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灭
    卡赞语毕的片刻,不待秦毅在这无尽的疑惑之中再度开口言语,他却猛然察觉自身这僵硬的身体正有一道浩瀚的气息流淌而过,这道“鬼神之力”所经之处,那浑身破碎的骨骼似乎正在迅速拼接重组,就连秦毅自身属性面板上的生命值、也在他的脑中瞬间闪过一连串“+50”、“+61”、“+49”的字样。

     “毁灭之鬼神”卡赞的逆天程度不得不让秦毅为之叹服,他自身的体力似乎正随着骨骼的修复开始缓缓得以补充,原本失去任何知觉的肢体在这一刻好似也完全恢复了活动的能力。

     当秦毅身体之中的最后一条骨骼被鬼神之力完全修复重组之时,他终于忍受不了自脑中散出的这股磅礴杀意。一道压抑已久的力量径直以秦毅为圆心向周围扩散而去,他虽不知道自己当前置身于何处,但秦毅的耳边却能够清晰的听到到周围顿时因为这股力量而传出阵阵崩碎之声。

     现在的秦毅体内不光存有卡赞的本体灵识,连他浑身那碎裂的骨骼也是由鬼神之力重组而成。在毁灭之鬼神的“逆天”本领之下,此时的秦毅仿佛已经完全脱胎换骨,自他身上涌出的那些煞气、是真真正正来自于骨子里的邪气。

     ……

     “二公主!既然魔头秦毅已‘死’,为了斯塔洛帝国的颜面,我想二公主也不会让这个‘女魔头’活在世上,再让她变成第二个秦毅去祸害整个阿拉德大陆了吧!”劳伦公爵将眼神抛向凯琳,他口中自是意有所指:秦毅如今已经灰飞烟灭、尸骨无存,莉娜这个同样拥有鬼手的“女魔头”自然不容许她再活在人世。

     凯琳下意识的向莉娜所在的方向转过头去,她望着那个身体僵硬、瞳孔毫无焦距的女子,心中竟说不出是何种感受。莉娜自三日前被光明教廷的四位大主教以圣力压制之后,她便如先前那般好似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本有的意识,即使是秦毅当前大闹整个光明教廷,她那张苍白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波动。

     或许上天始终都是对这个女子不公平的,她本是巴尔托斯城的佣兵战职者,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卷入帝国的浩荡风波之中。如今秦毅已“死”,凯琳心中虽有愧疚,但眼前这个叫做莉娜的女人,却始终不能活在世上。

     凯琳长叹一声,而后喃喃开口道:“她死后,请将她的尸身与‘奇国士’葬在一处!”

     凯琳现在的意思很明确:为了保住斯塔洛帝国的尊严、挽回斯塔洛帝国的声誉,她不得不选择这样做。她不得不杀掉秦毅、不得不杀掉莉娜……而今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斯塔洛帝国,仅此而已。

     或许、这便是出生在帝王之家的悲哀。凯琳的一生,始终是属于斯塔洛帝国,始终要将帝国的利益放在首位。

     昔日与秦毅在巴尔托斯城的种种过往凯琳至今仍旧历历在目,她脑中仍旧清晰的记得:在巴尔托斯城与秦毅重逢的那个晚上,她们二人在巴尔托斯城的月色之下开怀畅饮、不醉不归,那个时候,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身所有的烦恼,忘记了自己的身上还笼罩着“二公主”这个光环。

     那时、凯琳娇艳恍若出水芙蓉;那时、秦毅意气风发,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拥有鬼手的邪恶之徒……凯琳仍旧记得,当时的秦毅感慨万千、举杯邀月,也正是因为他这看似平常的举动,却在凯琳心中掀起阵阵涟漪。

     “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何来‘对饮成三人’?”

     “你、我,加上月亮,不就是三人了么?”

     ……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纵使凯琳现在心中有千般滋味,她此时也只能将这种痛楚永远的尘封于心中。生在帝王之家,在外人看来,她或许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用然让人觉得她便是不食人间烟火出尘仙子。

     但是、常人又怎么会理解生在帝王之家的悲哀之处,秦毅只为凯琳留下这首《月下独酌》的千古绝唱以及她手中这柄冰冷的断水巨剑。有些时候、她多想如莉娜一般,自己的身上不再笼罩着“二公主”这个高高在上的光环;自己不必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玩弄政权与********上。

     她虽是常人眼中无法触及的二公主、但凯琳始终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即使她已经将自己包裹得无比坚强、甚至是刀枪不入,在有些时候,她始终会流露出女子的那股独有的脆弱。

     “当你翱翔长空的时候,无数的人都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却只有少数人会关心你飞得累不累……!”凯琳径直拨开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她缓步离去,只在众人眼中留下一道无比萧条的背影。

     当她的身影被周围的这密不透风的人群完全淹没之时,拉比与卡尔两位皇子也早已指挥着这些圣职者开始有所动作。一方面、三皇子卡尔指挥着一部分圣职者将体力枯竭的四位大主教送入光明教廷还未崩碎的圣殿之中,而大皇子拉比径直指挥着剩下的所有圣职者瞬间将莉娜擒住。

     莉娜当前早已如凯琳那般心灰意冷,她面色苍白,口中从未有过任何言语。在周围的所有圣职者一拥而上之时,莉娜也再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狂暴之色。

     哀莫大于心死,倘若莉娜的心已死,即使她身上所蕴藏的力量再过强大,在此时也早已无济于事。

     见莉娜自甘束手就擒,皇帝与劳伦公爵在此时都长舒了一口气,包括周围那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帝国正规军心中悬着的大石都已落地。当这一行人开始先后从光明教廷之中撤去、在所有人都迈开脚步退出光明教廷之时,只有剑十三一人还怔怔的站的原地,他眉头紧锁,那两道犀利的眼神始终望着眼前这面崩碎出的漆黑大坑。

     “贱种!走了,你再多看几眼,秦毅小子也活不过来了。”魔法婆婆拉了呆滞在原地的剑十三一把,一向多话的兽老人此时也只是摇头叹息,而后跟随着眼前这一干正规军向光明教廷的外围撤去。

     秦毅的确在众目睽睽之下先后被光明教廷三位大主教手中的“忏悔之锤”击中,以秦毅现在13级的等阶来看,硬生生的吃了这三个40阶以上的技能绝对无法存活。但是、剑十三的心中却隐隐有一种预感,他甚至能够想到:秦毅根本不会就这样死去。

     而就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就在光明教廷的所有圣职者在大皇子拉比的指挥下将莉娜押解之时,自剑十三眼前那面漆黑的深坑之中当即传出一道震天的崩碎之声,整个皇城在此刻再度发生了强烈的震荡。

     当所有人感觉到这股从地底冲上来的强力震波之时,无数准备撤离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纷纷回过头去。在他们回过头的一瞬间,令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场景终于在他们眼前发生。

     随着那响起的震天爆炸声,自那漆黑的深坑之中顿时飞溅出无数的碎石,在那掀起的漫天尘烟之中,众人眼中只能捕捉到一道黑影自深坑中轰然冲天而起。

     凯琳手中紧握的断水巨剑顿时因此不翼而飞,旋即、这道冲天而起的黑影直接冲散眼前围拢戒备的无数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他竟势如破竹般直接向凯琳所在的位置冲袭而去。

     “二公主,快躲开——!”光明教廷其中一位主教率先感知到这扑面而来的无匹邪气,凯琳听到他的声音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却突然感觉脖颈一紧,刹那间、一条狰狞肿胀的鬼手竟死死的挽住她的脖颈,在这股施加的大力之下,凯琳险些直接窒息。

     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濒死之气与漫天烟尘完全散去,众人眼中总算清晰的捕捉到那抹漆黑的身影、那宛如神魔般的高大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