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神
    月黑风高杀人夜,这看似宁静的夜晚在此刻却显得极为不平静。天边那阴霾的月色似乎在想斯塔洛帝国所有的佣兵战职者宣告着:破天佣兵工会的末日已经因为秦毅而来临!

     今夜、秦毅彻底放开了自己的手脚,他的内心再也不会因为“正义”与“邪恶”这两个相反的定义而感到纠结彷徨;今夜、秦毅恰如自地狱深处走出的神魔,他现在只想大开杀戒、大杀四方。

     在这个大陆,本就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正如卡赞先前所说:光明并不能战胜黑暗,光明只会让黑暗换一个地方,只有黑暗才能吞噬黑暗。破天黑暗、秦毅就要做得比他们更黑暗,他此时只想发泄、只想以破天这一干佣兵战职者的鲜血来慰藉心中的杀戮之意。

     秦毅的身体在原地化作一道乌光,卡赞的幻影当即在他身后带起阵阵残影,他飞速自原地掠过。见秦毅化作一道乌光朝自己冲袭而来、周围这一群破天战职者瞬间脸色大变。

     秦毅眼中射出两道血芒,在他快步逼近这一干佣兵战职者之时,手中早已握紧断水巨剑。眼前这几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自秦毅身上放出的无匹鬼神之力早已化作阵阵磅礴威压逼得周围这一干人等喘不过气。

     “杀——!”秦毅身上杀气四溢,心中更是杀气盎然。在眼前这几人还未有所反应之时,他手中的宽阔剑刃早已化作一道漆黑的剑影朝向眼前的几人袭去。

     “噗……!”

     秦毅心中的杀意已经上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因为卡赞鬼神之力的强大赋予,他现在的攻势更是变得无比迅速凌厉,手中的断水巨剑没有丝毫偏差的刺入眼前这人的心脏,而后、身后的卡赞幻影直接以阔剑将这人的身体完全绞碎。

     轻易毙掉这人之后、秦毅并未在原地多做停留。破天佣兵工会的所有战职者在此刻早已沦为砧板鱼肉,在秦毅的步步紧逼之下,他们已经全然失去了反抗之力。

     “杀——!”秦毅杀意更浓,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身上的漆黑长袍早已被鲜血染上了一层暗红的颜色,那无数的血水在秦毅眼前四处飞溅,空气中的血腥味道更是变得越发浓重。

     秦毅十步杀一人,他此时不仅是从地狱走出的神魔、更是催魂夺命的死神。秦毅每挥出一剑、卡赞的幻影每斩出一刀、便会有一位佣兵战职者在他手中丧生。

     再次毙掉眼前这几人之后,在道道源力回归鬼手之时,秦毅的身体猛的从原地冲天跃起,在身体腾空的片刻、他瞬间扭转刀刃,将手中的断水巨剑直直的指向下方的佣兵战职者。

     “银光——落刃!”

     秦毅的身体如千钧炮弹般直直坠落而下,因为受到鬼神之力的强大赋予,他耳边呼啸的阵阵罡风似乎变得越发狂暴。下方的所有佣兵战职者似乎都以感受到自上空传来的危险气息,但这些人此时想要退后闪避却已经来不及。

     秦毅的身体轰然在他们眼前坠落,断水巨剑透出的漆黑剑光直接从一人的头顶灌入,这名刚刚突破10阶的战职者瞬间被秦毅劈开两半,那飞溅的猩红血水彻底与白色的脑浆融合在一起。这些喷涌而出的鲜血与脑浆不光溅在秦毅的身上、更是窜入他的口中。

     对于这分外刺鼻的血腥味道,秦毅不光感觉不到半分的恶心气息,他此刻却如饮甘霖般变得战意更浓,眼中的两道血光逐渐因此变得更为强烈,秦毅手中的断水巨剑直接崩碎了地面,那因鬼神之力而撕扯出的无数裂缝径直将周围的所有低阶战职者冲飞出去。

     周围的所有人都被因这恐怖的一幕而呆滞在原地,罗宾逊的脸色在此刻更是显得一片惨白。秦毅在原地怒喝了一声,握紧断水巨剑再度朝另一个目标狂奔而去。

     在周围这些战职者的毫无还手之力下,秦毅再度洞穿一人的心脏,这名战职者在他手中毙命之后,秦毅直接使一股大力将此人的尸体高高挑起。红的血、白的脑浆顿时自他胸前的恐怖伤口顺着断水巨剑的阔刃流淌而下。

     秦毅飞速转身,手中长剑用力一甩,直接将这名战职者的尸体抛向了罗宾逊所在的位置。那脑浆与鲜血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暴戾之气瞬间沿着这道弧形的轨迹在半空留下一片诡异的颜色。

     “破天、血债终须血来还,昔日你们如此待我,无数次想置我于万劫不复之地,这笔账,今夜我秦毅连本带利向你们讨回——!”秦毅的嘴角勾起一抹骇人的恐怖笑意,他在原地暴喝一声之后,瞬间再度朝其他的佣兵战职者冲袭而去。

     在秦毅的第一轮疯狂冲杀下来,破天佣兵工会仅存的200余名低阶战职者已经有死伤了接近三分之一,整个破天佣兵工会似乎都被这样的阴霾与血腥气息完全笼罩。

     一干战职者虽然见识到秦毅此时的恐怖状态,但他们也不想在原地坐以待毙。见秦毅当下越杀越欢,这些战职者虽然明知不可能胜过秦毅,但现在左右都是个死,他们只能放手一搏。

     “我们一起上,杀了恶魔秦……!”“恶魔秦毅”这四个自还未说完,秦毅手中的宽阔剑刃早已化作一道漆黑的剑光自他的脖颈之处滑落。这人的头颅瞬间与身体分离,脖颈处那碗口大小的恐怖伤口顿时喷出一股冲天的血柱,这具无头尸体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后直接栽倒在地,100点源力再度被秦毅完全吸收。

     “杀——!”

     这些一个疯狂的夜晚、更是一个杀戮的夜晚。破天佣兵工会的所有战职者在那无尽恐惧的包裹之下,秦毅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都在这疯狂的杀戮之中完全沸腾。

     卡赞杀戮灵识似乎已经完全与秦毅本有的魂灵融合在一起,无匹漆黑的鬼神之力自秦毅身上一涌而出,在生命值持续的削减之下,秦毅已经不知道消耗了精神空间中多少的生命药剂。

     但是、他心中的杀戮之意只增不减。不杀死破天佣兵工会的一兵一卒,秦毅今夜绝对不会罢休。他就如无情的死神在罗宾逊的眼前将破天的佣兵战职者一个又一个的送入地狱,罗宾逊在怒火攻心的情况下,他此刻想要出手却已经变得力不从心。

     破天佣兵工会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无比浓郁的鲜血气息似乎已经扩散到巴尔托斯城的每一个角落,这里停留的所有战职者似乎都能闻到这样刺鼻的血腥气息。

     这是一个流血的夜晚,破天佣兵工会仅存的200余人已有一半的佣兵战职者倒在血泊之中。秦毅杀意更浓、他每挥出一剑,卡赞的幻影便会随着他的动作撕裂一名佣兵战职者。

     破天佣兵工会因为秦毅的大杀四方濒临破灭,其中更有无数的战职者在秦毅的刀下死于非命。

     秦毅手起刀落,破天佣兵工会的大本营早已被染上一层赤目的血腥之色。他所到住处、一干佣兵战职者惨叫四起,这些战职者并不是全无反抗之力,只因为秦毅此时的模样实在太过恐怖,这些人甚至连与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更何谈提起手中的武器与秦毅一争高下。

     但凡死在秦毅刀下的人,其中有大半的战职者都是被洞穿心脏,那呈现的伤口无比恐怖血腥、一刀致命。而其余的战职者,秦毅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无不是以最为残忍的手段将之杀害。

     整个破天佣兵工会横尸便地,200多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无数的尸体七零八落的散落在血海之中,其中更不乏一些无头之尸,亦或是缺胳膊少腿的残缺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