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战王之心
    战王老人已经活了接近一辈子,他见过的人、接触过的事不计其数;他走过的桥比其他人走过的路还要多……但是、在他这一生当中,也没有见过像秦毅这般的人物。在巴尔托斯城与秦毅初次相逢时,他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秦毅体内蕴藏的诡异的气息,但战王老人却并未从秦毅身上感知到半点邪魔之气。

     战王老人并不清楚,在皇城的这段时间,秦毅到底经历了什么!是那沉痛的众叛亲离、还是恋人的决绝离去?以至于这个昔日的青年英至此踏上这条不归之路。他凭着“逆天”的本事不光将整个巴尔托斯城搅的天翻地覆,就连光明教廷与皇城也无法幸免。

     此时能与秦毅一争高下的、能与他手中那柄“黄金巨剑”争锋的,也只有这位战王老人,若他真的信守诺言放任秦毅离开皇城,这是否是放虎归山的行为?战王老人心中不清楚,所以、对于秦毅发出的质问声,他只能暂时保持沉默,闭口不答。

     秦毅的体力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不到片刻时间,他竟感觉手中的“逸龙剑”在此刻似有万钧之重。身体各处传来的阵阵不适已经隐隐告知秦毅:自己“逆天”的时间不会太久,一旦遭到极限鬼神之力与逸龙剑盖世兵威的反噬,他就算不当即暴毙、也会命丧皇城。

     见战王级老人迟迟不肯开口回应,他似乎并不想买秦毅的账。秦毅心中已然猜到眼前的情势开始走向不利,若自己在一瞬间失去极限鬼神之力的强大赋予,再失去逸龙剑的绝世兵威,不需战王老人亲自出手,下方那些涌动的人潮也必定会一拥而上将之轰沙成渣。

     秦毅心中虽然紧张,那因为紧张而生出的无数冷汗也早已与倾泻而下的滂沱暴雨混为一体。他不是傻子,更不可能将此时的畏惧之色写在脸上,见战王级老人迟迟闭口不言,秦毅在紧张之余,嘴角却是扯起一抹微笑故作镇定的道:“莫非前辈是想食言、愿赌不服输?不愿放我就此离去?”

     对于秦毅第二次发出的质问声,战王老人的内心也徘徊在“放”与“不放”这两个极反的立场之中。刚刚那一计强威力的“觉醒战技”早已耗尽了他身体过多的力量与气息,战王老人就算此时再战,也早已发挥不出先前那般毁天灭地的盖世神威。

     他虽不想食言,但从秦毅而今自信满满的样子来看,秦毅此时的战意必定还停留在一个汹涌澎湃的地步。战王老人扪心自问,凭借自身现在的等阶修为,纵使秦毅如何逆天、如何不可一世,他对秦毅都无所畏惧。但是、对于秦毅手中那柄仍旧光芒大盛的逸龙剑,战王老人心中却也越发没有底。

     他虽不清楚秦毅是如何得到这“绝世神兵”的,但这把“黄金巨剑”对于秦毅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秦毅能够接连化去他的三波剑网攻击、能够歼灭他以万剑归元凝成的盖世“剑龙”,也与秦毅手中那柄“绝世神兵”脱不开干系。

     “+18 逸龙剑-抉择”是秦毅无往不利的神兵、更是他狂妄不可一世的资本。战王老人的体力临近枯竭,若此时反口食言再与他斗下去,在秦毅手中这盖世神兵下,自己必定非死即伤。

     只是、战王老人若信守诺言不再与秦毅为难,不论是光明教廷的四位大主教还是其他的圣职者,亦或是皇城之中所有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他们也绝对不会轻言放过秦毅。倘若战王级老人就此罢手,下方这涌动的人潮必定不顾生死的冲杀而至,而秦毅也必当与这些人彻底撕破脸皮,到那个时候,整个斯塔洛只会有更多的人死在秦毅的剑下。

     战王老人的责任、诺言,在此刻已经两难全,无论放与不放,他都必当因此而沦为斯塔洛帝国的罪人。这是两个难以抉择的立场,对于战王老人来说更是一个无法解开的难题。

     “老祖!与这般无恶不作的‘魔头’信守承诺,已经变得毫无意义。若老祖今日不戴天伐罪,他必定会在阿拉德大陆为祸一方!”

     “大主教说得极对,老祖!与‘魔头’根本不能讲道义承诺,自古正邪不两立,即使老祖今日不与他为难,整个光明教廷也定不惜一切代价让这‘邪魔’伏法!”

     “请老祖出手降魔,还阿拉德大陆一个安宁!”

     “请老祖出手降魔,还阿拉德大陆一个安宁!”

     ……

     皇城之中的所有人再度向战王级老人齐齐跪下,这种“逼上梁山”的伎俩是光明教廷与其他军人惯用的手段。在倾泻的暴雨之中,秦毅额头更是冷汗直流,他竟感觉自己的双腿已在微微颤抖。

     战王老人将自己的眼神从下方跪倒在地的一干人等身上移开,转而望向秦毅,他又抬头望着黑云压城的天空。那些倾泻而下的雨水不光打湿了他那苍老的面颊,更是浸透了他浑身的衣衫。

     这活了一个世纪的老人穷毕一生都在钻研剑术,即使到了晚年、真正的冲破“半神领域”,他也无法做到超脱世外、不问世事!那些飞溅的雨水将他浑身彻底浸透时,一股难以言喻的苍凉更是打湿了他的心。

     “既然如此!这‘恶人’之名,便有老夫一人背负吧——!”终究,战王级老人还是选择了背弃先前的承诺,在‘邪魔’面前,他始终无法做到袖手旁观。他若是信守与秦毅之间的赌约,那就意味着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在秦毅剑下,秦毅手上,还会因此而沾染更多的血腥与罪孽。

     当眼前的战王老人右臂一抖、直接抖出一道剑气凝成犀利长剑时,秦毅也顿时明白:这半神之境的盖世强者意欲毁约,当下自己能够使用的力量早已不多,秦毅浑身更是伤痕密布,若战王老人现下与自己拼死一战,秦毅也必定会在他手中赔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秦毅所有的退路已被尽数截断,即使是战王老人毁约在先,皇城之中的所有人与光明教廷的所有战职者也必定将他当做不可一世的“邪魔”。现如今、他唯有握紧手中的逸龙剑,再度激发体内的战意,拼尽全力与战王级老人做最后一搏。

     “喝——!”

     “喝——!”

     秦毅与战王老人齐齐暴喝,在那倾泻而下的暴雨之中,战王老人身上顿时白芒大作,他体内的残留的气息本就不多,此时催发出的无上剑气更是耗尽了他浑身的力量。

     而另一面的秦毅,也早已奋力抬起手中这万钧之重的“+18 逸龙剑-抉择”,在战王老人的身体白芒大作的一瞬间,秦毅早已不顾后果的催动体内残留的极限鬼神之力,他的身体瞬间如战王级老人那般被无尽的死气完全笼罩,这一黑、一白两种璀璨的光芒早已形成鲜明的对比。

     无论是光明教廷的四位大主教与其他的圣职者,还是那些停留在皇城之中的所有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此时此刻、他们似都已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那临近完全塌陷的皇城城楼上,所有人的视线都已捕捉不到他们二人的身体。这些人眼中能够看到的,只有那各据一方的一黑、一白两种璀璨而耀眼的光芒,两股压力自秦毅与战王老人身上同时向外喷涌而出,伫留在皇城之中的所有人皆在这股能量之下情不自禁的退后几步。

     “刷——!”

     “刷——!”

     这两道极反的璀璨光芒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起动作,皇城城楼上瞬间闪过如流星般的耀眼光束。而后、这代表着战王老人的璀璨白光、代表着秦毅的耀眼乌光自城楼的左右两个方向同时朝对方冲击而去。所有人的视线再度模糊一分,他们再无法捕捉到这二人的身影,这些人能够看到的,只有这两道颜色不一的光束夹杂着毁天灭地之势同时朝对方袭去……

     “轰——!”

     “轰——!”

     只在顷刻之间,这两道闪电般的光束便已毫无征兆的冲撞在一起,整个城楼在这两股撞击在一起的浩瀚力量之下直接塌陷,那飞速向外扩散的巨大能量更是将下方伫留的人潮完全掀倒在地。

     所有人眼前再无法捕捉到任何事物,更无法看到秦毅与战王老人现在何处。他们的视线完全被这一黑、一白两种光芒所笼罩,在这股冲袭而来的浩瀚能量之下,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