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念即死
    狮鹫煽动着巨大的羽翼瞬间飞跃皇城上空,不到片刻时间,兽老人与魔法婆婆便已发现狼狈朝巴尔托斯城逃去的剑十三。当兽老人指挥着身下的狮鹫降落而下时,剑十三那张早已被暴雨冲刷了无数遍的脸却已尽显狼狈。

     “这混小子没事吧?”兽老人下意识的问道。

     剑十三一把将昏厥的秦毅丢上狮鹫的脊背,旋即一把抹去脸上的雨水:“别问那么多了,先离开这里,去到巴尔托斯城再说!”

     “走吧!光明教廷和帝国不会就此罢手的。诶~你这贱种,也不知道你是哪根筋搭错了、要为了他这么拼命!”魔法婆婆轻叹一声,剑十三闭口不言,他只是怔怔的望着昏厥的秦毅。

     狮鹫在兽老人的指挥之下再度腾空而起,那种让剑十三在早先能够感觉到的熟悉气息在此刻似乎变得更加强烈一分……

     由于担心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三人带着秦毅在即将赶到巴尔托斯城时便在一个不起眼的区域降下了狮鹫。而后、他们三人各自裹上一张黑袍、带着秦毅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巴尔托斯城。

     “贱种!下一步我们怎么打算,要不趁夜离开帝国吧?免得夜长梦多。若是帝国来个东窗事发,我们这帮人也就嗝屁咯!”魔法婆婆跟在剑十三的身后,他们三人恰如老鼠过街般左顾右盼,深怕情况在一瞬间便会出现逆转。

     “那可不行,我就剩下这么一头狮鹫,更何况、狮鹫在夜间是不辨方向的,现在天色已晚,难道恶毒妇你能载着我们三人飞跃南部溪谷么?”兽老人当然不想再在斯塔洛帝国呆上片刻,他更是恨不得马上脚底抹油。只是、完全进化成形的狮鹫虽然具备高速飞行的能力,但致命的缺点便是天一黑、它便不辨方向。

     在剑十三等人从皇城赶到巴尔托斯城时,早已是夜幕降临。狮鹫这种魔兽虽然具备高速飞行的能力,但在夜间根本不可能载着他们三人飞跃南部溪谷、飞跃那十万大山。

     三人快步前行,最终、剑十三在巴尔托斯城后街最深处的一间酒馆门前停下脚步,而后对魔法婆婆与兽老人开口道:“秦毅小子身上的伤要紧,我们三个小心行事、在这里住一晚上应该没啥事儿。明天一早,就靠你那头‘畜生’带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

     “也只能这样了!我说‘贱种’,在国士府的这些年,也没见你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过,这次你为了这个小子不惜背弃二公主,你要是说你脑袋发烧,我绝对不信。”魔法婆婆仍旧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他们二人之所以会帮助剑十三让秦毅顺利脱逃,也完全是受了剑十三的怂恿。

     此时不光秦毅已经完全落入众矢之的、斯塔洛帝国再无他的容身之所,就连剑十三与魔法婆婆三人,也早已无法在斯塔洛帝国立足。

     这间酒馆虽然略显破败肮脏,但勉强落脚却是绰绰有余。剑十三的面庞上再无往日那种嬉皮笑脸,取而代之的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将一切暂时打理妥当之后,他与魔法婆婆三人马不停蹄的将秦毅送入了房间,而后直接封住了房门。

     房间之内虽然破败、甚至带着一些腐朽之气,但这一切已经不是他们现在所要关心的了。三人来不及去整理身上已经不知道被淋湿了多少次的衣衫,剑十三直接脱下身上的湿衣为秦毅**在外的胸膛擦去雨水、拭去那些早已黏在他身上的血块。他自精神空间中取出仅有的几瓶生命药剂瞬间为秦毅灌下,只是、每一瓶生命药剂秦毅都只是勉强喝下去不到三分之一,而另外的三分之二却径直沿着他的嘴角一直流淌到身下的床板上。

     “恶毒妇,再多给我些治疗药剂,秦毅小子怕是撑不下去了……!”剑十三眉头紧锁,话语之中却是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紧张。魔法婆婆与兽老人二话不说直接将全部的生命药剂丢到他手上,如先前一般,秦毅只服下不到一半、另一半却再度沿着他的嘴角流淌而下。

     紧接着、遍布在秦毅胸膛与脊背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正在快速愈合、而后缓缓结疤,剑十三与魔法婆婆三人见此终于面露喜色。他们心中都知道,秦毅的体质是无比特异的,他身体的恢复速度是常人无可匹及的。

     虽然这些生命药剂能够在短暂的时间内治愈秦毅的外伤,但剑十三几人对于秦毅的五脏移位、血脉尽损却丝毫没有办法,遭遇极限鬼神之力与神兵之力的严重反噬、又遭遇战王老人的重创,别说是剑十三等人,就算是卡赞,如果他感觉不到充裕的鬼神之力,对于现在的秦毅也束手无策。

     “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了,剩下的这一关、还得靠他自己,能不能挺过去,也只能看这臭小子的造化了!”剑十三能为秦毅做的,或许也只有这么多了,那移位的五脏、受损的心脉能不能恢复,也只有靠秦毅自己。

     “恶毒妇、老不死!麻烦你们两个今晚在外面提防着点,这小子就交给我,等天一亮,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剑十三一脸正色,往日时常与他抬杠的魔法婆婆与兽老人今日竟破天荒的没有反对,而是一言不发的走出房间之外。

     或许他们三人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刻,也许不用等到明天天亮,在皇帝与二公主等人发现剑十三几人叛离斯塔洛助秦毅脱逃之时,帝国或许已经连夜加派人手对他们三人发起无止尽的追杀。

     但是、即使这无止境的追杀,剑十三心中也丝毫没有畏惧与退避之色,而魔法婆婆与兽老人两人至今也无法反悔。

     窗外的夜色更显阴霾黑暗,那同样黯淡的昏黄灯光仿佛已经完全被漆黑的夜色所吞噬。剑十三紧闭了房间之中唯一的窗户,他仿佛已经感觉到,秦毅的身躯在此时正发出一阵颤抖。

     “莉……娜……!”他神色痛苦,那扭曲的眉头仿佛正向剑十三透露着:秦毅当下正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剑十三望备受煎熬的秦毅,那无数的汗珠自他的额头暴雨般流淌而下,无论剑十三为他擦拭多少遍,他的整个身体却依旧被渗出的冷汗完全打湿。

     “浑小子!整个斯塔洛帝国都奈何不了你,这一关要是挺不过去、你就是个懦夫!”所有人都不清楚,秦毅当日与剑十三“割袍断义”,他做的如此决绝,为何剑十三还要如此奋不顾身的帮他?

     魔法婆婆与兽老人自是无比了解剑十三的,自国士府成立之时,他们三人就已经呆在一起。这二人心中都清楚,剑十三是一个无比健淡的人,这世间除了美酒之外,仿佛再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但秦毅却是个例外。

     当初他的确是遵照的凯琳的指引前往国士府“行刺”秦毅,为了在比武大会前夕逼出秦毅身上那奇异的“潜力”,剑十三的确亲手刺了秦毅几剑,在秦毅扬言要反出斯塔洛帝国之时,剑十三也并未违抗凯琳的命令将之送入天牢。

     因为剑十三的背弃、凯琳的欺骗,秦毅心如死灰、狂暴异常。但是今日,剑十三同样能够为了秦毅背弃凯琳、背弃整个斯塔洛帝国。他是一个洒脱不羁之人,却也是一个无比复杂的人。剑十三的如今的所作所为,除了他自己之外,或许没有任何人能够明白。

     “莉……娜!别……走!”秦毅的眼眸一刻也没有睁开过,剑十三已不知为他擦拭了多少因为痛苦而从他额头渗出的冷汗。他此刻虽已陷入了昏死状态,但口中那虚弱的话语却一遍一遍叫着“莉娜”二字。

     他为莉娜着了魔,那个如梦似幻般的女子,已经成为秦毅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秦毅无法忍受莉娜如此决绝的离开、更无法忍受与莉娜分离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