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3章
    除了那在场的数万宾客之外,此时最应该吃惊的自然是奥利亚斯无疑。当他见到秦毅在万人的高呼声中直立而起之时,他险些没有直接惊掉自己的下巴,连他手中的残影剑也险些因为极度的吃惊而掉落在地。

     奥利亚斯陷入极度无解的状态之中,自己刚才明明给予秦毅致命一击,可是,秦毅现在却仿佛如一个没事儿人一般,奥利亚斯本以为他这致命的一剑会直接毙掉秦毅,只是谁又能想到,秦毅因为他的这一剑却变得更加生龙活虎。

     “不,这不可能了,就算是绝顶高手被洞穿身体,也不可能在瞬间恢复元气,除非……!”奥利亚斯似乎猛然想到了什么,当初他之所以不肯放走莉娜,完全是因为莉娜拥有鬼手的缘故,“鬼剑士”这类战职者在大陆虽然会遭到排斥,但是奥利亚斯却十分渴望力量,公爵府的地下之所以会有一座研究所,也完全是因为奥利亚斯想将鬼神之力引入体内,从而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这也正是当日秦毅与剑十三在偷酒之时,为什么会在地下研究所中碰上那么多的异变狂战士,这一切,都是奥利亚斯在背后搞的鬼,只不过,秦毅目前还无法得知这些罢了。

     秦毅在奥利亚斯的攻势之下屡屡退步,奥利亚斯却更加变本加厉,不惜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想要置自身于死地。秦毅不是什么圣人,他给过奥利亚斯机会,只是,奥利亚斯屡屡将这些机会踩在脚下。

     因为奥利亚斯这偷袭的一剑,秦毅险些直接命丧当场,秦毅此时早已怒火中烧,心中的顾忌早已荡然无存,他无视了奥利亚斯的背后拥有多么雄厚的势力,更加无视了将奥利亚斯斩杀当场会让自己陷入何等境地,秦毅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让眼前这个人灰飞烟灭。

     “你……原来你根本不是常人,你不过是一个被诅咒的恶魔……哈哈哈!秦毅,你赢不了我。”奥利亚斯的笑声越发癫狂,他似在嘲笑秦毅拥有一只人人憎恨的鬼手,有似在自嘲自己的可笑无知,竟然妄图凭借凡人之力与强大的鬼神之力相抗衡。

     当秦毅听到奥利亚斯的话语之时,他似乎已然能够猜到,奥利亚斯已经看出了自己身体的倪端,秦毅此时并不言语,只是将手中的断水巨剑握得更紧,刹那间,无匹的杀气自秦毅的身上喷涌而出,这漫天的杀气与他身体的滔天怒火彻底融合在一起,顿时化作一股无可比拟的力量。

     dnf的游戏系统是秦毅重生到异界时候的唯一优势,如果刚才不是依靠dnf游戏系统,恐怕自己早已命丧黄泉。秦毅的想法很简单:谁对他好,他便还十倍的好,谁要对他斩尽杀绝,秦毅必当以命相搏。奥利亚斯刚才的那一剑,已经触及了秦毅的底线,秦毅此时杀气外露,在接近完全颓败的花岗岩擂台之上,他仿佛已经化作一位傲视强者,奥利亚斯在感受到自秦毅身上袭来的这股杀气之时,他当即止不住的退后两步。

     秦毅已经压抑得太久了,哈里森家族的滔天仇恨,已经达到一个无法容忍的地步,秦毅此时必须将心中的怒火完全发泄出来,他不可能能够一直压抑下去,哈里森家族与破天欠他的,秦毅终有一日会连本带利的向他们讨回,现在,奥利亚斯只不过自己找死,及时是劳伦公爵亲自出马,秦毅也断然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咎由自取,你不过是在自寻死路,既然如此,今日你就算在我的剑下身首异处,你也怨不得谁!”秦毅字字铿锵有力,顿时在奥利亚斯的胸口化作一块巨石,直欲逼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但饶是如此,奥利亚斯此时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大言不惭道:“你这个被诅咒的恶魔到现在还敢如此嚣张。”

     “呵——诅咒的恶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被诅咒的恶魔?”秦毅闷哼一声,仍旧在一步一步的逼近眼前的奥利亚斯,自他身上喷涌而出的漫天杀气已经令精疲力竭的奥利亚斯有些透不过气。

     秦毅一步步的逼近,奥利亚斯一步步的退后,他此时就如砧板之肉,只能任由秦毅宰割,劳伦公爵自知哈里森家族理亏,他此时当着皇帝与凯琳等人的命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拽紧了自己拳头,眼神一刻也未从中央位置的擂台移开过。

     奥利亚斯仰天长啸,笑声之中似带着无比的悲戚之色,恐怕他早已能够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但在此时,他仍旧面露凶狠之色冲秦毅道:“如果你只是一个平常的战职者,有怎能够完全无视等阶压制,又怎么会在刚才的致命一剑之中死而复生。”

     “哈哈哈——!”听此一言,秦毅不禁开口大笑,奥利亚斯口中的笑声戛然而止,秦毅的笑声在整个将军府的上空回荡开来,一遍一遍的冲击这所有人的耳膜,而后,他止住口中的笑声将视线转向奥利亚斯:“难道你不知道‘信春哥、得永生’?当初你既然敢做,就应该早日为自己备好一口棺材!”

     秦毅杀心已动,他朝奥利亚斯逼近的速度早在无形之中加快一分,随着秦毅的靠近,奥利亚斯的心底已经越发没有底,他身上的战气早在先前完全消耗殆尽,此时连护体战气也完全无法催动,秦毅在此刻若是对奥利亚斯发起致命的攻击,毫无疑问,他会当即命丧黄泉。

     “秦毅!你最好想一想,今日将我斩杀当场,你今后的日子也必定不会好过——!”奥利亚斯抓紧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谁都怕死,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只有在真正危险来临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恐惧,毫无疑问,奥利亚斯便是这样的人,若是在先前,秦毅恐怕还会好好思量一番,但是今天,他早已不去想以后会发生的种种后果。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你得看清楚,先死的人是你奥利亚斯,不是我秦毅——!”秦毅面露凶光,手中的断水巨剑光芒大作,体内充盈的剑魂之力完全朝手中那面宽阔的盾刃涌去。秦毅的整个身体都被这璀璨的光芒所笼罩,他就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无比的压制自擂台上朝下方所有人的面部冲击而去,在此刻,所有人眼中似都生出了一种错觉,眼前这个白发少年,真的只是一位普通的战职者么?

     秦毅手中的动作没有半分的迟疑,他出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在白芒尽敛的那一刻,秦毅早已朝奥利亚斯挥出了一剑,断水巨剑宽阔的剑刃带起无比的罡风与杀气,一瞬间便朝奥利亚斯的左臂袭去。

     数万人耳中只听到奥利亚斯传来一声惨叫,定睛望去,秦毅右脚踏出一步手起刀落,直接朝奥利亚斯的臂膀奋力劈砍下去,奥利亚斯的左臂在顷刻间与身体分离,自那恐怖的伤口处瞬间如喷泉般溅起出一片血雾。

     “这一剑,是替铁血佣兵工会斩的!”秦毅字字千钧,震慑着所有人的耳膜,奥利亚斯断去的左臂直接飞入下方的宾客席之中,他的身体当即被一股剧烈的痛苦所包裹,似乎已经全然失去了反抗之力。

     秦毅扬起手中的断水巨剑,瞬间迎面斩向他的右臂,奥利亚斯只看到一柄无比耀眼的剑刃自己朝自己斩来,他还未从这股痛苦中解脱出来,自己的右臂却早已随左臂那般不翼而飞。

     秦毅挥剑再度断去奥利亚斯一臂,这条染血的手臂,直接飞到主宾席劳伦公爵的脚下,所有人在此刻都已经愣了,他们早已忘记身体所有的动作,擂台上那个白发少年,在此刻早已化作一个杀神。死一般的沉寂被奥利亚斯的惨叫声打乱,那溅起的血雾直接将秦毅的面部染红。

     “这一剑,是替莉娜斩的——!”片刻之间,秦毅已经断去奥利亚斯的两条手臂,但此时他似乎仍然不敢罢休,场下的所有人包括凯琳在内早已因为秦毅疯狂的举动而走神,此时没有人开口阻拦他,场下的数万人都只是愣愣的注视着这一幕。

     秦毅将身体所有的剑魂之力都灌注于手中的阔剑之上,断水巨剑在此时似化作一柄无往不利的神兵,随着那带起的阵阵罡风与漫天杀气,在场的所有人只听到“扑哧”一声,而后,断水巨剑直接没入奥利亚斯的心脏部位。

     “这一剑,我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噗——!”在秦毅语毕的片刻,奥利亚斯的鲜血瞬间自他的口中狂涌而出,只在秦毅身上的“皇家护卫”套装上留下一片黯淡的血痕。

     秦毅双手再度用力一分,源源不断的剑魂之力直接震断奥利亚斯浑身的经脉,那面宽阔的盾刃更是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秦毅以暴制暴、以牙还牙,奥利亚斯刚才刺他一剑,他此刻便刺奥利亚斯三剑。

     如先前那般,断水巨剑自奥利要的左胸刺入之后,瞬间洞穿他的心脏,而后“扑哧”一声自他的后背穿过,秦毅猛然加大力量抬起断水巨剑,他竟直接将奥利亚斯残缺的身体高高的挑起,而后口中暴喝一声,直接将奥利亚斯的尸体朝主宾席上的劳伦公爵抛了过去。

     “杀人者,仁恒杀之,此定律千载不变!”他径直转过自己的视线,直勾勾的瞪着劳伦公爵:“我秦毅敢杀他儿子,就不怕他爹报复,哈里森家族是怎样一副嘴脸,想必大家心中也都清楚!”他抬起断水巨剑,右臂使一股大力狠狠的将盾刃贯入下方的花岗岩擂台,秦毅脚下的地域尽然崩碎。

     “劳伦公爵,如果你想替你那混账儿子报仇,你尽管下场与我决战,我秦毅若是退后一步,便当着这数万人的面自刎当场!”秦毅的字字千钧的话如闷雷般在劳伦公爵以及所有人的耳中炸开。

     此时不论是场下的数万宾客,或是国士府中的剑十三与菲比等人,亦或是二公主凯琳与其他两位皇子,此时皆是一种极其不敢置信的神色。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比武大会竟然会闹出如此风波,面对奥利亚斯的两次偷袭,秦毅在忍无可忍之下竟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将之斩杀当场,而且还将他的尸骨抛到了劳伦公爵的脚下。

     奥利亚斯是劳伦公爵的独子,秦毅此时大言不惭的公然挑衅将军府,劳伦公爵在悲痛和愤怒之下,险些直接奔上擂台毙掉秦毅。但是,为了保存哈里森家族的颜面,劳伦公爵不能这么做,秦毅孑然一身,自然无所顾忌,但是劳伦公爵自然不可能拉下老脸去与一个11阶的战职者为难,更何况,奥利亚斯败阵在先,偷袭不成反遭秦毅所害。

     但丧子之痛又有何人能够体会,秦毅当着数万人的面直接将哈里森家族的尊严踩在脚底下,奥利亚斯的死无疑是当着所有人宾客的目光狠狠的插了劳伦公爵一刀,此时他若不震怒,反倒是奇了怪了。

     众人齐齐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主宾席的劳伦公爵身上,空气中除了弥漫的血腥味道之外,所有人都能察觉到硝烟的味道。

     剑十三良久才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他愣愣的望着仍旧伫立在擂台之上的秦毅,口中对兽老人与魔法婆婆几人道:“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没脾气,哪知道一旦爆发,竟然是天不怕地不怕。”

     魔法婆婆叹息一声:“我看秦毅小子今天是麻烦了,劳伦公爵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

     所有人钦佩秦毅拥有不畏强权的勇气之时,心中更是无比担心劳伦公爵会使出什么手段来对付这位少年奇才。凯琳万万没有想到,今日的比武大会弄成这样的局面,她本以为这次比武大会只是利用秦毅能够无视等阶的天赋给末日之都和哈里森这三大家族一个警告,却并未料想到,秦毅会临时发狂,使出最为残忍的方式将奥利亚斯杀害,并且当着数万人的面公然挑衅哈里森家族。

     秦毅这样的行为无非是在送死,就算他的武技再奇特,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与整个哈里森家族相抗衡,此时不光是劳伦公爵的脸色铁青,就连皇帝的脸色也是无比阴霾,凯琳与其他两位皇子心中似乎都没有应对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