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7章 再见莉娜
    因为,他在一旁的金属案台之上,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个心中期待已久的女子。那个身体、手脚以及腹部被完全束缚在案台上的女子,正是莉娜。

     秦毅的瞳孔在猛然间开始放大,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此时像是被无数把利刃同时贯穿,这种撕裂般的痛楚险些直接令他窒息。在下一刻、秦毅的眼眶开始湿润,他的视线开始因为泪光而逐渐模糊。

     昔日的莉娜干练飒爽,她的一颦一动都充满着无限的阳光与活力。而今天、那个活泼飒爽的女子却早已被折磨得无比憔悴,她的整个身体都被镀上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苍白。

     或许是察觉到秦毅的所在,案台上被完全束住身体的莉娜竟然开始微微有所反应。而后,她的脸直接转向了秦毅所在的方向,那张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苍白脸颊,顿时让秦毅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莉娜的脸是一片可怕的惨白之色,那无比苍白的脸颊上竟看不出半点健康与活力。秦毅的视线与之接触在一起刹那,他的泪光再度模糊了自己的视线。莉娜的眸中没有任何焦距,那漆黑的瞳孔在此刻就如万丈深渊一般。昔日那一头飒爽的漆黑短发,在被鬼神之力倾体的那一刻早已化作一片银白的颜色。

     眼前的莉娜,似乎早已不是那个秦毅所熟悉的阳光女子。她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甚至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一股深深的罪恶感开始在秦毅的心中蔓延,顿时化作一股濒临窒息的压力。

     如果当初秦毅没有加入铁血佣兵工会,莉娜在对他进行测试的时候没有对他放水,秦毅也不可能与这个女子相逢;如果秦毅不是一个鬼剑士,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战职者,莉娜也不可能因为秦毅而受到鬼神之力的牵连……昔日那个阳光般的女子早已不复存在,莉娜的音容笑貌开始在秦毅的大脑深处一一闪现,如今再次与莉娜重逢,秦毅却有一种与她相隔了好几个世纪的陌生感觉。

     她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一个被鬼神之力侵害的阳光女子,如今的秦毅,心中或许只剩下对莉娜的种种愧疚。

     此时的莉娜就如毫无生命气息的植物人一般完全被束在案台之上,昔日那张白皙的脸颊在昏暗灯光的衬托之下,现在也只是流露出一种无比苍白的颜色。自她身体各处延伸出无数的细管和线状之物,完全与那白袍老人身旁的魔法设备互相连接。这样的情景让秦毅瞬间意识到:这个白袍老人,很可能是在莉娜身上进行什么实验。眼前这样的情形,跟前世“生化危机”电影中的场景太过相似了。

     莉娜的鬼手依旧如先前那般狰狞可怖,原本健康白皙的左臂因为鬼神之力的侵蚀已经完全变质,那种恶心的暗红色仿佛随时都会让她的左手完全溃烂。秦毅抹去眼角渗出的水雾,愣愣的望着那台魔法设备上闪过的一连窜诡异数据。

     “竟然有人敢闯入哈里森家族的秘密研究所,很抱歉,既然你们已经知道少爷的秘密,那么、你们两个也就不能活在这个世上!”不待秦毅和剑十三说话,那白袍老人已经伸手按下魔法设备之上的红色按钮,自那些连接在莉娜身体上的无数细管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莉娜体内被抽离而出。

     在秦毅的诧异之中,案台上无法动弹的莉娜瞬间传出一阵如野兽般得痛苦低吼之声。随着这台巨型魔法设备的启动,莉娜那毫无血色的脸颊已经变得更加苍白,在下一刻,她那原本漆黑毫无焦距的双眸,却已经化为一片血红的颜色。

     莉娜在案台之上痛苦的挣扎着、咆哮着!她仅有的生命力似乎正在急速的通过这些细管而流失。她每咆哮一声、秦毅的心脏便被啃噬一分,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席卷着秦毅的整个身体,包括他早已觉醒剑魂之力的左臂,在这一刻也开始缓缓向外挥发出死亡之气。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真不敢相信、公爵府的酒窖下面,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地方——不过、这里都是在研究些什么玩意儿?”剑十三丝毫没有察觉到,秦毅当前的状态已经开始隐隐走向狂暴。

     在莉娜痛苦的嘶吼之中,她的血液似乎正在急速从体内减少,从而被身旁那台魔法设备抽离而去。那诡异的白袍老人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秦毅和剑十三:“你们既然闯入这个地方,那正好实验一番我的研究成果。”

     秦毅的脑中已经满满的被莉娜所发出的痛苦声音完全填满,他早已经听不见剑十三与那台魔法设备的运转声音。莉娜现在的状态牵扯着他的情绪,那早已被剑魂之力压制的鬼神之力,现在也在秦毅的左臂之中开始蠢蠢欲动。

     “如此伟大的研究,自然需要几个伟大的试验品。你们应该感谢上天给你们的这个机会、能有幸见识到这伟大的研究,哈哈哈!”

     “我研究你妈个b!”秦毅的情绪开始一步一步的走向癫狂。他的身心似乎早已被浓重的杀戮完全填满,这样的杀戮意识,让他全然抛开了自身的等阶禁锢和限制。

     在秦毅的破口大骂之中,剑十三的脸上似乎闪过片刻的迟疑。秦毅此时只想将眼前这个坑害莉娜的罪魁祸首大卸八块,将那台所谓的研究设备砸个稀巴烂。体内的剑魂之力随着他的意识正在急速运转,虽然鬼手在此刻已经开始挥发出丝丝的阴霾黑气,但秦毅本身并未感觉到任何濒临狂暴的感觉。

     “我伟大的试验品,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你们的祭品,接下来,你们就好好的享受吧!”白袍老人摊开自己的双手。左右两旁牢门上的锁链应声而落。秦毅的眼中现在只有这个白袍老人的存在,他更是恨不得直接挥剑斩下他的头颅。

     “你tm给我去死!”莉娜现在的状态已完全激怒秦毅,在剑魂之力的疯狂运转之中,左臂之中的鬼神之力似乎也开始有了微微的反应。秦毅当下已经无暇顾及身体传来的不适感觉,她在眨眼间便从剑十三的身旁朝眼前这个白袍老人高高跃起……在莉娜撕心裂肺的痛苦声中,秦毅心中痛如刀绞,他几乎将身体所有的力量都灌输在了断水巨剑之中。

     自他朝白袍老人高高跃起的那一刻,断水巨剑那宽大的剑刃早已被无匹的剑气所包裹。丝丝的破空之声从秦毅与剑十三的耳畔接连划过,一阵刚猛的劲风当即从秦毅的飞跃而起的身体朝眼前的白袍老人冲袭而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白袍老人口中闷哼一声,身后的剑十三因此突然脸色大变,他的口中当即喝道:“当心——!”

     秦毅的耳中早已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莉娜的痛苦之声已经在他的心中衍化成无数的利刃,每一把利刃都深深的将他的心脏完全洞穿。秦毅紧握手中的断水巨剑,夹杂着无比刚猛的剑魂之力朝眼前的白袍老人迎头斩去。而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轻松得手的瞬间,秦毅的眼前却莫名的闪过一道黑影,秦毅还来不及惊呼出声,他的耳边却径直响起一阵刀兵相接的声响。

     “锵——!”

     旋即,秦毅的眼前猛然爆出一片耀眼的火花,一股浓郁的麻痹感当即自他的双臂袭向他的全身。秦毅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管似乎都因为这股外界袭来的大力而断裂,因为这浓郁的麻痹感,他早已陷入无法动弹的“深度麻痹”异常状态。秦毅的身体在半空之中传来一阵僵直。紧接着、眼前那道漆黑的身影当即挥动手中的长剑,一股磅礴的冲击力直接将秦毅的身体从半空中冲击得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