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战士
    当光明教廷的一干圣职者看见秦毅那狰狞可怖的“鬼手”之时,这些人瞬间认定秦毅便是一个“被诅咒的恶魔”。场中的所有人在得知真相之后心中无不抱着一股将秦毅除之而后快的想法,但此时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停留在光明教廷的所有人都被一股血腥的恐惧完全笼罩,国士府中的所有国士当前更是没有闲着。

     “该死!怎么回事?身体竟然动不了了?”

     “不好、我体内的战气已经完全无法凝聚。”

     “恶毒妇!你还能凝聚魔法么,我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召唤的能力。”兽老人那低沉的惊愕声也随着国士府中的一干人等瞬间传入秦毅的耳中。

     “不行,我现在已经无法探知到周围任何的魔法波动,我们的身体、好像被人动了手脚!”魔法婆婆似乎也全然失去了感知魔力的作战本能。

     ……

     秦毅见此一幕不禁面露喜色,心中更是连声叫好。炼金术师菲比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在这短短的一个晚上,他竟已利用那些带有剧毒的材料完全禁锢了国士府中所有国士的作战能力,就连魔法婆婆这些与秦毅曾经相近的人也丝毫没有幸免。

     而此时、斯塔洛帝国又哪里还看得到菲比的身影,经过秦毅这么一闹,整个斯塔洛变成了一滩浑水。加之菲比在秦毅的要挟之下用毒“坑害”了整个国士府,此间早已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在昨夜对这一干国士下药之后,菲比已经便利用仅存了一个“瞬间移动药剂”席卷着自己全部的家当马不停蹄的逃离了斯塔洛帝国。

     此时国士府的所有高手无法动弹,单单凭借着光明教廷的一干普通圣职者与其他的普通军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拦秦毅的。

     “不必白费力气了,你们浑身的力量早已被封闭!若不想在此一命呜呼,我劝你们速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秦毅冷眼望着眼前的所有人,他此时每向前踏出一步,整个光明教廷似乎都会随着他沉重的步伐而轻颤一分。

     “像你这样狠毒的‘魔头’,阿拉德大陆人人得而诛之,光明教廷就算与你这‘恶魔’拼个你死我活,也必定要将你从这个大陆上铲除。”

     “不错!光明教廷就算是粉身碎骨,你绝不容许你这个魔鬼再去坑害大陆的其他人!”

     ……

     “哼哈哈哈……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难道拥有“鬼手”之人、都是邪恶的?难道你们这帮‘卫道士’、就完全是正义的?‘恶魔’这个罪名,我秦毅今天也认了。但是、我告诉你们,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有权利去管他人的生死——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由你们、不由阿拉德大陆的所有人!”无比高亢的语气在光明教廷的上空迂回盘旋、久久不散。秦毅右臂一抖,断水巨剑当即被那倾泻而出的猩红血气完全包裹。与此同时、他左臂“鬼手”之上的卡赞符文在更是血芒大作。在无形之间,那些自秦毅左臂喷涌而出的漫天血雾竟他手中直接凝成一柄猩红的血刃。

     秦毅右手紧握断水巨剑、左臂却紧紧拽着那柄以血气凝成的宽阔血刃。在这一刻、他的理智仿佛已经彻底因为杀戮而丧失,秦毅的脑中只记得:今天自己必须要带莉娜平安离开,如果途中有人胆敢阻拦,他必定以手中这两柄长剑将一干拦路者杀个片甲不留。

     秦毅当下已然沦为一个狰狞恐怖的“血魔”,他此刻每踏出一步,劳伦公爵与皇帝、凯琳等人以及国士府中所有暂时失去作战能力的国士便在缓缓退后。在无数人的惊愕与恐惧之中,这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似乎也因此完全拉开序幕。

     秦毅手中的“双刀”每挥出一次,自左手那柄血剑上便会迸出一道气势雄浑的血雾。秦毅自身的生命值虽然因为狂暴而迅速减少,但他当前每杀掉一人,便会有一颗浓郁的血珠自动窜入体内、从而补充自己那直线削弱的生命值。

     彻底激发鬼神之力的秦毅当前就如一匹窜入羊群的恶狼,从他自原地朝莉娜所在的位置冲杀而去的这段时间内,他手中紧握的双刀已让无数拦路的圣职者死于非命。

     无论是断水巨剑、亦或是秦毅左手之中的这柄赤芒血剑,在此刻似乎都已经化作一柄无往不利的神兵。秦毅每前进一步,他眼前的所有圣职者便不自觉的退后两步。整个光明教廷之中血气弥漫,这样的血腥之气好似已经完全掩盖了昔日那挥发而出的神圣之气。

     体内的流淌的鲜血彻底狂暴之后,秦毅的身躯就如玄铁精钢。无论是周围****而来的无数箭矢、亦或是眼前这些圣职者以圣力凝结而成的各种兵刃、还是皇家正规军手中那些长刀阔剑,似乎都已伤不了他分毫。

     秦毅左臂之上的“神鬼符文”光芒更盛,他手中的双刀每斩出一道血雾,便会有更多的圣职者或是皇家正规军在他眼前化作璀璨的血珠,从而补充秦毅消耗掉的部分生命值。

     在他的一路前进之中,秦毅不光让无数的圣职者在他手底下死于非命,哈里森家族曾经围攻剑十三的三大“战魂级”高手,当前已有两位被他毙掉。而昔日在南部溪谷之中大肆追杀秦毅的老匹夫“瞬杀”安迪,他的死状更是极为恐怖,秦毅直接以无匹的鬼神之力崩碎的他的四肢、甚至崩碎了他的整个脑部。

     末日之都派遣而来参加比武大会的查尔斯家族代表见两大高手与“瞬杀”安迪在秦毅刀下双双暴毙而亡,他此刻更是如劳伦公爵一般再不敢上前半步。

     只在片刻之间,光明教廷与哈里森家族便损失惨重。这余下的部分圣职者与皇家正规军队在秦毅的威逼之下只能连连后退,那国士府的一干国士、包括已经退至后方的凯琳与剑十三等人此时无不脸色大变。

     光明教廷之内哀鸿遍野、尸体堆积如山。秦毅便如杀神般踏着脚下这些圣职者与正规军的尸首一步一步靠近莉娜,彻底狂暴之后,此时就算是40阶的战魂也拦不住秦毅,更何况是这些普通的圣职者与军队。国士府中虽有剑十三与魔法婆婆这等高手人物,但现在都遭到菲比的暗算,这些人根本使不出什么技能更够阻拦秦毅。

     秦毅的双眼放出两道赤目得血光,偌大的光明教廷、甚至整个皇城现在竟没有一个人能拦的住他。此时此刻、他便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盖世神魔”,这具顶天立地的神鬼之躯走到哪里、哪里便会有人相继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不到片刻时间,光明教廷之中的所有光明战职者已经死伤过半,皇城与将军府派出的正规军队死伤更是不计其数。若不是受到卡赞加持鬼神之力的负面影响,秦毅此时恐怕早已连升几阶。但饶是如此,在巴尔托斯城杀掉的那些人加之光明教廷惨死的这无数人马,这飞速上涨的源力值早已让秦毅冲破12阶顺利晋升至13阶。

     当秦毅在享受升级的喜悦再度向前踏出几步之后,他与莉娜之间的距离已不足十米之遥。望着周围这些仍旧不知死活而蠢蠢欲动的圣职者,秦毅心中那滔天的杀意却是不减反增。

     “给本宫拦住他!”后方的凯琳再度指使周围的一干正规军队齐齐涌向秦毅,这些人虽早已见识到秦毅的恐怖之处,但此刻并不想让秦毅轻易带莉娜离去。而几米之外的莉娜口中并未有任何言语,他的身体也没有因为这漫天的血雾而走向狂暴。莉娜当前只是怔怔盯着在光明教廷如“血魔”般一路冲杀的秦毅,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仍旧显得如万丈深渊般毫无焦距。

     “哼哈哈哈,挡我者死——!”秦毅**的上身、口中狂暴的狞笑着。他的脸庞仿佛已经彻底扭曲,自那狰狞的左臂之上再度爆出一片赤目的血雾。秦毅眼冒血光、他冷眼望着眼前再度涌出的一干拦住之人,眼眶之内似燃烧着熊熊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