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无数人的声音完全交叠在一起,瞬间在皇城上空化作滚滚音波。此时的皇城好不壮观,无数人半跪在地异口同声。整个皇城之中,除了伫立于法师塔顶居高临下的秦毅之外,也只有莉娜没有随着这一干人等喊出“替天行道”的口号。

     在这交叠在一起的声音之中,秦毅的心死了、他的心彻底死了,这无数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形成道道闷雷一股脑的炸开。皇帝要置他于死地、劳伦公爵更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昔日与秦毅交好的凯琳与其他两位皇子,现在也想将他除之而后快。

     连秦毅曾经视作手足兄弟般的剑十三,此时恨不得他魂堕九幽、万劫不复。在比武大会之上以秦毅为荣的整个国士府、停留在此的无数国士与正规军此时无不神色激愤,心中无不希望清楚那位绝顶强者将邪气凛然的秦毅当场毙掉。

     无数人的嘴脸伴随着耳边的滚滚音波瞬间映入秦毅的视线,他眼眸中泛出的两道血光却是因此变得更为浓郁。秦毅的身体似被一股无形的悲伤所笼罩,随着身体这无匹漆黑鬼神之力的挥发,居高临下的秦毅不禁在法师塔顶仰天长啸:“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恍若永不褪去的汹涌潮水,这临近癫狂般的笑声更是将下方所有人的恳求之声完全掩盖。秦毅的笑声透发这无比的癫狂之色,其中更是掺杂无奈、悲痛、激愤等等神色。所有人的耳中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只有秦毅那临近疯癫的狂笑之声。

     秦毅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发笑、更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为何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多酸涩的情绪。那癫狂的笑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恍若雷霆贯耳。法师塔下方那无数的普通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在听到这无比绝望与癫狂的笑声之时,所有人更是忍不住心中的惧意再度退后数米。

     “世人谤汝、欺汝、侮汝、笑汝、轻汝、贱汝、恶汝、骗汝……汝如今明白,世人皆是怎样一副嘴脸,他们只当‘鬼神之力’皆是邪恶的、皆是天理难容的——却并不曾想过,这人心之中饱含的肮脏罪恶,却远远比吾‘鬼神之力’来得更为阴暗、更为邪恶!这便是世人……愚蠢、贪婪、丑恶、自私的世人……!”这是卡赞的本体灵识发自内心的呐喊之声,毁灭之鬼神的本体灵识存于秦毅的身躯之内,似乎早已感受到秦毅此时的心灰意冷。

     秦毅的脸庞上只有那种前所未有的刚毅之色,在卡赞传来的凄冷咆哮声中,他的拳头早已在不自觉的握紧,那指骨之间发出的“砰砰”声响更是显得无比清脆,连同身上那些游走的濒死鬼神之力,似乎也在秦毅的魂灵与卡赞灵识的狂暴之下变得更为汹涌一分。

     那个白发青年伫立与法师塔顶居高临下、俯瞰众生,他**着上身,胸膛那如蛟龙盘扎的健硕肌肉早已被鲜血完全染红,那些早已愈合的大小伤疤在此刻看起来却仍是如此触目惊心。他只身立于法师塔的顶端,双手虽未持有任何兵刃,但他的身躯在此刻却如顶天立地的神魔般高大伟岸。

     赤色的瞳孔中放出的两道璀璨血芒、这两道血芒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冷眼扫视着皇城之中的所有人,当下方的无数军士感受到这两道乍现的血光之时,其中更有小部分胆小的人早已吓得瘫软在地。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战职者、一个平淡无奇、名不见经传的战职者,但在此时,他也是一个高傲的神魔、一个让所有人望而生畏的神魔,那无数的嘲笑与讥讽声在他神魔般的身躯径直镀上一片萧条之色。在他口中传出的绝望且癫狂的笑声之中,这位白发青年身上散出的滔天邪气已经快要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覆盖。

     “世人谤我——!”秦毅一字一顿、字字千钧恍若泰山压顶,那两道血红的目光直接从下方这些皇家战职者转向所有的正规军身上,口中再度吐出铿锵二字:“欺我——!”

     “侮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他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千钧雷霆般在所有人耳边轰然炸开。那两道血红的目光直接从旁转向凯琳与剑十三几人,秦毅早已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的唇角早已随着口中吐出的字字铿锵溢出道道血丝,他那宛如神魔般的伟岸身躯在此刻也传来一阵莫名的颤抖。

     凯琳与剑十三等人还是当初那副模样,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的改变。只是、在这并不漫长的时间之内,他们与“秦毅”这个名字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交集、已经完全淡出了秦毅的世界。

     “骗、我——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世人谤我、欺我、侮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又能如何?”秦毅发疯似的仰天长啸,铿锵的话语之中饱含悲戚与绝望。自他身体喷涌而出的漫天死气遮云蔽日,整个天空都好似因这样的阴霾气息而被镀上了一层黯淡之色。

     所有人此刻都只是怔怔的望着法师塔顶端如魔似鬼的秦毅,自他身上涌出的那股压力好似已经快要令所有人窒息。而下方呆滞已久的莉娜、她那僵硬的身体竟已开始有微微的动作。

     莉娜似很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她那空洞如万丈深渊的瞳孔之中弥漫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连她的身体也在一步一步向后缓缓退步。

     天空黑云大作、遮天蔽日的乌云更是将秦毅眼中放出的两道血芒衬托得更加妖异璀璨,无匹的煞气自秦毅的身体自法师塔向四面八方喷涌而出。秦毅在临近癫狂般的狞笑声中,那铿锵有力、犹如惊涛拍岸的雷霆之音却再度回荡在整个皇城上空。

     “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苍天弃吾——吾宁成魔!”

     ……

     整个皇城已经完全被秦毅的癫狂之音填满,那激荡出的道道回音仿佛已从皇城扩散至斯塔洛帝国的所有领土、甚至阿拉德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南部溪谷中无数的鸟兽被这激荡的回音完全惊起,那些狂暴的魔兽更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开始在硕大的丛林之中开始四处逃窜……巴尔托斯城黑云压城、乌云遮天蔽日,如此的诡异的场面不禁让每一个战职者都心生恐惧、所有人心中似乎都因此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皇城之中早已见不到半点阳光,所有人能够看见的:只有法师塔顶那个**着上身的白发青年正在癫狂的仰天长啸,他眼中放出的两道璀璨血光在蔽日的黑云之下更是显得无比妖异。

     “轰——!”

     一道天雷径直从蔽日的黑云中轰然砸下,那浮于半空中的一位魔法师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在这道从天而降的雷电之中灰飞烟灭。遮天蔽日的黑云之中闪现着道道狂舞的金蛇,那因雷电肆虐而撕扯出的“轰隆”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其他的魔法师见这道轰然降落的天雷已然劈死一人,他们在面面相觑之下,更是不敢再在半空之中多做停留、转而驾驭着法杖直接降到地面。

     在那涌聚的漫天黑云之中,一道同样漆黑身影自半空御剑而来。这道身影轻易避开云层之中降临的无数电光,只在转瞬之间便清晰的出现在秦毅的视线之中。

     众人口中的那位“绝顶高手”此刻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他脚踏飞剑、双手负于身后,斑白的须发在遮天蔽日的黑云之下无风自动。这位面容苍老的老人脚踏飞剑停留在皇帝与凯琳等人的上方与秦毅对视而立,自他身上流露出的那股与秦毅此时同样睥睨天下的气势早已向所有人说明:此人必定就是万中无一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