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善?恶?
    “我早该想到,昔日出现在巴尔托斯城的那位‘战魂级’老人,根本不是市井之中的凡夫俗子……哼哈哈哈!想不到,前辈如今已经突破‘半神之境’、踏入‘战王’之列,当真可喜可贺——!”

     此刻出现在秦毅眼前的这位“半神”高手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曾出现在巴尔托斯城指点秦毅以“剑之灵力”压制“鬼神之力”的战魂级老人。如今他已经冲破49阶的“半神”瓶颈、正式踏入50阶“战王”的行列,凭借现在的等阶修为,这位老人在阿拉德大陆已然能够称得上是一位强者。

     现在回想起来,昔日发生的种种在秦毅脑中仍旧历历在目。当初这位老人之所以会在巴尔托斯城引起一时的轰动,想必也与凯琳想要将秦毅纳入国士府这件事脱不开干系。

     “老夫年事已高,早已不想过问这等俗事。你虽年纪轻轻、但悟性天赋却是极高。老夫与你十分投缘,实在不忍看到你就此自甘堕落、放逐魔性,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半神级老人长叹一声,那张苍老而熟悉的脸庞上满是惋惜之色。

     当初他指点秦毅引入“剑之灵力”压制体内暴动的“鬼神之力”,不光让秦毅融会贯通了“剑魂之力”、就连这位老人自身也因此而冲破多年无法突破的瓶颈。

     他现在能够正式踏入50阶的“战王”行列,秦毅也算功不可没。这位老人心中本不想与秦毅为难,即使在皇城无数人的恳求声中,他也从未想过要恃强凌弱欺凌秦毅这个后辈晚生。

     就在“战王级”老人想要御剑离去、不再理会皇城之中生出的种种事端之时,秦毅却以千军雷霆般得气势说出:“苍天弃吾、吾宁成魔!”这类的话,当这位“战王级”老人感受到自秦毅身上袭来的漫天煞气之时,他的心中似乎已然知晓不妙。

     秦毅双眼血红、他望着这位负手而立的盖世强者,口中顿时闷声道:“回头?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已没有回头之路!连我最信任的、我视作手足兄弟般的人都在欺骗我、都背弃于我。既然所有人都当我是无恶不作的‘魔头’,那么、我便让他们看看,真正的‘魔头’到底是什么样的,哼哈哈哈……!”一席话激愤异常,整个皇城彻底沦为一片死寂、早已鸦雀无声。所有人现在能够听到的,只有秦毅那悲戚癫狂的笑声。着偌大的皇城仿佛已经空无一物、只剩下秦毅与这位老人两人。

     见秦毅“执迷不悟”、战王级老人却只能摇头叹息:“你既自甘堕入魔道、泯灭人性良知,自愿被这邪恶的力量所支配,沦为邪魔的傀儡,老夫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倘若你执意如此,老夫也只能顺应天命、代天伐罪。”

     “哼哈哈哈……前辈说话当真好笑!昔日你也曾对我说过,力量便是力量、并没有所谓的正邪之分,正如‘剑可为杀、亦可为护’那般。前辈现在说我动用了邪恶的力量,岂不是与当初自相矛盾、让人笑掉大牙么?”即使是在“战王级”高手的威压下,秦毅此时仍旧面不改色。他的心中似乎早已无所畏惧,秦毅的整个大脑都已被血腥与杀戮完全填满。在与这位“战王”级老人对话之时,秦毅自身的本体魂灵也默默在心中与卡赞的本体灵识互相交流。

     “此间既有这等高手,以汝现在所能动用的‘鬼神之力’、必当无可与之争锋!”卡赞的阴霾之声就如一盆冷水毫无留情的泼在秦毅身上,不管秦毅此时在外人眼中是如何顶天立地、如何高大伟岸,以他现在13级的等阶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一位50级以上的“战王级”高手相抗衡。

     “如果我不计后果、彻底放逐鬼神之力,动用鬼神之力的极限威力,有没有希望能够胜过这位老人?”当秦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中似已经猛然闪出一条大胆的想法。

     一旦与“战王级”老人正面交锋,用不了两个回合、秦毅非死即伤。正如他口中先前所说:自己如今早已没有回头之路,唯有放手一搏,兴许还会生出一线生机。

     “哼哈哈哈……哈哈哈……倘若汝能够发挥吾灵识的所有力量,就算是这等盖世人物也无法阻拦……!”

     “既然如此,你便在我的身躯之内发挥出‘极限鬼神之力’、就算是半神之境的盖世强者,我也要与他斗上一斗!”秦毅脸色坚定沉稳,已然向卡赞透露出心中的大胆决定。

     “吾若发挥出极限鬼神之力,以汝现在的等阶修为,轻则迷失本性癫狂一生、重则血脉寸断当场毙命,纵使汝能与之斗上一斗、此时也不过是自寻死路!”不仅仅是毁灭之鬼神卡赞,秦毅心中更是无比清楚:如果此时强行动用‘极限鬼神之力’,自己的身躯无法承受这股狂暴力量的话,他很可能会因为鬼神之力癫狂一生、甚至当场暴毙。

     但是、秦毅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他的后路早已被这位“战王级”老人完全截断。左右都只是一死,秦毅当下也只能剑走偏锋、动用极限鬼神之力冒死与这位战王级的老人斗上一斗。

     “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如若假以时日,你必能成为阿拉德大陆威震一方的人物。只是、如今你自甘堕落,口中更是说出‘自甘成魔’之类的话语,老夫如今若再袖手旁观、未免太对不起这一身半神以上的修为。”战王级老人心中虽然惋惜眼前这位“青年奇才”,但秦毅现在给他的印象却是早已“无可救药”。事已至此、就算战王级老人说破自己的嘴皮,秦毅也断然不能回头。现如今、他也只能依照皇城之中所有人的恳求声——代天伐罪!

     “魔又如何?人又如何?前辈当初也曾说过,善恶只存于一念之间,只要心存善念,就算放逐魔性又能如何……我代表不了邪恶,同样、你们也代表不了正义。既然前辈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我今日无话可说!”秦毅似乎正徘徊在“正义”与“邪恶”的边缘。这个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眼前这位战王级老人曾经也告诉过他:力量便是力量,力量本身便没有正邪之分,所谓的善恶、也只是凭一个“心”字来决断。

     若魔心存有了善念,那便不能再将它定义为绝对的“邪恶”;若人心被邪念所污浊,同样、他也不再是绝对的“正义”。魔又如何?人又如何?善恶只存于一念之间,没有人能够绝对的代表正义、更没有人能够绝对的代表邪恶。

     至少、秦毅代表不了,皇城之中的这些人、同样代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