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3章 变故
    白袍老人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是什么拥有等阶修为的战职者,也不曾拥有战职者那般敏锐的反应。加之莉娜的速度无比之快,白袍老人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莉娜手中的剑鞭已将他的身体劈开两半,漫天的血雾混着白袍老人的碎肉一并倾泻而下,整个房间骤然变得无比血腥。

     秦毅与剑十三对眼前的血腥画面皆是感到无比错愕。莉娜这强力的一“鞭”,不仅让白袍老人含恨而终,更是直接打碎了他身后那台庞大的魔法仪器。

     秦毅本以为莉娜之所以会有此动作,完全是因为已经恢复了属于自己原有的意识。就在秦毅欣喜想靠近眼前的莉娜之时,她的双眼却骤然凝聚出两道血色凶光,而后、在秦毅的惊愕之中,她手中的那道血色剑鞭更是直直的朝秦毅抽来。

     秦毅在大惊之下,连忙收刀架起了格挡状,在心中无限的悲痛之中,秦毅口中也暴喝道:“莉娜,你看清楚,我是秦毅——!”

     “锵——!”

     “噗——!”

     一股大力以剑鞭作为传导介质直接袭向秦毅,以秦毅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与彻底暴走的莉娜相抗衡,在感受到这股大力朝自己袭来的片刻,秦毅在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身体更是直接被冲出了大门之外。

     一旁的剑十三见此状况瞬间大呼不妙,他以手中的长刀强行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而后一个闪身便窜出了研究所的大门,将重伤的秦毅扶起之后,又急忙为他灌下了一瓶生命药剂。

     “啊——!”莉娜似乎已经陷入了极度癫狂的状态,她此时早已敌我不辨。一鞭抽飞秦毅之后,她肢体上的动作却是变的越发狂暴不堪,手中的剑鞭无数次被她从半空中毫无章法的划过,在剑鞭迅速的伸缩之中,整座地下研究所似乎也随之开始颤动。

     “轰——!”

     血色剑鞭如怒龙一般轰然砸下,在莉娜的痛苦咆哮之中,研究所的地面早已被她砸出一道深深的裂缝。

     “轰——!”

     “轰——!”

     又是两道震天的崩碎之声清晰传入秦毅和剑十三的耳中,情况已经隐隐开始走向不妙。在危机关头,剑十三直接朝眼前的研究所大门斩出一道剑气,强行关闭了研究所的大门。

     在大门内部传来的阵阵崩碎声响中,剑十三当即在秦毅身旁道:“傻小子,到现在你还犯傻么?那个拥有鬼手的人,早已变成被诅咒的恶魔,虽然我不清楚哈里森家族到底在研究什么东西,但是小子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再一意孤行,早晚都会死在鬼手的手中。”

     秦毅此刻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在大门彻底关闭的那一刻,他仿佛觉得自己与莉娜之间的距离已经变得越发遥远。在今天这样沉痛的打击之下,秦毅的面色早已变得一片苍白。

     剑十三见秦毅此时如果被抽走了灵魂一般,他当即叹道:“算了!谁让我是你大哥呢,傻小子,没什么过不去的,现在保命要紧。”

     剑十三将秦毅临近虚脱的身体扶起,而后背起,在地下研究因为莉娜所传来的阵阵颤动之中,剑十三飞速的朝眼前这条阴暗的通道奔走而去。

     而此刻的秦毅,他的目光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焦距,连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无尽的痛苦在他的心中急速挥发蔓延。他不清楚、莉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鬼手,或许莉娜现在也不会沦为这副模样。

     当初与她相逢,到底是对是错?

     被鬼神之力侵蚀对莉娜来说已经很不公平,现在竟然又被哈里森家族利用。虽然秦毅心中不清楚哈里森家族到底在搞什么鬼,但他只明白一点,莉娜拥有“鬼手”的真相一旦暴露,别说是哈里森家族,就算是光明教廷、以打击邪恶著称的所有圣职者也必然不会放过莉娜。

     让秦毅最为绝望的,是莉娜竟然不认得他,秦毅心中最爱的人,在今夜却给了他致命的伤害。秦毅似乎已经不能承受如此沉痛的打击。当剑十三巧妙避开地下通道的机关窜入酒窖的时候,整个公爵府早已变得灯火通明。

     “这帮孙子,果然已经察觉到酒窖深处传来的异样,傻小子,你现在还能走么?”剑十三望着灯火通明的公爵府,在踏出酒窖的那一刻,隔着眼前这道房门他已经看见了哈里森家族的好些人马。其中包括哈里森家族的少爷奥利亚斯、“瞬杀”安迪以及其他秦毅完全不认识的几位高手,还有奥利亚斯身后那黑压压的一群军队。

     如果不是毁灭之卡赞,莉娜就不会受到鬼神之力的严重侵蚀;如果不是秦毅自身拥有鬼手的缘故,他与莉娜今天也不会造成这副局面。秦毅此刻恨不得打散卡赞的魂灵,让鬼神之力永堕地狱,永远在阿拉德大陆上消失。

     除了卡赞之外、他的心中却也无比痛恨自己,莉娜的变故让秦毅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只是、造成这一切变故的根源,却是来自于神魔之塔中的“毁灭之鬼神——卡赞”。

     “卡赞——!”在身体传来的阵阵痛苦之中,秦毅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卡赞的名字。此时他明明是在剑十三的背上,秦毅却感觉自己如同步入了一片漆黑的虚空之中。

     别人也许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秦毅心中却无比清楚,那个鬼神之力的罪魁祸首——毁灭之鬼神卡赞的部分灵识,就被禁锢在这方漆黑密闭的空间之中,这里正是神魔之塔。

     “卡赞!你给我滚出来,卡赞——卡赞!”秦毅的身心皆因莉娜受到沉重的打击,此刻再次让他置身于神魔之塔中,他更是如暴走般开始发疯似的咆哮。

     秦毅的声音一遍一遍回荡在漆黑的神魔之塔中,虽然眼前伸手不见五指,但他依旧能够感觉的到,每当自己步入神魔之塔之时,鬼神之力皆会与毁灭之鬼神卡赞产生共鸣,纵使现在秦毅身上的鬼神之力早已被剑魂之力所封印,然而此刻、在神魔之塔如此浓重的鬼神之力之中,左臂鬼手中的鬼神之力似乎已经要冲破剑魂之力的禁锢。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汝等凡人,终是离不开吾毁灭之卡赞的力量么?最终,汝还不是要进入神魔之塔、来寻鬼神之力!”卡赞的笑声不知从何处发出,那阴霾如地狱之声一般的笑声从神魔之塔周围八个方向一并朝秦毅所在位置回荡开来。

     “去尼玛的鬼神之力,老子不稀罕——!”秦毅怒气冲冲,心中的怒火似要如滚烫的岩浆一般尽数爆发开来。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卡赞似听见了极度令他觉得好笑的笑话一般,此时的笑容远远比刚才的笑声来的更为阴霾狂妄。

     “汝等凡人,吾若要挫汝魂灵不费吹灰之力,敢用如此语气与‘毁灭之鬼神’讲话的,这世间汝却是第二人!”卡赞生前是佩罗斯帝国的千古名将,曾为帝国将军的他更是拥有“毁灭”的恐怖战名。

     死后虽肉身尽毁,但其鬼神之力却成为阿拉德大陆所有鬼剑士的力量之源泉。在阿拉德大陆的千载时光之中,从来都没有人敢用如此语气与卡赞说话,不要说像秦毅这般蔑视谩骂,普通的战职者就算一睹卡赞的尊荣,恐怕都会直接被吓破胆。

     但是、卡赞似乎很钦佩秦毅,不光是他拥有无与伦比的“绝佳宿体”,更是因为秦毅身上,似乎流露出了卡赞当年的气息,以至于让毁灭之鬼神也深深的陷入了回忆。

     秦毅此时的模样,似乎就跟当年的卡赞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纵使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位无法战胜的强敌,甚至是掌控着世间所有生死的神灵,他似乎也能凭借坚韧的勇气去战胜一切。所以、卡赞对这个叫做秦毅的战职者,开始生出了越发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