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4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她的话就如一盆冷水完全浇灭了秦毅心中的火热欲念,二人平静下来之后皆没有再有动作。秦毅只是拿过一旁显得凌乱不堪的衣衫,而后快速穿在自己身上。

     他在莉娜的床榻边轻声道:“是我太冲动了!”

     莉娜当下就如一只受惊的小鸟般不知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在何处,气氛由暧昧开始逐渐走向尴尬,二人迟迟都没有开口,直到最后,秦毅心中才闪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莉娜!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再也不回斯塔洛帝国!”秦毅现在只想带莉娜离开,他与莉娜分开一刻,仿佛都会让自己寝食难安。

     莉娜贝齿轻启,她何尝不想就这样与秦毅离去,再也不要回到这个给她太多伤害的地方。只是、当莉娜将自己的目光缓缓转移到狰狞扭曲的左臂之时,她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阵落寞之色。秦毅心中已然能够想到,莉娜心有顾忌,她的顾忌,便是这条狰狞扭曲的鬼手。

     “我是个被诅咒的人,这条手臂,会给无数的人带来厄运。光明教廷说,我必须留在这里接受净化,一个月之后或许就能够压制这股狂暴的恶魔之力。”莉娜的美眸中闪着点点如水晶般的光泽,见秦毅闭口不答,她只以为秦毅现在的心情无比失落,却并不清楚,秦毅的思绪早已飘忽到遥远的方向。

     见秦毅迟迟不语,莉娜再次开口安慰道:“我不想因为这条诅咒的手臂伤害到任何人,尤其是你!所以、毅!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么?只要一个月,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随你一同离开。”

     莉娜一言不禁让秦毅的眼中再度泛起一层迷蒙的水雾,她是一个多么单纯的女子,明明是自己受到的伤害最为严重、自己承受的痛楚最多,但此时却仍旧担心因为她的鬼手而伤害到其他的人。

     秦毅现在多想直接告诉她,“鬼手”其实并不能为自己带来任何影响,自己根本不会因为莉娜的鬼手而受到任何伤害。因为、秦毅本身就是一个被诅咒的鬼剑士,他根本无惧于鬼手,更何况、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鬼手,莉娜也不会因此受这么多的罪。

     良久之后,秦毅的脸上才浮现出一抹微笑:“傻瓜!”他终究不能将自己拥有鬼手的事实告诉给莉娜,至少现在不行,光明教廷既然能够净化鬼神之力、让莉娜恢复如初,秦毅也只能以“奇国士”的身份再在皇城之中呆上一段时间。

     “谢谢你……毅!”二人皆是会心一笑,秦毅心中的阴霾之色一扫而空,他似乎被无尽的甜蜜和喜悦所包裹。一个人、只要这一月的时间过去,秦毅与莉娜就再将不分开。到时候,他可以带着莉娜游山玩水,他们可以去到贝尔马尔公国、去到赫顿玛尔,甚至无忧无虑的走遍整个阿拉德大陆。斯塔洛这个只会给莉娜和自己带来痛楚的地方,秦毅或许一辈子都不想再回来。

     “奇国士!教廷准备开始净化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还请你先行离开!”快乐甜蜜的时间总是在不觉之间匆匆流逝而过,光明教廷的年轻圣职者在这一刻敲响了房门。

     秦毅心中虽不想与莉娜分开片刻,但现在也是别无他法。这最后的一个月他必须忍耐,这样对自己、对莉娜都好,没准光明教廷真的有办法压制住莉娜体内那股未知的力量使之不再狂暴。

     “莉娜!我就在你身边,我们不会分开太久的!”秦毅在莉娜的头映上温柔的一吻,而后将一旁被自己剥落的衣衫全数为莉娜整理妥当。

     “毅……!”在秦毅即将推门离开的时候,莉娜终于忍不住开口在身后叫住了他,秦毅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莉娜缓缓开口道:“小心哈里森家族会对你不利。”

     “不会有事的,国士府离光明教廷这么近,我会时常过来看你!”

     “嗯!”直到莉娜微微颔首示意,秦毅才放心出走房间。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被万丈光芒所笼罩,此时早已拨开云雾见青天。秦毅本以为嫉恶如仇的光明教廷会对莉娜不利,但没想到只是将莉娜留在这里接受净化。

     秦毅现在发自内心的要感谢凯琳和拉比等人,如果没有他们加上光明教廷的力量,莉娜此刻说不定仍被困在公爵府中受苦。

     “秦毅!这一个月之内,你最好不要出现在光明教廷之中,如果因为你而牵动她的情绪的话,对我们的净化仪式会很不利!”在秦毅即将离开光明教廷的时候,拉比在身后提醒道。

     秦毅本不答应拉比的要求,但转念一想,莉娜现在已经脱险,有光明教廷的存在,哈里森家族那帮家伙就算势力再大,估计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前来挑事,更何况,奥利亚斯心中有鬼,哈里森家族自知理亏更会有所收敛。

     虽然秦毅心中无比向往每时每刻都能与呆在一起,但眼下处于非常时期,有光明教廷的照顾,莉娜在一个月之内应该平安无事。所以、秦毅为了不让拉比为难,只能暂时答应拉比的要求,等这个月的非常时期过去之后再前往光明教廷之中。

     这样不仅不会影响莉娜的净化仪式,秦毅也会减少自己鬼手暴露的几率。谁知道光明教廷之中有多少修为等阶高深的战职者,若是秦毅自身的鬼手被这里的一干人等发现,那他还不得直接被送入教廷接受净化。兴许哈里森家族还会借题发挥,孰轻孰重,秦毅自身还是有些分寸的。

     ……

     自秦毅从光明教廷回到国士府开始,他无时无刻都形同如沐春风、喜上眉梢般,秦毅并不太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剑十三和魔法婆婆对于他的突然转变也是大吃一惊,而兽老人更是从秦毅现在的状态之中总结出了颇为高深的“哲理”:“得到爱情的滋润之后,整个人都会脱胎换骨,老夫也期待什么时候能够享受一段真正的爱情。”兽老人面露向往之色。

     “你还是跟你那堆畜生去享受爱情吧!”魔法婆婆口中毫不饶人。

     “恶毒妇这句话说得在理,真爱的力量,不光能够化解距离之间的差异,更能化解年纪之间的差别!”剑十三高声说道,几句话中颇有一番“现代爱情理论”的意味,就连秦毅此刻也忍不住想要对剑十三能够说出如此具有哲理的话而感到钦佩。

     只是、剑十三前面几句话还说得好好的,魔法婆婆与兽老人还不住的点头赞同,这后半句却不由得让秦毅满脸黑线,魔法婆婆更是直接开口大笑,兽老人的脸色因此青一阵子一阵的,更是恨不得狠抽剑十三一顿。

     “老头!如果你能够碰见真爱呢,那必然会让整个阿拉德大陆千古传颂,到时候,大陆上所有的战职者都会记得斯塔洛帝国兽国士的爱情,不光跨越了年龄与距离之间的差异,就连种族的障碍也完全化整为零,哈哈哈——!”剑十三不吐不快,一口气将所有的话说完。在语毕之后,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秦毅自然明白剑十三的意思完全就是与魔法婆婆一般无二,他暗指兽老人想要体验爱情,只能从他驯养的魔兽之中“下手”。兽老人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但见秦毅等人此刻接忍不住捧腹大笑,他瞬间明白自己被剑十三给涮了,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也瞬间开始吹胡子瞪眼。

     “贱种!老夫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锅子是铁造的’!”兽国士当即怒不可遏。

     “恶毒妇还不帮忙,这老不死要是召唤那堆畜生,非得把秦毅小子的老窝给拆了不可。”剑十三将酒壶中最后一口酒倒入喉咙之后拔腿就跑。

     一旁的魔法婆婆听闻剑十三再度吐出“恶毒妇”这个称呼,她当即倒戈、与兽老人联起手来共同对付剑十三。国士府再度因为三人的恶斗传出阵阵崩碎声响,这些震天的爆炸声中,时不时还夹杂着剑十三的惨叫。秦毅此时立于奇国士的院子之中,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不禁觉得,就算自己不能在阿拉德出人头地、风生水起。每天能与剑十三喝喝酒、看他们三人闲暇时候的争斗,与心中最为牵挂的女人长相厮守,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但也别有一番乐趣。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秦毅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天空之中好似径直洒落万丈金光。秦毅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与莉娜之间的未来、此刻也正如头顶的天空一般蔚蓝晴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