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陨落
    “刷刷刷——!”

     “轰隆——!”

     若没有这冲刷而下的淅沥雨声以及天边那闷雷炸开的轰隆之声,整个皇城在此刻无疑会陷入一片死一样的沉寂。当眼前充斥的黑光与白芒尽数敛去之时,秦毅与战王老人那迷蒙的身影终于再度浮现于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哧——!”一柄无主的长剑在空中盘旋一圈后直接陷入皇城的地面,若是有人仔细看去,一定能够发现这柄无主的长剑正是战王老人手中先前秉持的那道兵刃。在这把长剑自空中坠落而下、在剑刃没入地面的一瞬间,它当即在所有人眼前化作无数的铁屑。

     而所有人眼中所关注的,却已不是这柄崩为齑粉的长剑,而是城楼之上的那两人。

     秦毅与战王老人仍旧立于城楼之上,在常人眼中、他们现下不过是互相调换了方向。战王老人负手而立,他的身上仍旧带着一股傲视天下的强大气势,那随着倾盆暴雨而呼啸的寒风直接带起他早已斑白的须发,包括战王老人身上的长袍,也在风雨之中被吹得沙沙作响……

     “噗——!”

     就在所有人将自己的目光从傲然而立的战王老人身上转向秦毅之时,秦毅的身体却已如不堪重负般径直跪倒在地,他手中的“逸龙剑”瞬间灌入皇城崩碎的城楼之中,一股冲天的血雾当即自他口中喷出,那浑身的血脉在此刻竟齐齐发出“崩崩”的爆碎之声。

     【等阶未达到50阶,你无法使用这把武器】

     当秦毅再想伸手握住眼前的“逸龙剑”时,自身的精神空间却直接传来一道冰冷的提示音。秦毅眼中射出的两道光芒完全涣散,他的视线尽是迷蒙,最后一丝体力在此刻彻底离他而去。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恰如断线的纸鸢般直直从城楼上坠下,先前在所有人眼中无往不利的“绝世神兵”——逸龙剑,此刻也在众人眼前没了踪影。

     “血脉寸断、五脏俱损、魂欲离躯!离身躯尽毁不过一步之遥。”无论是那倾泻而下的淅沥雨声,还是天边轰鸣的狂暴雷声,秦毅都早已听不清楚,他的耳畔处只划过卡赞那阴霾如地狱般的恶鬼之音和自身血脉寸断的“崩崩”之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噗——!”

     又是一大口血雾毫无征兆的自秦毅口中狂涌而出,他此刻想要挣扎着站起身,但浑身除了传来阵阵剧痛外却使不出半分的力量。动用极限鬼神之力与神兵之威的代价一举袭来,秦毅不光感觉自己浑身的血脉都已完全崩碎,就连自身的五脏和骨骼都已尽然受损。

     “‘极限鬼神之力’已消耗殆尽,若无浓郁鬼气相助,就算是毁灭之鬼神也无法为汝修复这受创的血脉与五脏!若无浓郁鬼气、汝今日必定逃不过此劫!”对于当下血脉尽断、五脏移位的秦毅,就算是毁灭之鬼神卡赞也无法再让其死地后生。在秦毅先前与战王老人的决战之中,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鬼神之力,秦毅所使用的极限力量早已严重超出身体所能承载的负荷,他当前离一命呜呼不过一步之遥。

     若周围没有充裕的“鬼神之力”能够助卡赞为秦毅修复浑身断裂的血脉与支离破碎的骨骼,就算秦毅能够侥幸捡回一条小命,他也必定会沦为一个废人。

     卡赞虽然逆天,但他也没有拥有能够让秦毅起死回生的本事。他所拥有的鬼神之力早已被秦毅消耗一空,此时更是没有多余的力量能够救秦毅于水火。

     “哼哈哈哈……汝心中既从未后悔,为何此刻却带有莫大的不甘……汝应该清楚,在激活‘极限鬼神之力’的那一瞬间,这便是早已注定的结局!”秦毅的确不甘、有太多的不敢,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想死。他还未与莉娜真正的重逢,他还没有给过那个女子真正的幸福……

     但是现在,所谓的生死已经不是秦毅所能掌控的,逆天激发极限鬼神之力、恍若“开挂”般的跨阶解封“+18 逸龙剑-抉择”、在皇城与战王老人战至天昏地暗……这一切的逆天之举换来的,都只不过是秦毅血脉尽断、五脏受损、甚至身躯尽毁的下场。

     他早已不想去理会卡赞的声音,似乎也早已不想去计较这所谓的生死,在身体各处传来的阵阵剧痛之中,秦毅的心中却是显得无比空荡。莉娜离他而去,整个斯塔洛帝国都将之视作无恶不作的“邪魔”,秦毅心如死灰,早已没有任何求生的**,但是、自己为何会生出这种莫大的不甘?

     秦毅不甘,他不甘凯琳的欺骗、不甘剑十三的背弃、更不甘莉娜抛下自己决绝离去……他不甘这一切,不甘自己还未真正提起“逸龙剑”便葬身于阿拉德大陆。

     当皇城之中伫留的所有人看到秦毅连续喷出两股血雾、直直从城楼上跌落之时,涌动的人潮已经完全沸腾了,他们心中的莫大恐惧在此刻也早已化为乌有,这个“作恶多端”、在光明教廷与皇城之中大肆屠戮的“恶魔”,终于临近毁灭。

     “大家冲过去,不要给这‘恶魔’留有任何喘息的机会。”涌动的人潮之中也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声,无数的战职者与正规军在倾盆暴雨之中瞬间朝秦毅跌落的方向恍若潮水般一涌而来。在秦毅坠下城楼的一瞬间,光明教廷那四位大主教与所有的圣职者更是激动无比。

     “将这‘恶魔’五马分尸,杀啊——!”

     “冲啊!杀死这个‘恶魔’——!”

     ……

     刚刚恢复平静的皇城因为秦毅再度响起滔天的喊杀声,望着眼前如汹涌波涛般朝自己冲袭而来的无数人,秦毅竟已感觉不到半分的恐惧,他竟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心在那一瞬间变得豁然开朗。

     就在这些为“屠魔”而疯狂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齐齐向秦毅出动之时,城楼上那傲然而立的战王老人却如秦毅这般直接轰然坠下,他那苍老的身体仍旧保持着盖世强者般傲然而立的姿势。在所有人因为惊愕而不敢置信的眼神之中,战王老人的身体却轰然砸落在地。

     “不好——老祖有恙!”光明教廷的四位主教率先发出惊呼声,这涌动的人潮瞬间便分出大半的人马开始朝战王老人坠下的位置迅速逼去,而其他的人却因为心中的惊愕被迫停下脚步。

     战王老人双眼紧闭,那苍老的身躯在此时却是一阵发寒。他的胸膛上,竟清晰的铭刻着一道恐怖的伤口。这道伤口自他的左肩蔓延而下,切开他的胸膛直达他的右腹。

     当四位主教与其他的圣职者看清眼前的情况之时,一道噩耗瞬间在皇城之中响起。

     “快速愈合——!”

     “快速愈合——!”

     “缓慢愈合——!”

     “生命源泉——!”

     ……

     无数道治愈buff从四位大主教与其他圣职者手中纷纷加持在战王老人身上,但是、饶是这些光明圣职者精通治愈,在道道圣力笼罩于战王老人身上时,他胸前那恐怖的伤口却全然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

     任谁也不知道,刚才秦毅与战王老人相互发起的生死一击,战王老人到底承受了多大的伤害。那胸前的恐怖伤口似乎早已在所有人眼中定格,那流淌而出的血液也早已干涸凝固……

     战王老人神色安详,仿佛从未经历过生死大战。在一干圣职者治愈无果之后,整个皇城似乎都已被一股无形的悲伤所笼罩,就连这些意欲上前将秦毅碎尸万段的战职者与正规军也忘记了肢体所有的动作。

     斯塔洛帝国的画面在这一刻被定格,皇城“旷世一战”就此结束,斯塔洛帝国突破半神之境的“战王级”强者、皇帝的祖父、二公主凯琳的曾祖:宣告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