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6章 挡去的一剑
    酒窖之中随着剑十三手中长刀的疯狂舞动顿时剑气四溢,这些剑气****在酒窖的各个地方,随着他手中扭转长刀顺势往外一带的动作,架子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酒瓶瞬间向门外砸去,而后完全在奥利亚斯和众位高手的脚下碎裂开来。

     奥利亚斯身为哈里森家族的少爷,他生平有两大爱好:其一便是喜欢收藏各地的名贵刀剑,其二便是收藏名贵酒类。此刻见剑十三将他的酒窖弄得一片狼藉,他当即怒不可遏的指挥左右两边的三位高手以及“瞬杀”安迪道:“不管他是谁,给我杀了他!”

     “瞬杀”安迪等人当即接受命令,在他们刚刚想要踏出酒窖的大门时。剑十三却再度朝这三位高手所在的位置抛出几口硕大的酒坛,而后、他在口中暴喝一声,直接劈出一道璀璨的剑气将空中的几个酒坛尽数斩碎。

     酒坛中盛满的烈酒如狂风骤雨般倾泻而下,剑十三一把稳住背上的秦毅,瞬间在酒窖之中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向大门外冲击出去。安迪等人因为倾泻而下的烈酒不得不退后两步。酒窖门前早已洒满了一地的酒水,整个公爵府似乎都因此而变得酒香四溢。

     剑十三在夺门而出的前一刻,口中略显遗憾的叹道:“这种琼浆玉露都是来之不易的,就这么一把火烧了,确实太过可惜。不过——反正不是我的,爱咋搞咋搞吧!”剑十三的身体在酒窖中瞬间化作一道犀利剑光,直接背着昏厥的秦毅如一道脱弦的利箭般夺门而出。

     秦毅昔日“火烧南部溪谷”大败破天与哈里森家族,此时剑十三有“轰爆弹”在手,更是想要利用这些洒满一地的琼浆玉露助自己与秦毅逃脱。在他夺门而出的片刻,奥利亚斯身后伫立的军人纷纷散开,他们手中的长刀皆在火把的映衬之下闪出道道寒光。

     “轰爆弹”自剑十三手中飞速脱离,直接砸在洒满一地的烈酒之中。在爆炸声响起的片刻、奥利亚斯和三大初阶战魂眼前瞬间腾起一股火舌,这股火舌在剑十三眼前形成一道火焰屏障,逼得奥利亚斯和这三大战魂不得不退后两步。剑十三闷哼一声,直接避开眼前这几人冲出火焰形成的“屏障”,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朝周围散开的军队冲袭而去。

     “破——!”随着剑十三口中传出的暴喝之声,他手中的长刀早已斩出一道刚猛的剑气。眼前的几名普通战职者本想抽刀阻拦,但无奈剑十三这道剑气实在太过刚猛雄浑,即使这些普通战职者已经尽力收手格挡,但无奈还是被剑十三这道剑气冲击得七零八落,本就松散的包围圈,瞬间因为这道剑气而破开一个缺口。

     剑十三找准机会,即使他的身体此时承受着秦毅的重量,但似乎并不影响他的正常发挥。在一阵璀璨的剑光之中,剑十三早已朝眼前这道缺口冲击而去。

     奥利亚斯见此状况当即勃然大怒,他口中顿时向周围那三大高手以及安迪喝道:“别让他跑了!”

     这四人之中,等阶最低的便是“瞬杀”安迪,而其他的三人,更是达到了40阶的初阶战魂水平。四人见剑十三已经发起****,他们瞬间服从奥利亚斯的命令。安迪作为一名战灵级的散打,其速度自然是普通战职者无法比拟的,而其他的三位高手,更是以惊人的速度挥舞着手中的长刀阔剑朝一并朝剑十三斩来。

     “奶奶个熊——!”剑十三怒骂一声,遭受三大高手以及安迪的围攻,他的速度瞬间被迫降低。三柄寒光闪闪的长刀夹杂着安迪手中的拳套,自剑十三周围的四个方向同时袭来。

     与此同时、奥利亚斯身旁的其他战职者皆没有愣着,这些经过正规训练的战职者反应惊人、行动迅速。在三大高手给予的自信之下,周围的这些人更是发疯似的朝剑十三同时发起一顿猛攻。

     “锵——”

     “锵——!”

     剑十三一手扶住背上的秦毅,另一手正艰难的抵挡着三大高手与众人发起的猛攻。饶是剑十三拥有深不可测的等阶修为,能够斩出无可匹敌的浩瀚剑气。在遭受众人的围攻之下依旧变得气喘吁吁,他的身体也被迫从原地被震退几步,眼前的三大高手对他虎视眈眈,周围更是有大片难缠的军队与奥利亚斯的存在。

     “大胆狂徒,乱闯公爵府的下场只有死!”照这个情形看来,就算周围的所有战职者都不出手、在那三大战魂的压迫之下,剑十三今天也无法带着秦毅全身而退。

     “你娘的!今天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绝对不能落入你们这帮鼠辈手中——!”只几个回合下来,剑十三就在四大高手和与周遭的一行战职者手中吃了大亏。此时他以手中的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正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气,黑袍下那双犀利的眼神瞬间扫过四周。在一时之间,剑十三竟找不到对自己半分有利的局势。

     “刷、刷、刷——!”

     三大高手与安迪在剑十三周围的四个方位各据一地,安迪手中的拳套带起一阵罡风迅速朝剑十三攻来。而他眼前其他的两位高手,确实齐刷刷的自剑十三左右两个方向同时斩来。

     剑十三在力不从心之下,正在极力凝聚体内的所有剑气,他在原地旋转一圈,手中的长刀自眼前三个方向迅速划出一道月牙形的璀璨剑气。

     “瞬杀”安迪最先被这道剑气冲飞,其他两位高手见安迪率先吃亏,他们瞬间意识道这道剑气之中蕴含着他们无法与之抗衡的雄浑之势,在安迪被震飞出去的片刻,这两人直接收手格挡。

     剑十三动用身体的全力斩出的这道剑气自是猛不可挡,眼前三个方位的军人包括安迪与其他两位高手皆被冲击得七零八落,就连一边的奥利亚斯也在无形之中退后几步。

     “咳——!”一道刚猛雄浑的剑气被剑十三全力斩出,他的身体似乎有些吃不消,除了在原地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外,剑十三当即感觉身心传来一阵困乏之色。在三大高手的接连围攻之下,除了身体传来的力不从心外,剑十三只感觉背上的秦毅此刻好似有千钧之重,这股重量顿时压迫得他有些直不起身子。

     安迪和其他的两位高手虽被剑十三这道刚猛雄浑的剑气给击退,但公爵府出动的实为三大战魂。眼前的二人与安迪被剑十三震退之后,他身后的那位初阶战魂顿时扭转长刀,使一计直刺朝剑十三的背部刺来。

     这人手中的长剑夹杂着破空之势瞬间冲击而来,或许是剑十三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异样,在他察觉到这位高手朝自己背部直刺而来之时当即大呼不妙。

     此刻昏厥的秦毅正伏于他的背部,若是被这名战魂刺中,以秦毅的等阶必定非死即伤。然而现在的剑十三却根本没有能力去化解后方袭来的攻势,刚才震退周围的两位高手斩出的那道剑气,已经让他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此时见身后的这人直接朝自己背上的秦毅袭来,剑十三当即汗如雨下。

     剑士的直刺攻击速度无比之快,加上战魂级高手透出的浓郁战气,不论是攻击力还是速度都变得无比强横。他手中的长剑只在眨眼间便朝剑十三刺来,剑十三此时无法直接化解这名高手的直刺攻击,他当即在原地就势一个转身,而后将自己的胸膛暴露在这名高手的眼前。

     这人见剑十三有此动作,他的面容之上似乎闪过一丝错愕。如果剑十三此刻不扭转身行,他背上的秦毅必定中招,而剑十三却能够平安无事,但就在他手中的剑锋即将刺中秦毅的片刻,剑十三却直接将自己的胸膛暴露在了自己眼前。

     “扑哧——!”

     长剑没有丝毫偏差的灌入了剑十三的胸膛部位,璀璨的剑气在他的胸膛上瞬间撕出一道夸张的血痕,自伤口中溢出的鲜血洒在剑十三漆黑的长袍之上,只留下一片暗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