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斩龙(一)
    秦毅强行撇开因为龙啸而荡起的阵阵晕眩之色,他紧握逸龙剑猛然向上一提,在一阵“哧哧”的声响当中、自剑龙的头部再次崩出无数的铁屑碎片。而后、他更是迅速发动身体的极限之力,在奋力从“龙头”拔出逸龙剑的一刹那,秦毅更是狠狠的再度将逸龙剑向下刺去。

     “我插……我插……我插插插……!”

     “锵——!”

     “锵——!”

     “锵——!”

     秦毅每刺一剑,他脚底的硕大“龙头”便会向外崩出无数的铁屑。所有人此时几乎都能清晰的捕捉到这一幕:那个踩在剑龙龙头上的白发青年,当前正乐此不疲的一遍一遍拔出手中的黄金巨剑、又一遍遍奋力向剑龙的头部灌入。他每刺一剑,口中便会发出“奇怪”的嘟囔声。那倾泻而下的暴雨与溅起的无数铁屑碎片彻底混为一体,随着秦毅手中的动作越发疯狂,他脚下的这颗“龙头”早已崩碎大半、临近解体。

     “吼——!”对于秦毅这种“太岁头上动土”的做法,被他踩在脚下的“剑龙”似已然忍受不住震怒,在它发出一声能够使人瞬间陷入“眩晕状态”的震天龙吼声时,那百丈于长的森寒龙身却是瞬间腾空而起,连着此刻正站在它头上将逸龙剑贯入它头部秦毅也猛然感觉脚底一轻。耳边划过的阵阵风声早已清晰的告诉了他,身下这条“贱”泥鳅早已冲天而起、妄想对自身发起反扑。

     若不是秦毅早有准备,在“剑龙”冲天而起的那一刻,他恐怕早已保持不了身体的平衡一头栽下。在震天的龙啸以及它疯狂摆动龙尾发出的一片“锵锵”声中,秦毅与脚下的这头剑龙以飞快的速度直接冲破了云层,他放眼向下望去,皇城之内的停留的所有人顿时在秦毅的视线中变得如蚂蚁般渺小。

     “吼——!”整个皇城龙啸震天,这头剑龙在云海中上下翻腾,那倾泻而下的紫色电光径直砸在皇城的各个角落。秦毅虽没有恐高症,但在如此高度下,他也瞬间因为缺氧而生出一股难言的窒息感。

     脚下这头“剑龙”似乎早已忍受不住秦毅一遍遍将手中的逸龙剑贯入他的头部,“剑龙”那百丈于长的龙身在道道降临的闪电之中狂暴翻腾,更是恨不得将头部这个蝼蚁般的战职者直接甩下。但是、秦毅此时早已将逸龙剑深深的灌入它的头部,那些扭曲的兵刃早已与逸龙剑的剑身完全交缠在一起。秦毅双手紧握剑柄,任凭这条“贱龙”飞得在高、翻腾的更狂暴,也不可能将秦毅甩下万丈高空将之摔成肉酱。

     此时停留在皇城之中的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在天空笼罩的无数阴霾云层中,那条剑龙仿佛已经化作一头真正的“东方神龙”,那威武的龙身在云海中四下翻腾,道道闪电混着倾泻而下的暴雨轰然砸落,这头百丈于长“东方神龙”仿佛正在云海之中吞云吐雾、其中的神威却是不言而喻。待它降下一些高度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到,这头“剑龙”的头顶正绽放这一道无比璀璨的金光,在那金光的背后,一个青年男子正在龙头之上“傲然而立”。

     他便如一个绝世的强者,即使是神威千重的“东方神龙”,此时也正被他踏于脚下。在那翻腾的云海与降临的道道闪电之中,身下这头“贱龙”更是“载着”秦毅飞跃了皇城。千里之遥转瞬即逝,在顷刻之间,这头“贱龙”早已强行托着秦毅的身体在巴尔托斯城的上空回荡了一圈。

     此时此刻,不只是皇城之中的所有人,就连巴尔托斯城停留的无数战职者、也早已注意到皇城上空这令人震撼的一幕。

     “我cao……那是……东方神龙……?”

     “不像!东方神龙哪有那么搓?我看倒像是由什么东西组合而成的‘大泥鳅’!”一位视力精明的战职者“冷静分析”道。

     “快看——那龙头之上、似乎还站着一个人……太远了,看不清。”

     “我他娘的不是在做梦吧?皇城又发生了什么事?看、它又载着那个人又飞回去了!”

     ……

     殊不知,在这些人的对脚下这头“贱龙”的品头论足中,秦毅此刻哪里是什么盖世强者、又哪里是什么睥睨天下的绝世高手。在这不知是“遛龙”还是“遛人”的旅途中,秦毅早已被折腾得七荤八素。脚下这头“贱龙”每翻腾一次、他的五脏六腑便会随之翻腾一次,在脑中无数次传来的眩晕之中,秦毅只能紧紧的拽着逸龙剑的剑柄,在胃部传来的极度翻腾之下,秦毅直欲呕吐。

     “轰——!”

     剑龙凭借着无与伦比的速度虽已在巴尔托斯城的上空回荡了一圈,但却并未脱离战王老人的控制,无数翻腾的铁屑随着倾盆暴雨自空中降落,“剑龙”的森寒龙尾在此刻更是随着冲天而起带起的刚猛阵势直接抽碎了皇城本就临近崩塌的城楼。

     秦毅终究忍受不了体内传来的翻江倒海,若长此下去,他不被这条“贱龙”甩入万丈深渊摔成肉酱也定然会被折磨致死。就在无数人的惊愕声中,他脚下的剑龙一个“神龙摆尾”直接扫塌皇城城楼的另一面。秦毅强忍住胃部传来的翻江倒海瞬间奋力从“剑龙”的头部拔出逸龙剑,随着剑龙狂暴的上下翻腾,又是一道“跃翔”状态被秦毅施放而出,在自身的腿部肌肉被刺激的一刹那,秦毅当即自剑龙的头部冲天而起。

     皇城之中的所有人、包括那位战王老人此时只能捕捉到一抹赤目的金光径直划过阴霾的天际。只在眨眼之间,利用“跃翔”状态飞身跃起的秦毅便再度直直从天空降落,那道璀璨而耀眼的金光随着他下落的身形瞬间从天而降,竟直直朝下方的百丈“剑龙”袭去。

     “锵——!”

     一道被“极限鬼神之力”与“极限剑魂之力”同时赋予的“银光落刃”瞬间死死的钉在剑龙那由无数刀兵组合而成的龙头上,逸龙剑上散出的无匹金光竟直接穿透剑龙的头部,那飞溅的铁屑与火花彻底与倾泻而下的暴雨融合在一起。在这股无匹浩瀚的力量之下,脚下的剑龙此时发出的吼声已不如先前来的那般震天嘹亮,取而代之的竟是它传出的哀嚎之声。

     这头看似神威千重的“剑龙”也似承受不了秦毅从天而降的这股力量,原本在空中舞动的森寒龙身此时竟直直的自天空坠落而下。秦毅的左臂在此刻早已肿胀不堪,伴随着他的双臂不断用力,他竟凭借着逸龙剑放出的莫大威压直接将这头“剑龙”从空中钉向了地面。

     耳边划过的阵阵风声早已告诉秦毅:不论是剑龙的龙身还是他自己的身体,当下都在光速般降落。只在一瞬之间,剑龙的头部已经在逸龙剑的盖世兵威下完全扭曲,那些交缠在一起的长刀阔剑更是纷纷折断。

     “哐——!”

     “轰——!”

     百丈龙躯重重的砸在皇城地面,整个皇城再度崩出一片震耳欲聋的爆裂之声。逸龙剑的金光剑刃早已尽数没入剑龙的头部,通过秦毅奋力的反手一搅,那无匹锋利的剑锋更是切断了无数的普通刀刃。

     在剑龙与秦毅同时落地的刹那,那硕大的“龙头”早已与“龙躯”彻底分离,那些组成“龙头”的无数兵刃在此时竟早已化为一堆废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