气交锋之时,硕大的花岗岩擂台上却是再度迸射出一片火花。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秦毅以11阶的等级完全不可能拦下奥利亚斯手中的攻击时,秦毅却依靠刀魂之卡赞所加持的力量奋力拨开了奥利亚斯迎面斩下的长剑,剑魂之力与战气完全交融之时尽然崩碎,在奥利亚斯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之时,秦毅猛然扭转手中的宽阔盾刃,而后直接朝眼前重重的挥出一计横斩。

     “锵——!”

     奥利亚斯的反应速度异常机敏,见秦毅奋力朝自己袭来,他当即收住攻击之势反手格挡,断水巨剑宽阔的盾刃重重的斩在残影剑之上,秦毅和奥利亚斯二人的手臂皆是传来一阵发麻,两把巨剑的力量发生了强力的冲撞,荡起的那股冲击波直接掀起擂台之上散落一地的碎石。

     “十字——斩!”秦毅口中暴喝一声,奋力拨开奥利亚斯的格挡之势之后,他将断水巨剑顺势往上一带,在奥利亚斯一个猝不及防之下,秦毅这一计上斩攻击似乎破开了他透出体外的护体战气。两计行云流水的斩击让奥利亚斯这位25阶的中阶战师不得不练练退后,本以为秦毅的这段攻击已经就此作罢,但奥利亚斯却没想到,在秦毅语毕的那一刻,他的眼前却突然爆出一道十字形的血气,这道诡异的交叉血气如两道锐不可挡的剑刃,十字形血气带起道道罡风迅速朝奥利亚斯冲袭而去,奥利亚斯的脸此刻已经微微变色,他虽然有心格挡,但却不知道如何防御,无论他防住自身的那个部位,身体似乎都会被这道冲袭而来血气命中。

     “扑哧——!”

     “扑哧——!”

     在电光火石之间,十字斩所带起两道血气早已命中奥利亚斯,十字斩透着一股无比锋利的气息,直接撕裂奥利亚斯身上的长袍,而后在她的腹部留下一道十字型的血痕。在这股五行的冲击波之中,奥利亚斯的身形却是再度退后两步,在场的所有宾客此刻皆是一阵哗然,似乎全然没有想到,秦毅会利用如此奇特的武技逆转乾坤。而上方坐于皇帝身旁的凯琳见此状况,嘴角的笑意却是更为浓郁一分。

     “还没有结束呢——!”见奥利亚斯在十字斩之下吃亏,腹部也被切除两道血痕,秦毅当即一个箭步朝他不住退后的身体冲将而去,此时处于刀魂之卡赞的领域之中,秦毅越发觉得,左臂之中被压制的鬼神之力开始隐隐暴动,而且还比先前来的更为浓郁一分,他现在只想将这股暴动的鬼神之力完全施放出去,然而,奥利亚斯此刻就成为了他最直接的目标。

     秦毅三步并做一步,在瞬间便拉近了与奥利亚斯之间的距离,而后,他再度将手中的断水巨剑举过头顶,猛然朝下方挥出一道刚猛的下斩,随着口中的暴喝一声,在场的数万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自断水巨剑那面宽阔的盾刃之中,猛然爆出一片漆黑的濒死之气。

     “鬼斩——!”

     月牙形的鬼斩带起一阵阴霾的罡风完全朝奥利亚斯袭去,奥利亚斯在脸色大变之下当即意识道秦毅这次似乎根本不是普通的攻击,当他想要再度催动护体战气去化解袭来的鬼斩之时却已经来不及。

     那漆黑的濒死之气中带着无穷的力量完全崩碎奥利亚斯透体而出的所有战气,鬼神之力完全吞噬那些纯白的战气之后,秦毅的耳边猛然划过一道噗噗的吐血之声。定睛望去,却是奥利亚斯的身体在这股漆黑的鬼神之力当中完全被冲飞出去,若不是他的等阶和和防御能力足够抵挡鬼斩的腐蚀,恐怕奥利亚斯早已身受重伤。

     但饶是如此,在奥利亚斯吐血倒飞出去的时候,他仍旧在擂台五米之外的距离中跌了个人仰马翻,手中的残影剑也间接性的脱手,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在场的所有人见到如此滑稽的一幕,人群之中皆传来一阵哄笑之声,国士府那个方向的剑十三等人更是忍不住为秦毅发起的逆袭而助威,而光明教廷所在的方向,所有的圣职者眼中皆闪过一丝错愕之色,在此停留的所有圣职者似乎都隐隐觉得秦毅刚才的那道技能泛着一丝异样的诡异。

     秦毅一招冲飞奥利亚斯,在所有人眼中似乎胜负已分,秦毅将断水巨剑扛在肩头,脸上尽是不屑之色:“奥利亚斯子爵,你这一招‘屁股落地、平沙落雁’式可是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啊!”

     听闻秦毅此言,场下的哄笑之声更是此起彼伏,连劳伦公爵和查理森家族的那位高手似乎也有些看不过去了。秦毅先前在奥里亚的攻势之中虽然频频退步,但却并未如他现在这般“平沙落雁”的直接跌下擂台,毫无疑问,秦毅以一个鬼斩在奥利亚斯猝不及防之下已然胜出,秦毅此次以弱胜强,不光让自己名声大涨,更是狠狠的抽了哈里森家族一个嘴巴。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本以为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也不可能跨越等阶压制战胜奥利亚斯,但是现在却……!”

     “好生奇特的武技,此人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斯塔洛帝国能有此人,当真是我国之幸啊!”

     ……

     秦毅凭借11阶的水平一招将25阶的奥利亚斯轰出擂台,比武大会的胜负已分,秦毅以弱胜强,奥利亚斯已然败阵,场下的书万宾客皆看到了刚才那令人震撼的一幕。

     秦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奋力将断水巨剑陷入了地面的花岗岩之中,他就如一个傲视强者一般在擂台之上负手而立,天空那洒下的万丈金光将他整个人都衬托得熠熠生辉。

     人群之中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在场的数万宾客似乎已经完全被这样激动的场面所带动,一个平淡无奇的战职者,却能够跨越10阶的恐怖等级压制夺魁,一个11阶的战职者,却只用了一招便将25阶的中阶战师输得一败涂地,也正是秦毅这位11阶的战职者,却能够将巴尔托斯城搅得天翻地覆。

     “秦毅——!”

     “秦毅——秦毅——!”

     “秦毅——!”

     在场的所有人在此刻皆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他们口中高呼着秦毅的名字,一波又一波的高亢之声冲击着秦毅的耳膜,这数万人交叠在一起的声音如闷雷滚滚般在将军府的上空回荡开来。

     坎特温派出的两位代表想借助哈里森家族的势力给斯塔洛帝国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却被斯塔洛帝国反手抽了一个嘴巴,此次比武大会,凯琳随意指出的一名“醉鬼”便力败坎特温的两大家族高手,而在最后,秦毅这名11阶的战职者却凭借超人的武技将奥利亚斯直接轰下擂台,斯塔洛帝国因此威风大振,秦毅这个名字更是在将军府的上空响起阵阵回音。

     眼下除了光明教廷的成员以及哈里森家族的人物之外,场下的无数宾客似乎都被这激动的情绪所带动,他们口中纷纷声力俱竭的呐喊着秦毅的名字,这如巨龙般嘶吼的声音传遍了皇城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已经直接扩散至巴尔托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