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君已陌路
    巴尔托斯城在当前早已化做一片哀鸿遍野的人间炼狱,在秦毅这位“千人斩”不断的冲杀突袭之中,又有更多无辜的生命在断水巨剑之下暴毙而亡。秦毅边杀边进,在那一干前来“支援”的几波战职者靠近之时,他早已无数次杀红了自己的双眼。

     “兄弟们——跟我杀出去!”伴随着前方传来的暴喝之声,秦毅的眼前再度出现三波佣兵战职者,这三队人马直直的拦住了他的去路。秦毅抬头冷眼望着眼前闻讯赶来的一干部众,他手中的断水巨剑正流淌着还未完全干涸的猩红血水。

     “挡、我、者、死!”秦毅一字一顿、字字铿锵,话语之中透着莫大的精神威压朝眼前这一干战职者袭去。而就他准备提刀在眼前这群人中再度大杀一方之时,眼前的战职者群中却直接走出一人。当秦毅的眼神完全集中在这人身上时,他的嘴角不禁挂起一抹轻松的笑意。

     “秦毅老弟,你速速离去,这里的烂摊子暂且就交给我们收拾。”来人正是铁血佣兵工会的托克·杰拉德,以往在护送救济粮曾指点过秦毅一二。他现在已是冲破25阶的“中阶战师”。

     眼前的三波人马除了铁血佣兵工会的成员之外,还有两股与铁血佣兵工会交好的佣兵势力。

     “好!这里就拜托杰拉德老兄为我拖延了。”见杰拉德已然带着无数的佣兵战职者闻讯赶来,秦毅此刻也不矫情。在身后传来的震天喊杀声中,秦毅瞬间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而后径直朝皇城的方向奔去……

     这一干不请自来的战职者待秦毅离去之后当即抽出手中的长刀,杰拉德冷眼望着眼前这些冲将而来的战职者与城镇守备军,口中顿时对身旁的所有人大喝道:“兄弟们,与我一同杀出重围,务必让秦毅老弟全身而退!”

     铁血的所有佣兵战职者在哈里森家族手中蒙难之时都曾受过秦毅的恩惠,秦毅此时有难、他们这帮热血之士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而其他两个佣兵工会与铁血素来交好,他们在巴尔托斯城更是与破天势不两立。此时见破天佣兵工会的大旗已倒,巴尔托斯城又陷入一片混乱,这些人的脑中当即意识到破天佣兵工会大势已去。

     秦毅为这些人出了一口恶气、平复了多年被欺压的不甘,这一干热血的佣兵战职者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沸腾的血液。无数的佣兵战职者与城镇守备军瞬间冲杀在一起,那震天的喊杀声已经响彻巴尔托斯城的每一个角落。

     乱!整个巴尔托斯城已经陷入了无比混乱的状况,所有的佣兵工会为了各自的目的已然在这里掀起大肆的屠戮。巴尔托斯城的各条主干道上,更是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那飞溅的血水、早已将整个巴尔托斯城染成了一片猩红之色。

     无数的佣兵战职者开始从各处闻讯赶来,当得知破天佣兵工会在秦毅的手中完全覆灭之时,停留在巴尔托斯城的所有热血战职者更是主动加入了“屠杀大队”之中。

     有越来越多的热血战职者选择站在了秦毅这一方,而巴尔托斯城的兵力在此时似乎已经远远不够用。与此同时、皇城之中也正调集了大批的精英军队向巴尔托斯城赶去。

     今日、斯塔洛帝国的首都在滔天的杀戮之中变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无数贪婪的佣兵战职者为了高额的赏金完全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又有无数的佣兵战职者打着“正义”的旗号成为了高额赏金的祭品。不论是这一干战职者还是斯塔洛帝国的正规军队,此时都早已杀红了自己的双眼。

     巴尔托斯城哀鸿遍野、响起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直到最后、这些人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目标到底是秦毅还是赏金,他们只是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再次陷入疯狂的屠杀之中。

     在短短不到半日的时间,巴尔托斯城所有的佣兵工会几乎折损了三分之二的人马,更有无数的小型佣兵工会在这场无比夸张的屠杀之中走向覆灭。只是、又有谁能够想到,将巴尔托斯城化为一片人间地狱、让这里所有的佣兵工会自相残杀竟然是一个12阶的“草根战职者”。

     ……

     此时的秦毅早已利用精神空间之中仅存的一个“瞬间移动药剂”直奔皇城而去,他已经在巴尔托斯城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今日是莉娜行刑的最后期限,秦毅已经无法再浪费片刻的时间。

     眼前白芒一闪,秦毅的身体瞬间从巴尔托斯城被直接传送到皇城之外。望着眼前这座气势恢宏、巍峨耸立的雄伟城楼,回想昔日、自己与二公主凯琳从巴尔托斯城一路狂奔至此……

     那个时候、在秦毅的心目中,凯琳身上虽然带着皇族特有的傲慢气息,但她无论如何都会站在秦毅的立场上为他考虑,秦毅也曾与凯琳在巴尔托斯城两度敞开心扉、不醉不归。

     昔日发生的种种秦毅至今仍旧历历在目,或许他从来也没想过,当初凯琳想方设法要让自己进入皇城,只不过是看中了自己身上的“天赋”,凯琳从来没有真正的站在秦毅的立场帮助过自己。秦毅现在甚至怀疑,在先前考虑是否要进入皇城的最后一个晚上,他在酒馆之中扮成服务生屠杀的那两个破天战职者,是否也是由凯琳指使而来的。

     秦毅始终太过单纯,他并不知晓,凯琳竟是一个如此工于心计的人。当秦毅这颗棋子即将脱离她的控制之时,那也就代表着、秦毅这个人活在世上已经毫无意义,他甚至会影响到凯琳接下去的计划。

     巴尔托斯城连夜颁布的“皇家s级任务”以及那些追杀秦毅的精英军队便是最好的证明,秦毅与凯琳之间,已经从昔日的朋友沦为水火不容的劲敌。

     她是高高在上的二公主,她是玩弄权势、工于心计之人,她为了保全斯塔洛帝国的颜面与声誉,只能选择杀掉拥有“鬼手”的莉娜、甚至杀掉秦毅这位“青年奇才”。

     然而、自秦毅主动引入鬼神之力、与第一鬼神卡赞订立“神鬼契约”的那刻起,他早已抛开了心中所有的顾忌,他不可能让莉娜再因为自己而受到任何伤害,哪怕这个伤害莉娜与自己的人是凯琳、是曾经帮助过她的二公主,秦毅也绝对会无条件的站在莉娜这一方。

     “若我执意阻止、你意欲何为?”

     “杀——!”

     ……

     “将他打入天牢,待莉娜的事情告一段落后再行处置!”

     ……

     有些东西,无论你是放开还是握紧,它始终会慢慢流逝殆尽。时光荏苒、恍若白驹过隙,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沾染一丝一毫尘埃……无论是他视作朋友的凯琳、还是视做手足兄弟的剑十三,在这短短的一月时间之中,这些人都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在秦毅的眼中变得物是人非。

     他立于皇城之下,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座气势恢宏却冷如坚冰的城楼,心如死灰。

     秦毅突然感觉到,他与“毁灭之鬼神”卡赞的遭遇竟如此相似。如果三天前自己仍旧拒绝了卡赞、仍旧拒绝了与卡赞订立“神鬼契约”,凯琳会不会真的将自己送上断头台?

     秦毅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有些事,他已经不想再去提及。那过去的一页,能不翻就不翻,若不然、翻落的灰尘还是会迷了自己的眼。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