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邪魔
    不待众人有所反应,秦毅早已利用一个突刺之势再度靠近莉娜一分,他身后浮现的那道卡赞幻影更是将周围这群围拢的人冲击得七零八落。

     他与莉娜之间的距离已不足十步,秦毅再不理会周围这一干不知死活的圣职者与正规军,他直接快步朝莉娜靠近而去。正当秦毅想要伸出手臂一把抓住莉娜的手掌之时,他的眼前竟凭空出现一面散出一片神圣之气的坚硬光盾。

     不仅是秦毅的眼前,莉娜周围的其他三个方向,也分别被这看似无比神圣且坚硬的光盾所笼罩。这四面光盾似乎形成了一张密闭的空间,竟将秦毅生生的阻隔在外。

     【圣光沁盾】只有崇尚光明之力、获得“神之启示”且达到30阶以上的“光明圣骑士”才能领悟的高阶“启示系技能”。

     凝结至纯至圣的光明圣力在前方生成一面巨大的圣光盾壁,盾壁可以吸收部分伤害,并能阻挡目标发起的远程攻击。在“圣光沁盾”持续时间之内,除我方队友之外,敌方无论是战职者、怪物、召唤兽、机器人等均不能通过盾壁。

     前置技能:纯白之刃。

     ……

     眼前这四面圣光沁盾不光生生阻住了秦毅与莉娜二人之间的距离,这四面沁盾更是如dnf游戏中那般正在极力向后推拒着秦毅的身体。与此同时、秦毅的耳畔也瞬间传来光明教廷那四位大主教的声音。

     “你这后生好不识抬举,不光怂恿各大佣兵工会将巴尔托斯城搅得天翻地覆,此间更是在光明教廷之中多行不义。”

     “当初你为了一个‘被诅咒的恶魔’不惜扬言反出斯塔洛帝国,我等只当你是年少轻狂、不知鬼手的恐怖性。但如今看来,你早已与这个‘女魔头’沦为一丘之貉。”

     “多行不义必自毙,秦毅!老夫奉劝你勿要在此再行杀戮,你与这个女子现在已是无法净化的‘恶魔’,这无边的杀戮只会让你二人身上多出一身洗不掉的罪孽。”

     “千不该万不该、你本是斯塔洛帝国人人瞩目的青年奇才,现在却自甘堕落成为‘恶魔的傀儡’。光明教廷若再让你这般妄为横行,有朝一日,你必当沦为整个阿拉德大陆的祸害。”

     这四位刚刚从巴尔托斯城赶回的大主教你一言我一语,他们口中各执一词,话语之中饱含激愤之色。秦毅今日不光亵渎了这四位主教引以为傲的先祖圣像,更是在历来象征着“神圣”与“光明”的教廷之中多行杀戮。

     其他低阶的光明圣职者已经是嫉恶如仇,更何况是这四位德高望重的“光明圣骑士”。当初因为莉娜身上散出的恶魔之气完全掩盖了秦毅身上的鬼神气息,所有这四位主教在一时之间才没有发现秦毅身体的异样。如今秦毅的“鬼手”已然公诸于世、真相大白,无论是“被诅咒的恶魔”、亦或是在光明教廷之中大肆屠戮正义之士,这其中的一条罪名就足够让秦毅灰飞烟灭、永堕万劫不复之地。

     听到身后那传来的苍老之声,秦毅瞬间转过头去。他**着上身、露出身体那一片膨胀得有些狰狞的肌肉。秦毅邪气四溢,眼中散出的两道血芒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四位白袍裹身的“光明圣骑士”。

     “哼哈哈哈……不错!我的确拥有‘鬼手’、的确是你们口中所说的‘恶魔’。这个世上,还有真正的正邪之分么?你们只当我是‘邪恶’的,难道光明教廷就能够代表‘正义’、难道光明教廷便能以‘正义’为借口来摆布他人的命运和生死?”秦毅眼露凶光,随着口中的大声斥骂、他身上散出的濒死邪气却是因此再度浓郁一分。

     “你这个‘邪魔’,现在不过是在强词夺理,但凡是深度感染无可救药的‘鬼手’、理应诛灭。我等虽代表不了正义,但你如今却是一个无比恐怖的‘邪魔’,邪魔——!”

     “不错!自古正邪不两立,秦毅!若你只是一个平凡的战职者,光明教廷自然不会为难于你。但是现在、凭你拥有‘鬼手’这一点便已注定,你已经不能活在这个世上——包括你身后的那个‘女魔头’,也必须永堕九幽炼狱!”光明教廷历来崇尚神圣与正义,这四位主教更是嫉恶如仇、眼中容不得一点沙子。秦毅现在大肆屠戮整个光明教廷,已经让这四位主教无比震怒,他们自当要“以神之名”为大陆扫除罪孽。

     秦毅听此一言,口中的狞笑声却是比先前来得更为狂暴几分。他将手中的断水巨剑与那柄无往不利的血刃示威性的同时陷入地面,口中更如山洪崩渠般对这四位主教厉声喝道:“好一个‘正邪不两立’,在你们这群‘卫道士’眼中,被诅咒之人都是邪恶该死之人、被诅咒之人,都是该永堕九幽地狱之人。但是、你们摆布不了他人的命运、左右不了别人的生死。即便是四位主教今日也要与我为敌,我也必定将血洗整个光明教廷……在你们眼中,既然我已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该死‘邪魔’,那么就让我来做做‘邪魔’该做的事情吧……哼哈哈哈!”

     秦毅不想为自己的立场去争辩什么,斯塔洛帝国现在已有无数的人都将自己视做无恶不作的‘邪魔’。秦毅如今众叛亲离、孑然一身,这个“邪魔”的千古骂名,他早已认了。

     我既为世人眼中所不齿的魔,心中又何必挂着那假惺惺且毫无用处的正义;我既为世人眼中的魔,又何须在压抑心中的黑暗;光明既无法眷顾我这个邪恶的魔,我何不投身黑暗的长河,以这无边的黑暗、笼罩那所谓的光明正义……我既为魔、又何需挂念那无用的善念与仁慈?

     秦毅心中早已认定,无论前方的道路如何艰险黑暗、如何崎岖坎坷;无论自己今天会与多少人成为生死宿敌、无论今后会如何寸步难行。他也一定要从光明教廷之中将莉娜平安的带出去。

     莉娜!是秦毅的一切,是他融入体内的血液,是他毕生的牵绊……秦毅在世一天,哪怕是拼上性命,也绝不容许莉娜受到任何伤害,决、不、允、许!

     “既然如此,我等与你再多说无益,你今日若想带这‘女魔头’走出光明教廷,就从我们四人的身体上踏过去吧!”在四位主教语毕的那一刻,他们斑白的须发皆开始无风而动。周围一干低阶战职者如临大赦般全数退开,皇帝、劳伦公爵与凯琳以及国士府中的众人早已在周围正规军的掩护之下远离了秦毅与这四位主教。

     自眼前这四位主教开始催动圣力之时,秦毅瞬间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似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隐隐流动。当这股力量与他身体挥发而出的鬼神之力产生交融反应之时,秦毅当即感觉身体正传来一阵莫大的不适。

     “神圣之力”与“鬼神之力”自古不可并存。神圣之力代表光明正义、鬼神之力代表黑暗邪恶。毫无疑问、秦毅今天便是那个堪比魔鬼般的邪恶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