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与争锋(四)
    秦毅见此状况,那刚毅的面容早已冷如冰霜,倾泻而下的雨水一遍一遍冲刷着他的面庞、一遍一遍冲刷着他**的上身以及那如蛟龙盘扎的恐怖肌肉。秦毅身上弥漫的两股气息不待他有所指挥,在战王级老人散出的压力铺天盖地袭来之时,这三道不同颜色的气息早已完全交融在一起。

     “轰——!”

     一股无比强横的冲击力瞬间在秦毅身前爆碎开来,他当即被震退几步,浮于半空的战王级老人身形更是猛然因此一颤。而他周围的其他魔法师,其中更有少部分人在这道狂暴的冲击力之下直接从半空坠落,更有甚者、其中一部分魔法师早已不堪承受这股磅礴之力直接口吐鲜血。

     秦毅稳住自己后退的身形后,他当即提起手中的“逸龙剑”在身前斩出一片璀璨的剑光。此时此刻、那随着倾盆暴雨一并倾泻而下的无数魔法元素在所有人眼前尽然崩碎。

     逸龙剑爆出这片璀璨金光不光将四面倾泻而下的所有魔法元素完全绞碎,在下一刻、这道璀璨的剑光更是以一条弧形的轨迹朝半空扩散开去。那些仍旧停留在半空不断向秦毅抛出远程魔法技能的所有魔法师见此状况无不脸色大色,连那位冲破半神之境的战王级老人此时也早已抽出了长剑。

     “噗——!”

     “噗——!”

     “轰——!”

     ……

     在金色剑光袭向半空的刹那,无数道“噗噗”的吐血声早已盖过了暴雨倾泻而下的声音。这些防御薄弱的魔法师刚刚被这道金色的剑气触及,其中便已有大部分的人口吐鲜血,他们的身形早已被冲击得倒飞出去。

     其他反应敏捷的魔法师虽在危险袭来的片刻迅速张开“魔法护盾”,但“+18 逸龙剑-抉择”的威力猛不可挡,这道剑光崩碎了他们身上缭绕的护盾屏障之后,更是无比犀利的将一干魔法师的身体斩为两段。更有一部分魔法师在这道自下方袭来的金色剑光之中完全灰飞烟灭,甚至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无数的鲜血混着腥臭的碎肉自半空倾泻而下,那降下的倾盆暴雨一瞬间便冲去了这无比浓郁的鲜血气息……

     秦毅只挥出了一剑、便已经让半空中的所有魔法师死于非命,那无数的源力从各个方向开始涌向自己的鬼手。至于那位战王级老人,他当然不可能如其他普通的魔法师一般蠢笨。这道金色剑光看似无比平凡,但其中却蕴含着一股毁天灭地力量,当战王级老人察觉到迎面而来的莫大危险之时,他当即动用浑身的力量在身前架起数道剑气罡墙。

     “锵——!”

     “锵——!”

     “锵、锵、锵——!”

     ……

     无匹的剑光如金龙般与战王级老人身前凝成的剑气罡墙狠狠冲撞在一起,阴霾的天空猛然砸下数道紫色电弧,整个皇城瞬间因为这两股至强力量的接触炸出一片绚烂的光芒。

     “哐——!”

     在金色剑光的肆虐之下,一道高亢的龙啸之音随着剑光的汹涌冲击猛然在众人耳畔炸开。战王级老人身前的第一道剑气罡墙瞬间被这道金色的剑光震碎,在一连串的崩碎声中,又是几道恍若精钢玄铁般的剑气罡墙在这道金光剑气之下尽然崩碎。

     战王级老人的身体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之下连连后退,他此刻虽仍旧御剑立于半空之中,但如今却隐隐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汹涌的金色剑气一连崩碎战王级老人身前五六道剑气罡墙,直到最后、无论是自“逸龙剑”中迸发的这道雄浑剑气,还是战王级老人身前的数道剑气罡墙都已土崩瓦解。两股狂暴的力量彻底消散之后,一缕斑白的丝状物却直接从战王级老人的唇边脱落。秦毅以敏锐的视线定睛望去,那竟是战王级老人一缕斑白的须发。

     “逸龙剑”所能造成的杀伤力似乎比秦毅想象中还要强大数倍,在刚才这道金色剑气的肆虐之下,战王级老人虽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他身旁所有一命呜呼的魔法师与那被削下的一缕须发已经向秦毅说明:自己此时所拥有的力量,必定是基于这位“盖世强者”之上的。

     “哼哈哈哈……半神之境不过如此!倘若我动用全力、你又有什么资格能与我为敌?”秦毅向他抛出一道蔑视的眼神,那战王级老人虽被秦毅削下一缕须发,但此时却并未显示出太多的愤怒。他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形后,仍旧带着一股盖世强者的气势负手立于半空之中。

     当秦毅将自己的目光转向眼前之时,皇帝与劳伦公爵等人早已在他的视线中不见了踪影。二公主凯琳与其他两位皇子、以及剑十三和国士府中暂时无法战斗的所有国士都已经消失在原地。

     秦毅现在所能看到的:只有眼前那三道看似固若金汤的防御圈、光明教廷的四位大主教、那无数的光明圣职者,以及查尔斯家族的代表和公爵府中的数位战魂级高手。

     秦毅当前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半空中这位战王级老人,还有皇城这无数的军队、光明教廷无数的圣职者……

     “莫要口出狂言,你仰仗‘神兵之威’在皇城大肆屠杀无辜之人,就算今日能够以‘恶魔之力’胜过我等,也不过是在你身上平添一道罪孽罢了——!”战王级老人似已看破红尘、超脱俗世,从他脱口的一席话中,秦毅似已听出他早已无惧自己的生死。

     秦毅听此一言,口中不禁再次狂笑道:“无辜之人?当初你们可有想过我的无辜?可有想过我与莉娜的感受?只因这条‘被诅咒的手臂’,光明教廷便对我与莉娜斩尽杀绝。你们既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今日对你们无义——!”秦毅的双目血光乍现,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那些战职者所在的方向,而后直接提剑斩碎身前阻挡自己的这道剑气罡墙。

     “快阻止这邪魔!”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都是帝国的战士,为了捍卫战士的荣耀,即使是丢掉自己的性命也不要恐惧——!”

     “所有弓箭手听我号令,放箭——!”

     “杀了这‘邪魔’,让这‘邪魔’永堕万劫不复之地!”

     “杀、杀——!”

     ……

     乱了、整个皇城已经彻底乱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混乱……这里既有震天的喊杀声,也有战职者发出的惊恐之声,更有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颤粟之声;这里有雨水冲刷大地的淅沥之声,也有那自天边劈下闪电的轰鸣之声,更有那无数箭矢飞射而来破空声与那无数的魔法元素在空中爆碎的压抑之声……

     乱!前所未有的混乱、天翻地覆的混乱。只因为这个叫做“秦毅”的战职者,整个皇城如今已经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在秦毅心中的滔天杀意之下,所有人心中如今只剩下恐惧、不安……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心中已经生出丢盔弃甲的想法,只因为这些人都清楚的感知到,连皇帝的祖父、那位战王级的盖世老人在秦毅手中那把“黄金巨剑”下都已经隐隐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