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顶高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突然有些羡慕莉娜、羡慕那个如秦毅一般普通的女子。有时候、凯琳只感觉自己这个高高在上的斯塔洛帝国二公主,却远远比不上这样一个普通的佣兵战职者。

     凯琳心中对秦毅的情愫,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衍生而出的。或许是在南部溪谷之中与秦毅初次相遇;更或许是因为第二次在巴尔托斯城与秦毅重逢时他的那首:“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更或许是因为秦毅为了莉娜能够摆脱一切桎梏、为了她而抛开一切的勇气。

     “没有——!”

     两个简短而明确的字,清楚的告诉了凯琳想要的答案。秦毅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吐出了两个字,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字,他早已深深伤害了凯琳。即使凯琳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也仍旧想亲耳听听秦毅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秦毅并不否定,在与凯琳初次相逢时,他的心中的确因为这个女子而有过无比惊艳的感觉。这个集东方与西方美貌于一身的女子,的确曾经令秦毅深深的迷恋过。在巴尔托斯城与她重逢不醉不归时,秦毅的内心更是因为凯琳的妩媚万千而荡起阵阵波澜……

     秦毅心中深爱的女人:叫做莉娜!这个为他饱经风霜的女人已经满满的占据了秦毅的心,凯琳这个名字、在他的心中已经没有半分立足之地。

     她是斯塔洛帝国的二公主、更是高高在上的皇室血脉……她工于心计、笼络人心、步步为营,从秦毅得知这一切开始,他与凯琳之间的距离就已经在无形间变得越发遥远。

     秦毅与凯琳,似乎已经成为了两道残忍的平行线,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永恒的距离。无论彼此如何延伸、如何追逐,都不可能有相交的那一天……

     在凯琳的心灰意冷之中,秦毅早已挟持着她与莉娜二人快速步入了光明教廷的传送法阵。眼前光芒一闪,他们三人瞬间离开光明教廷、正式踏入了皇城的地域。

     无数的恍若长龙般的军队自皇城内外瞬间在秦毅与莉娜周围闪现而出,自通往光明教廷的传送阵之中,皇帝与劳伦公爵以及所有的圣职者与无数的皇家正规军瞬间一涌而出。包括那四位神圣之力早已濒临枯竭的大主教,此刻也随着众人对秦毅与莉娜二人穷追不舍。

     “莉娜……现如今,你还能与我并肩作战么?”秦毅并不清楚光明教廷为了净化她的左手究竟对莉娜做了什么,她先前本以恢复丝丝血色的脸颊在此刻尽显苍白。

     自秦毅提剑闯入光明教廷开始,他只听见莉娜僵硬的对她吐出一个“好”字。从自己大闹光明教廷到现在,莉娜始终都如被抽空灵魂的木偶般一言不发,她就如一具失去了任何生命气息与活力的植物人,只能怔怔的跟在秦毅身后。

     望着莉娜如今的模样,若不是秦毅此刻体力有限,他真想对眼前这帮圣职者大开杀戒。

     “陛下!我最后向你们重申一遍,如果你想眼睁睁看着凯琳死在我的刀下,尽管让这帮乌合之众继续追赶——!”秦毅面露狠色,随着口中吐出的威胁之言,他手中的断水巨剑已经划伤凯琳脖颈处的皮肉。皇帝见此状况心中当即一紧,他顿时下令让周围无数的战职者与正规军尽数退开,转而直接为秦毅与莉娜让开一条道路。

     秦毅抓着凯琳这棵救命稻草、带着莉娜一步步朝皇城的城门处退去。迫于秦毅当前挟迫二公主、周围虽然人多势众,但其中却没有一人敢轻举妄动。

     就在秦毅挟持着凯琳即将退出皇城、彻底摆脱皇城的禁锢之时,秦毅的耳边却不知从何处猛然迸出一道苍老之音。

     那声音的语气中虽饱含无尽的苍老之色,但其中却无形的透发出一股铿锵有力、不怒自威之色。当皇帝与拉比以及那四位主教听到这突然想起的声音时,他们瞬间面露喜色,而秦毅的身体在此时却不由自主的一僵。

     “你手中挟持的那个小女娃,她可是老夫的曾孙啊……看在老夫的薄面上,你若承诺不与她为难,老夫便与斯塔洛帝国说个人情,让你们二人从皇城之中全身而退……如何?”这苍老却有力的声音在整个皇城的上空回荡开来,秦毅此时虽在左顾右盼,但却找不出这道声音究竟是从何处传出。

     不待秦毅开口回应这不请自来的神秘老人,斯塔洛皇帝却早已昂起自己的龙颜高声道:“还望老祖出手相救,拿住这两个‘魔头’,护我斯塔洛一方平安!”

     “老祖……曾孙?”秦毅口中喃喃自语,似乎正在咀嚼这两个称呼。这未曾露面的神秘老人自称凯琳是她的曾孙,而皇帝却顺理成章的称他为“老祖”,这样一来,他不正是皇帝的祖父、凯琳的曾祖么?

     皇城之中竟还暗藏着这等绝顶高手,从这“隔空传音”的本领来看,这位老人若非“半神之境”以上的高手,便是无敌于世的强者。

     “老夫早已不想理会这些琐事,若这位后生能够放过凯琳,你不妨赠他一个人情、让他二人安然离去!”上空回荡的苍老之音再度传遍了皇城的每一个角落,秦毅的内心早已因此荡起阵阵狂涛骇浪。

     皇帝似乎并不违抗这位老人的命令,这位神秘老人已然开口,他当即恭敬回应道:“他只要能向老祖口中所说的那般放过凯琳,我自然不会与之为难!”

     “皇帝金口已开,你不妨也也回赠老夫一个人情。放开她吧、我容许你们二人安然离去,绝不插手!”

     秦毅万万没有料想到,此时此刻,皇城之中竟会半路杀出这样一个“绝顶高手”。秦毅当前骑虎难下,无论他放不放凯琳,结果似乎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一旦松开凯琳、放掉手中这最后一棵救命稻草,纵使这位不曾露面的绝世高手能够信守诺言不与自己为难,皇帝与光明教廷也必然会反悔。一旦自己手中没有了凯琳能够抑住皇帝咽喉的人质,秦毅与莉娜必然在顷刻间被四面如潮水般涌来的战职者与正规军完全吞噬。

     但是、如果此时不松开凯琳,那位绝顶高手必然为因此震怒。一旦他恼羞成怒要与自己死磕,秦毅当前身心无比疲累,莉娜又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他们二人必将被这等绝世高手轰杀成渣。

     从皇帝那一脸恭敬的面色来看,这位能够“隔空传音”的绝顶高手非但拥有正统皇室血脉,其等阶修为也必定凌驾与在场所有人之上。秦毅左右为难,无论作出何种选择,他与莉娜似乎都只有死路一条。但是、秦毅也不可能因此便放弃,只要自己手中牢牢抓住凯琳这棵救命稻草,估计那位绝世高手也不敢轻易对他痛下杀手。

     “前辈既然到了,不妨现身一见。我秦毅并非什么无耻恶徒,此时胁迫二公主也是情非得已,等我与莉娜到达安全之地,我自会信守先前的诺言,不伤凯琳一丝一毫!”左右都是一死,秦毅如今也只能带着莉娜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下去。

     听闻秦毅并不想就此放开凯琳,那未曾露面的老人似乎并不震怒,他仍旧已那种分外平和、仿佛已经完全超脱世俗的平静语气道:“你们二人身上虽邪气四溢、鬼气凛然,但在老夫眼中也并非什么恶毒邪魔。既然你不肯接受这个人情,老夫若再袖手旁观的话,整个斯塔洛帝国恐都会将老夫当成笑柄……老夫若对你们这两个后辈晚生出手,无需动用全力,你自认为能够接下几招?”

     秦毅摇摇头,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恐怕一招也接不下。”

     “即便如此,你还要这般不自量力的与老夫拔剑相向、大动干戈么?”

     “哈哈哈……前辈如今已将我逼上绝路,我自然没得选择。无论放与不放、左右都是一死,还不如放手一搏。”在绝顶高手的正面威压之下,秦毅心中虽有着莫大的顾忌,但他与莉娜两人的后路皆以被这位不露面的神秘老人给截断。秦毅虽心知自己定然不可能胜过这位高手前辈,但他此时仍在缓缓催动体内的鬼神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