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觉醒战技
    “斩——!”战王老人暴喝一声,语气之中虽然带有丝丝苍老气息,但他此时的气势却如天边降临的道道闷雷般震慑人心。

     那无匹的纯白剑气瞬间自半空当即灌入下方的颓垣断壁之中,不待秦毅有所反应,他脚下早已崩碎的青石板却再度发生严重的崩碎。一股极为浩瀚的冲击力自他的脚底直冲头顶,那冲袭而来的道道纯白剑气不光在秦毅**的身躯上撕裂出道道伤口,这无比强大的剑气威压更是直欲完全撕裂秦毅的脸颊。

     “轰——!”在倾盆暴雨与道道闷雷的交缠之中,整个皇城早已变得天昏地暗。秦毅在感受到脚底这股袭来的浩瀚能量之时,他心中已然知晓:战王老人觉醒技能的第一段攻击已然降临。

     秦毅在不断的退步之中,手中的逸龙剑更是光芒大作。只在眨眼之间、他脚下所有颓败的青石板早已尽然崩碎,百尺剑光自地底破土而出,秦毅还未来得及闪避,他猛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早在这股纯白的剑光之中被直直冲飞。

     “哧——!”

     “哧——!”

     自地底破土而出的这道百尺长剑直接冲飞了秦毅的身体,这与他身体丝毫构不成比例的巨形长剑不光崩碎了脚下的所有青石板,更是直接将秦毅的身体冲入半空之中。他手中的逸龙剑与这柄百尺巨剑的剑锋产生强烈的摩擦,饶是秦毅现在的力量能够与半神之境的强者互相媲美,他仍旧感觉在自己的双臂在这道无匹耀眼的剑光之中被震得发麻。

     “噗……!”一股血雾毫无悬念自秦毅口中喷洒而出,若不是他利用精神空间的独有探知能力早先便已探清了战王老人觉醒技的攻击方式,秦毅当前别说是以逸龙剑格挡、他此时恐怕早已被那破土而出的剑光完全撕裂。

     耳畔响起的阵阵风声已经清楚的告诉秦毅,他的身体早已被身下突袭而来的这道百尺剑光冲入空中,在这股磅礴的力量之下,秦毅竟感觉自己的五脏好似都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这道无匹犀利的剑光率先将秦毅卷入半空,紧接着、战王老人再度散出身后飞速旋转的剑网,另外三分之一的剑气直接自他所在的位置涌向秦毅的上空。

     “轰隆——!”

     秦毅头顶两个方向的虚空尽然崩碎,那些扭曲的空气竟随着这两道雄浑的剑光迅速衍生出两道恐怖的漩涡。漩涡之中电闪雷鸣、闷雷滚滚,无数的紫光闪电铺天盖地的砸下,只在眨眼之间,自秦毅头顶两个方向的漩涡之中,竟毫无悬念的同时幻化出两道百尺剑光。

     “卡赞——!”见这两道百尺巨剑自上空同时朝自己左右两旁同时斩来,秦毅的整个身体都已被无尽的危险气息完全笼罩。体内那两股极限之力在此刻完全交融在一起,这两道破空的巨剑白芒大作,秦毅的身体更是如混沌之中闪耀的一颗孤星般璀璨,那随倾盆暴雨一并洒下的金光已经照亮了所有人的脸颊。

     当这两道剑光毫无征兆的朝身体袭来之时,秦毅直接在半空以逸龙剑架起了“格挡”之势,他**在外的强壮身躯在此时竟悄无声息的向外散出一黑、一金两种无匹的光芒。

     黑色代表极限鬼神之力、金色代表极限剑魂之力,这两股强大的气息早已尽数透出体外在秦毅周围凝成一张无比坚硬的守护结界,随着秦毅手中架起的格挡之势,逸龙剑散出的无匹金光更是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一股极度的不适感随着体力的疯狂流失开始在秦毅的身体各处蔓延,这似乎正是不按常规出牌、动用极限鬼神之力、以凡人之躯承受神兵之力的代价前兆。

     “轰——!”

     “轰——!”

     那自漩涡中突袭而来的百尺剑光瞬间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钉在秦毅体外的结界之上,倘若刚才从地底破出的那一剑已经让秦毅生出一种五脏俱损的感觉,那么这两剑无疑是震断了他浑身的骨骼。

     “噗……!”

     这以鬼神之力和剑魂之力凝成的两道结界在莫大的剑气威压之下瞬间崩碎,在秦毅身上涌现的所有气息完全涣散之时,战王老人以剑气催发出的那两道百尺剑光也随之一并涣散。

     秦毅只感觉自己浑身的体力好似在一瞬间便被抽空,他的整个身体在此时都传来一阵发麻的剧烈颤抖。在大口大口喷溅鲜血的同时,他的身躯更是直直自半空坠落而下。秦毅眼中放出的两道金光忽明忽暗,不待他从虚弱中彻底解脱出来,那阴霾的天空却再度发生了恐怖的爆碎。

     战王老人散出身后旋转的最后一道剑网,一剑破天、双剑合璧已经让秦毅受伤不浅,此时那从天而降的耀眼剑光更是照亮了整个皇城上空。

     “破——!”秦毅的意识逐渐走向模糊,自己的身体在此刻似乎已经要向动用极限之力付出代价。随着战王级老人口中最后传出的一道暴喝之音,他脚底的飞剑猛然爆碎,战王级老人斑白的须发无风自动,他的身体毫无征兆的从半空坠落而下,而后狼狈的落在城楼的颓垣断壁之上。

     “轰隆——!”

     无数道随着倾盆暴雨轰然降落的紫色电光早已崩碎了皇城四面的无数建筑,那从天而降的百尺剑光更是光速般朝直直坠落而下的秦毅追击而去。

     皇城之中伫留的所有人在这耀眼的白光之下已经完全睁不开眼睛,他们的耳边只能听到阵阵虚空崩碎之声以及闪电降临的嘈杂之音。见这道剑光朝自己光束般倾泻而下,秦毅顿时面如死灰,他当即感觉周围这无匹浩瀚的剑气早已撕裂了自己浑身的皮肤。而在下一刻、不管是出自秦毅的求生**、亦或是战职者的本能,他的身体在急速的下坠之中,更是直接反手将逸龙剑护在了身前。

     逸龙剑上金光大作,在那从天而降的耀眼白光之中,那百尺剑锋猛然死死的钉在逸龙剑的剑锋之上。

     “噗……!”

     一股汹涌的血雾直接被暴雨冲撒,在这股从天而降的莫大威压之下,秦毅的身体全然陷入了深度麻痹,他只感觉这道剑光如千钧大石般早已压的自己透不过气,伴随着耳边呼啸的风声,秦毅猛然感觉后背传来一阵撕裂般得剧痛。

     “轰——!”

     “轰——!”

     在震耳欲聋的崩碎声中,整个皇城竟发生了如地震般的剧烈颤动,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在身体一个平衡之下接连栽倒在地,皇城北面那临近完全塌陷的崇德大殿似承受不了这股自地底传来的剧烈震荡,在那些飞溅的瓦砾之下,整座宫殿更是彻底沦为一片废墟。

     半神之境的盖世强者全力一击造成的余波尚且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那被战王老人从天而降的盖世一剑命中的秦毅此时定然凶多吉少。

     “轰隆——!”

     天空闷雷更盛,倾盆而下的暴雨更是让皇城之外的护城河水位飞速上涨。皇城之内剑气尽敛,所有人眼前只凭空出现了一面漆黑的坑洞,刚才那从天而降的盖世一剑似乎早已将秦毅的整个身体贯入地底。

     就在所有人想要飞速靠近眼前这漆黑的深坑查探一番秦毅的生死之时,那立于皇城城楼颓垣断壁之上的战王级老人却大手一挥,口中以一股极度虚弱的语气厉声喝住众人脚下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