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4章 (1)
    秦毅的失控无疑完全出乎了凯琳的预料,此时她心中不禁有一种弄巧成拙的感觉,秦毅当场斩杀奥利亚斯,劳伦公爵拥兵自重很可能以此作为理由谋反。凯琳对秦毅的所作所为也是深感疼痛,自国士府成立开始,其中并未有任何一人会违抗他的命令,但秦毅似乎是个意外,或许是因为他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和憋屈,导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在奥利亚斯的两次偷袭之下将之斩杀。

     事已至此,凯琳再要去追究秦毅的过错已是无济于事,现在她心中已经完全乱了阵脚,不知该怎么收场。

     查理森与兰德尔家族所派出的代表见秦毅此时如此狂妄,他们当即站起身对劳伦公爵火上浇油道:“劳伦公爵,此人虽然天赋异禀,但生性残忍狂暴,只怕留在国士府中是个祸害。”

     “呵——?生性狂暴?你们两个怎么不说奥利亚斯那个草包有错在先,如果不是他两次偷袭于我,我又怎么当着万人之面将之斩杀。”秦毅一把抹去脸上原本属于奥利亚斯的鲜血,而后不屑的向两人开口道。

     “老夫纵横斯塔洛帝国大半辈子,还没有见过像你这般狂妄的人,将军府的给我听着,给我抓住秦毅,斩杀当场!”劳伦公爵一掌拍碎身前的桌子,失子之痛早已令他暴怒不堪,此时加上末日之都这两人的火上浇油、秦毅的“大言不惭”,他真恨不得一掌直接毙掉秦毅。

     将军府四面的皇家战职者齐齐出动,宾客之中开始传来阵阵骚动,无数的甲胄摩擦声接连在秦毅耳畔响起。四面的军队如潮水般同时向中央位置的秦毅涌去,在这一刻,秦毅心中仿佛没有了任何顾及,他似乎已经不惧怕任何事情,包括死亡。

     望着四面如潮水般用来的无数兵卫,秦毅嘴角的笑意却是更加浓郁一分,所有人都不清楚,秦毅现在已经死到临头,为何还能笑得出来。但是,正因为秦毅现在的笑意,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顶天立地、不畏强权的少年英才,只是,这些人心中虽然佩服秦毅的勇气,但却依旧流露着一种无比惋惜的神色。

     “哈哈哈——哈里森家族果真是狗屁家族,在我眼里,你们不过是帮无耻宵小之辈,与地痞流氓有何分别?”秦毅指着脸色铁青的劳伦公爵破口大骂,虽然他与劳伦公爵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他儿子奥利亚斯的所作所为却是让秦毅万万无法忍受的,此刻秦毅干掉奥利亚斯,这卑鄙的老家伙早已翻脸不认人。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奥利亚斯这个“官二代”的德行众人皆知,劳伦公爵见见奥利亚斯死于秦毅的刀下,此时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与秦毅为难。

     被秦毅大骂地痞无赖、卑鄙无耻,劳伦公爵的脸色此时也是青一阵紫一阵的,他望着擂台上这个不知好歹的青年战职者,瞬间大手一挥。四面涌来的无数兵卫直接冲散的宾客席,他们手中早已不是长刀阔剑,而是换上了长枪长戟,四面围拢的所有军人瞬间拨开人群,直接包围了中央的这面擂台。

     不仅如此,将军府外围的四道高墙之上,无数的弓箭手自墙头探出头来,更是齐齐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擂台之上的秦毅。

     劳伦公爵暴怒不堪,在无比混乱的场面之中瞬间对一干皇家战职者下令道:“给我刺死他——!”

     “慢着!”所有的皇家战职者还未有所动作,凯琳的声音却直接传入秦毅的耳中。

     劳伦公爵回过头去:“二公主!此人心狠手辣、恃才傲物,留在国士府中必定是个祸害,早晚有一天,他定会向对我儿那般对待整个国士府。”

     凯琳面色严肃,似乎露出一阵疲惫之色:“今日的比武大会会弄成这种局面,本宫也深感痛心,只是,奥利亚斯子爵在先前与奇国士有些私人恩怨,本次公开比武大会想必所有人心中都清楚,是奥利亚斯子爵两次败阵不服偷袭于奇国士,奇国士一时失手,这才做出对不起公爵之事。”凯琳现在只是在极力为秦毅争取机会,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事情似乎已经没有转机的余地。

     “一时失手?二公主的话当真好听,若是他一时失手,又怎么故意断去我儿双臂,在袭杀我儿之后,又将其尸身抛向我的脚下。”在劳伦公爵的咄咄相逼之下,凯琳的解释逐渐显得苍白无力。

     秦毅自知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斩杀奥利亚斯虽然已经弄成现在这副局面,但秦毅心中却并未有半点后悔之意。见凯琳迟迟不语,劳伦公爵再次转过自己的视线,口中对一干军人大喝道:“给我就地格杀当场——!”

     “慢着——!”凯琳第二次制止劳伦公爵的命令。

     “二公主?莫非你要包庇此人?”劳伦公爵回过头去。

     凯琳望着擂台之上闭口不言的秦毅对劳伦公爵道:“此人是我国士府中的一员,就算犯了弥天大错,自当由本宫自行处置,就算劳伦公爵手握重权,也不能干涉国士府中的事情!”凯琳此时已经与劳伦公爵针锋相对,此言一出,人群之中顿时一阵哗然。哈里森家族隐隐有谋反篡权的举动中所周围,此时凯琳为了秦毅将劳伦公爵完全得罪,这不是明摆着逼哈里森家族倒戈么。

     劳伦公爵冷笑一声:“二公主这话的意思,那就是说我儿不是白死了?此人是你国士府中的人不错,但二公主若真有心包庇此人,哈里森家族定不惜一切代价将之五马分尸。”

     “你好大的胆子!”凯琳的嗓门已经达到极限,生平她也是第一次与劳伦公爵如此讲话。

     “啪——!”一计响亮的耳光直接抽在凯琳的脸上,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惊,卡尔与拉比两人更是满脸疑惑的望着震怒的皇帝。皇帝这一计耳光下手格外重,凯琳的左脸已经开始微微红肿,她似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父亲,眼眸之中竟有泪光在闪动。

     “够了,你怎能如此没大没小与劳伦公爵讲话,此事谁也不要插手,奇国士虽是罕有的奇才,但他当中斩杀劳伦公爵的独子实在不对,劳伦公爵就这一个儿子,若是你还要包庇此人,你置哈里森家族的颜面于何地?”这一巴掌打在凯琳脸上,却是痛在皇帝的心中,他坐拥斯塔洛的江山数十载,又怎会不清楚凯琳自小便为了斯塔洛帝国的发展呕心沥血,但是现在,凯琳无疑是在逼迫劳伦公爵早日谋反,皇帝若是再不出面,哈里森家族一旦因此倒戈,后果将不堪设想。

     “陛下,二公主!什么都不必说了,此事由我一人引起,自当由我一人承担,哈里森家族这帮宵小之辈若执意与我过不去,那我也无话可说,如果你们能胜过我手中这把长剑,无须劳伦公爵对手,我秦毅立马‘以死谢罪’”秦毅见凯琳因为自己而被皇帝责罚,他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自他重生异界以来,凯琳与其他两位皇子已经帮助了他许多,斯塔洛帝国如今的局面秦毅也不是不清楚,若任由局面这样发展下去,凯琳必当成为斯塔洛帝国的罪人。

     “大胆狂徒,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所有人给我听着,若此人想反抗,给我就地分尸!”劳伦工具怒不可遏,第三道命令已然出口。秦毅此时早已做好了大战的准备,凭借着dnf游戏系统与精神空间剩余的药剂,要想支撑一段时间或许不难,更何况,大战一旦爆发,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必定不会坐视不管。

     “刷——!”周围的长戈反射着太阳的日光,在秦毅的脸上头上道道光影之后直接从四面八方朝秦毅齐刷刷的刺去。

     见周围所有的军队已然出动,魔法婆婆无比紧张的扯了剑十三一把,而后低声道:“贱种,难道我们真的要看着这小子落入哈里森家族的手中。”

     剑十三摇摇头:“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也不好出手相助,这小子还真是令人头疼。”

     ……

     “刷刷刷——!”周围无数的长戈再度响起一阵破空之声,而后从四面八方直接袭向秦毅身体的各处部位,就在秦毅咬紧牙关准备提刀反抗之时,凯琳的怒喝之声再度传来。

     “住手——没有本宫的命令,谁敢动国士府中的人!”周围的所有战职者被迫停下手中的动作,凯琳已经是第三次制止劳伦公爵的命令,看来今日,二公主已经因为秦毅彻底与哈里森家族撕破脸皮。

     “二公主,难道你要违抗圣命,执意包庇此人么?”劳伦公爵第三次回过头去,情绪已经到达无法隐忍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