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处逢生
    这是斯塔洛帝国的损失、更是整个阿拉德大陆的损失。到目前为止,整个阿拉德大陆还找不出几个实力能够突破“半神之境”的高手,其中如战王老人这般的盖世强者更是如凤毛麟角般少之又少。

     战王老人已然陨落,他那苍老的生命在今日终于枯竭,就算光明教廷这四位主教的治愈能力再为强大,对于早已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战王老人也无济于事。

     “光明教廷所有圣职者听着,给我将这个‘恶魔’碎尸万段,替老祖报仇——!”

     “替老祖报仇——!”

     “替老祖报仇——!”

     ……

     皇城的所有人在四位大主教的带动之下已然化悲痛为力量,秦毅似乎也并未想到,刚才自己奋力斩出的一剑,竟然陨落了一位冲破半神之境的盖世强者。

     他与战王老人的交集虽然不深,但曾经也蒙受过战王老人的恩惠。战王老人在自己手中陨落,秦毅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但心中却仍旧生出一股莫名的空荡之色。

     秦毅血脉受损、五脏移位,浑身的骨骼临近完全断裂,他给予了战王老人致命一击,自己当前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儿去。当眼前这些人全然如波涛般朝自己席卷而来之时,秦毅早无反抗之力。在他闭上自己双眼的一瞬间,似乎已经做到了被这汹涌袭来的人潮吞噬的准备……

     “轰——!”

     任谁也无法想到,在这以四位主教为首的“屠魔大军”打着除魔卫道、为战王老人复仇旗号的无数军队惊涛骇浪般朝秦毅一举冲袭而去之时,所有人的眼前却猛然爆出大片耀眼的剑光。

     这些从天而降的剑光直接没入众人眼前的地面,在一阵轰鸣的刺耳声中,众人的眼前更是炸出无数的碎石。当这一波涌动的人潮全然伸手去抵挡那些飞溅而出的石块之时,却不知从何处径直窜出一道黑影。

     这道黑影径直向秦毅所在的位置奔走而来,瞬间将他血脉寸断、无比虚弱的身体扶上自己的背部。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这道不知名的漆黑身影便已带着秦毅冲出皇城、并且直接跃过护城河朝巴尔托斯城所在方向迅速奔走而去。

     “你……是谁?噗——!”当秦毅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艰难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又是一大股血雾直接溅在这黑影人的脊背上。令秦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问出这句话时,这黑影人的口中却径直传出一道令他感觉无比熟悉的声音。

     “臭小子!别说话了,要跪也不能跪在这里……!”黑影人头顶笼罩的斗篷在急速狂奔之间猛然被风雨掀开,那一头略显凌乱的黑发还夹杂着淡淡的酒气。秦毅虽看不到剑十三的脸,但现在这样的感觉,却是比先前在“夜探公爵府”剑十三为他挡去一剑还要来得熟悉。

     昔日与剑十三和魔法婆婆等人发生过的种种自他的脑海深处再度闪现,在看清这些熟悉画面的瞬间,秦毅的大脑竟是一片空白,他的耳边竟响起一阵嗡鸣之声。除了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之外,他早已失去了任何感觉,他更是找不出任何的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秦毅不知道,就在自己濒死的一瞬间,昔日背弃于他的剑十三为何夺路而出?在光明教廷四位主教与无数圣职者的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带出皇城。一旦剑十三的身份暴露,等待他的将是无数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的追杀,甚至连剑十三本人,也会被冠予一个与“邪魔”狼狈为奸的罪名。

     秦毅头痛欲裂、肢体早已在剧痛之下深感麻木,他更想不通剑十三为何要这样做,为何要为了自己而奋不顾身、不惜与整个斯塔洛帝国对立。秦毅已无法去追溯这一切、更无法看到剑十三此刻的脸。他伏于剑十三的虎背,在耳边响起的倾盆暴雨与呼啸的风声之中,秦毅终究在剧烈的痛楚之中全然失去了知觉和意识。

     ……

     此时此刻,整个皇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当众人眼前这从天而降的璀璨剑光彻底涣散之时,那突如其来的“黑影人”却早已带着重伤的秦毅逃离了皇城。光明教廷的四位主教与无数的皇家战职者顿时怒不可遏,正当他们想要快步冲出皇城追赶秦毅与黑影人之时,又是一道突兀的漆黑身影自主的悬浮在这一干人等的眼前。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那‘魔头’狼狈为奸——!”四位主教当即暴怒,而浮于空中的那道漆黑的身影却情不自禁的闷声道:“我不管什么狼不狼、奸不奸。我只知道,你们这些身为前辈的,现在却对一个后辈乘人之危,我这个前辈,自然看不下去。”

     在她语毕之时,不待那四位主教与其他人有所反应,周围的温度却突兀的升高,游离在空气中的平静元素气息猛然开始变得暴戾异常。随着这黑袍魔法师缓缓抬手的动作,那四面八方凝聚的火系元素猛然向她掌中涌聚而去。即使现在还倾泻着倾盆暴雨,那燃烧着的滚滚烈焰的巨型“南瓜头”仍旧散出一片分外灼热的气息。

     “杰克——降临!”这正是魔法婆婆的招牌技能,随着她口中传出的暴喝之声,光明教廷四位主教的脚下猛然生出一道结界。定睛望去,那道泛光的法阵正是巨型杰克爆弹即将降落的位置。

     当这四位主教感觉到这股扑面而来的灼热之气时,他们四人当即指挥着所有人开始迅速退后,并直接在一干人等的身前架起“圣光沁盾”

     “轰——!”

     燃烧着滚滚烈焰的巨型“南瓜头”轰然砸落,在那弥漫的道道火光中,无数的土石更是在倾盆暴雨之下四处飞溅。魔法婆婆居高临下,手中的火系“杰克爆弹”一个接着一个,正如狂风骤雨般不断朝下方涌动的人潮袭去。

     不待这些人彻底化去这倾泻而下的狂暴魔法技能,整个皇城却再度传来一阵骚动。在那些因杰克爆弹肆虐而产生的轰隆声中,所有人的耳畔更是能清晰的听见魔兽传来的咆哮之声。

     “吼——!”

     皇城的另一个方向,同样黑袍裹身的兽老人驾驭着身下的狮鹫如约而至。那些狂暴的双足翼龙、地狱猎犬、甚至是魔蛛大军……在它们发出震天的咆哮声时瞬间冲入涌动的人潮之中。

     整个皇城一片大乱,所有人哪里还顾得上去追赶被人带走的秦毅,光是这无数狂暴的魔兽便已经另他们忙得不可开交,其中更有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在魔兽群中身负重伤。

     “恶毒妇,还不快走!”兽老人为身下的狮鹫下达一道命令,而后迅速闪身来到魔法婆婆的面前,魔法婆婆将手中最后几颗爆弹抛下之后瞬间收起法杖跃上狮鹫的脊背。

     “斯塔洛帝国早已没有你我二人的容身之所,走吧!我们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你我二人去到哪里都还不是一个样,这里的烂摊子,只有麻烦二公主自行收场了……!”

     “老不死的废话真多,快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