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思无用(二)
    对于莉娜突如其来的无数道质问,秦毅终究选择了闭口不言。更或者说、他在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任何答案来解开莉娜心中无数的疑惑。

     “其实在早先、你就已经拥有这样一条手臂,对么?如果没有你这条‘鬼手’,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一个人人憎恨的恶魔,对么……?”她的语气中饱含着无匹的悲戚与绝望,对于自己突然发生异变的左臂,莉娜似乎已经有所明白!

     以往的秦毅给了她太多的震撼、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莉娜此时已经不敢确定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昔日自己所熟悉的秦毅、还是自地狱最深处走出的一个“恶魔”。

     眼前这恍若神魔的秦毅,让她没有任何安全感、甚至会让莉娜因此感到恐惧与不安。她甚至觉得,眼前这个被一金、一黑两种气息所笼罩的青年,在自己心中竟显得如此陌生。

     “我以为……现在的你我,根本不必在乎这些……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是否拥有一条扭曲的手臂!”秦毅的语气在此刻显得闷沉、其中更是带着无匹的压抑。这偌大的皇城、仿佛只剩下他与莉娜二人。

     最终、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了么?当莉娜得知“鬼手”的真相之时,她终究不会如自己这般若无其事的从容应对么……?

     莉娜与秦毅不同,在这段时间内,秦毅虽已经融入了异界的生活、完全掌握了阿拉德大陆的生存法则。但是、他却始只是一个穿越的重生者。

     他与莉娜这位土生土长的战职者虽有着同样的遭遇,但莉娜的想法与秦毅之间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鬼手”是邪恶的代名词、更是“恶魔”的代名词,尤其是被深度感染、连光明教廷修为高深的圣骑士也无法彻底净化的鬼手,在狂暴之后更是邪恶至极。

     这一类战职者被称之为“黑暗鬼剑士”、更被称之为“被诅咒恶魔”。这一类人背负着永世遭人唾弃的“恶魔”之名,永远被光明教廷的所有正义圣职者当做无恶不作的“邪魔”。

     但凡“鬼手”已经狂暴到无法压制、无法净化的地步,光明教廷唯一所能做出的选择便是代天伐罪、除掉鬼手。这一类“鬼剑士”不光会频频遭遇光明教廷的欺压,他们在所有人的眼中,更是遗臭万年的“恶魔”、杀人不眨眼的“邪魔”。

     这是“鬼剑士”的宿命、这是“邪魔”的宿命、这更是莉娜的宿命、也是秦毅的宿命……

     “我以为……以前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这条被诅咒的手臂也不过是逃不开的宿命……但是、现在我才看清楚,你已经不是我先前所认识的那个秦毅,你只是一个会令所有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的‘邪魔’……!”莉娜的语气逐渐转向低落,她的视线怔怔的望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那条扭曲手臂。

     “连你……也当我是万劫不复的‘邪魔’?连你……也不相信我?”秦毅的身心猛然遭到深深的刺痛,他的心脏好像爬满了无数的蝼蚁,这些蝼蚁,正在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他的身心、啃噬着他的灵魂。

     为了莉娜,他义无反顾的背弃了所有人、背弃了整个世界;为了莉娜,秦毅早已将自己的生死抛之脑后……可是、自己的想法终究太过幼稚了么?即使秦毅现在可以为了莉娜不顾一切、甚至逆天而行,他与莉娜之间的距离,也会永远因为“鬼手”这个词而被深深阻隔么?

     秦毅本以为莉娜早已适应了她的“鬼手”,她早已不在乎这一切、早已不在乎他们二人在其他人眼中是否会被视为人人唾弃的“恶魔”……但是、这样的现实却永远比他想象中的美好来的更为残酷。

     秦毅的不顾一切,等来的却是“邪魔”二字!

     这个世上,任何人都可以背弃秦毅、任何人都可以对秦毅不屑一顾……但是、唯独莉娜不行!

     “连你也如其他人一般……将我当做世人唾弃的‘邪魔’?”秦毅的语气一改往日的高亢激昂,他的声音在此时竟显得无比沙哑哽咽。

     莉娜的眸中泛起一股蒙蒙的水雾,当秦毅先前在光明教廷之中暴露他的“鬼手”时,莉娜本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原本健康的莉娜在一日之间遭遇异变,沦为世人眼中的“恶魔”,这种事情本就来得蹊跷,加之秦毅显露的“鬼手”比她的还要来得更加狰狞肿胀,莉娜很难不将这两者之间的共同点联系在一起。甚至、自己的左臂之所以会发生异变,也完全是因为秦毅而起。

     无论是“被诅咒的恶魔”、亦或是“邪魔”、“恶魔”、“女魔头”等等称呼,莉娜本以为自己可以坚强得不去理会这一切,甚至不理会阿拉德大陆所有战职者的眼光。但是、当那所谓的真相彻底浮出水面的时候,莉娜终究明白:原来自己心中还是顾忌鬼手的、原来自己对他人的眼光还是有所忌讳的。这些本不应该让她背负承受的罪名,却因为秦毅而强行加持在了她的身上。

     即使莉娜会因为“鬼手”而力量暴增、甚至是性情大变。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她这个土生土长的战职者却依旧不能如秦毅这般将“鬼手”视做无物……

     “不只你是一个‘邪魔’,连我自己……都只是一个人人唾弃的‘邪魔’!”莉娜的语气之中饱含着悲戚与绝望之色,他似乎已经在向秦毅宣告着:自己无法如他一般去挣脱命运的枷锁、更无法如秦毅一般,将世人的眼光完全抛之脑后。

     她右臂一抖,直接在秦毅眼前抖出一窜猩红的血花,那柄不辨长短的血色剑鞭已经被莉娜握在手中。只在眨眼之间,她就已经挥动着手中的剑鞭朝自己的左臂斩去。

     秦毅明白莉娜的做法、更明白她心中的想法。她憎恨这条手臂,就如光明教廷的所有人憎恨自己一样。莉娜以为:只要斩断鬼手便能恢复如初、便不再是那个人人憎恨的“邪魔”。但是、她的想法终究太过天真,这条手臂只不过是恶魔为她留下的印记,那所谓的“恶魔之力”,早已融入了她全身的血脉,即使莉娜此时斩断自己的手臂,也早已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在电光火石之间,秦毅早已向前飞速踏出一步,他与莉娜之间的距离再度被缩短一分。秦毅瞬间伸出左臂阻住了莉娜意欲断去自己左臂的动作,他的的目光闪出一片坚定,他的手掌紧握着莉娜手中的血色剑鞭。剑鞭之上那遍布的无数利刃早已切开秦毅掌中的皮肉,那猩红的鲜血顺着他掌中被剑鞭划出的无数伤口缓缓流淌而下……

     秦毅此时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手掌之中传来的痛楚虽然强烈,但却远远比不上他心中传来的痛楚。

     “‘鬼手’并不是邪魔的代表,这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他人的命运……不要被这没有意义的正邪所束缚。莉娜!你应该知道,我秦毅此生,永远不会背弃于你!永远不会!!”这像是秦毅为莉娜许下的誓言与承诺,更是秦毅发自肺腑的心声。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山崩地裂、海枯石烂,秦毅早已认定了眼前这个女子,这一生,他都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这许下的承诺。

     秦毅能够放弃的、都已经为了莉娜而全然放弃。而现在、他之所以会选择放弃一切,却只因为他不肯放弃莉娜,仅此而已!

     莉娜手中的动作被秦毅以鲜血抑住,望着自他掌中流淌而下的猩红血水,莉娜的心在一瞬间猛然抽疼。她松开手中紧握的剑鞭,莉娜的视线却是变得越发模糊。

     “永远?你告诉我、什么是永远?我们之间还有没有‘永远’这两个字?秦毅!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好陌生、好遥远!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

     “你大闹光明教廷、大闹整个皇城,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心中的那股不平,甚至是那股属于‘恶魔’的杀戮之心……!”莉娜摇摇欲坠的身形正在缓缓退后,她与秦毅之间的这条鸿沟早已因此变得越发宽阔、越发不可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