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真正的身份
    “我今天与你割袍断义,我不再是你口中的‘秦毅小子’、你也不再是我心目中的‘剑兄’。从今往后,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我不干涉你的一切,你也无需理会我的死活!”秦毅将手中断裂的衣角径直抛到剑十三的脚下。任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秦毅亲手断去自己衣角的那一刻,他的眼眸中竟划过两串晶莹的泪花。

     秦毅说得如此决绝、更对剑十三做出“割袍断义”之举,所有人心中都已经清楚的明白,秦毅今天拒绝凯琳、拒绝剑十三的劝阻,此时早已吃了称砣铁了心要与光明教廷为敌、甚至要与整个斯塔洛帝国为敌。

     “与这个丧心病狂的‘魔头’废话什么,光明教廷历来崇尚正义,绝不容许那些邪恶势力在自己眼前横行,现在又有将军府的精英军队加上国士府的众位国士,今日必定能够将这两个‘魔头’一网打尽!”劳伦公爵此刻早已暴怒不堪,秦毅此时已经狂妄得了无边际,他不将整个斯塔洛帝国放在眼中更是让一干人等不齿。

     所有人似乎都再未开口言语,空气中那弥漫的浓郁硝烟味道已经清楚的告诉了所有人,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片刻宁静。

     秦毅也再不想与下方的这一干人再多说废话,他将自己的视线直接转向狼狈的莉娜身上,口中只吐出铿锵几字:“莉娜、我带你走!”

     “好……!”莉娜回过头来,那苍白的脸上映着无尽的虚弱。只是一个“好”字,便已经充分向秦毅说明,他与莉娜之间不需任何山盟海誓、更不需什么海枯石烂的承诺,只要彼此心中相信二人,这便已经足够。

     见下方这一干圣职者迟迟不肯退开,秦毅心中涌动的杀意早已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径直从光明教廷那被斩断一翼的先祖圣像上飞身跃下,卡赞所加持的“鬼神之力”在他体内更是显得无比澎湃。

     “光明教廷所有圣职者全部待命——给本宫拿下秦毅!”凯琳如今已经与秦毅彻底撕破脸皮,昔日的情义在此刻仿佛也早已荡然无存。见秦毅当下已经有所动作,凯琳瞬间自原地退后两步闪入了后方的防御圈之中,另一道命令再度从她口中吐出:“国士府的一干人等全部待命,务必擒住此人!”

     “哼哈哈哈……好、好、好,我本无意与你们为难,如今既是你们自己找死,那便休怪我手下无情……卡赞!!尽情的杀戮吧,以这帮‘卫道士’的鲜血,连祭奠你的强大神鬼灵识……哼哈哈哈!”对于凯琳接连颁布的两道“格杀令”,秦毅此时已再不想去理会。他的情绪早已变得无比暴戾,此时只想依靠卡赞所加持的逆天之力大开杀戒、大杀四方。

     随着身体传来的力量变得越发强盛,秦毅浑身那古铜色的肌肉却是变得越发膨胀一分。在众人连连退步的惊愕之中,秦毅上身的“皇家护卫”套装竟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彻底爆碎开来。胸膛那健硕如蛟龙盘扎的强壮肌肉在此刻早已硬如玄铁精钢,那大大小小早已结疤的伤痕在众人眼中更是显得无比狰狞可怖。

     秦毅**着上身,胸膛之上青筋暴鼓。他现在的身躯仿佛已经不再是一个凡人之躯、而是一尊恍若山岳般的“神鬼之躯”,那一头白发上早已沾染了无数的猩红鲜血。秦毅自圣像上方飞身跃下之时,昔日那威严神圣的光明教廷先祖圣像却是在他身后直接崩成无数的齑粉。

     无数的妖异血雾自秦毅暴露在空气中的健硕胸膛一涌而出,彻底与那些游走在他体外的漆黑鬼神之力交融在一起。当他缓步朝眼前的这些圣职者与正规军靠近之时,秦毅的神色也因为卡赞的支配而变得越发疯狂。他的眼中早已失去了任何能够捕捉到得焦距,所有人此时都只能看到那如万丈深渊般的瞳孔中****而出的两道血光。

     “杀——!”不待秦毅彻底靠近,眼前早已涌出几名不知死活的圣职者挥舞着手中的十字架朝他冲来。面对眼前这些人、秦毅当前不退反进,嘴角扬起的笑意尽是狰狞之色。

     许久未降临的“狂暴状态”在当下彻底被秦毅激发,因为鬼神卡赞本体力量的强大加成,秦毅此时更是比先前来得更为狂暴三分。

     眼前这几名圣职者手中的十字架直接重重的砸在秦毅的**的胸膛之上,在胸前传来的阵阵痛痒之中,秦毅当即感觉后背一痒,却是身后再度袭来几名圣职者,竟同时将手中的十字架正正当当砸在了自己的脊背之上。

     “锵——!”

     “锵——!”

     这一干圣职者手中的十字架在完全命中秦毅的身躯之时,竟齐齐发出阵阵金属碰撞的响亮锵锵之声。秦毅的身体就好似玄铁精钢打造的那般,这些普通的圣职者依靠手中这些普通的兵器似乎已经伤不了他分毫。

     在众人的惊愕之中,秦毅身上的煞气却是因为这些人的主动进攻更为浓郁一分。他当前并未出剑,只是按照脑中那道意识的指引直接向眼前这名圣职者伸出自己的左手。而后、秦毅青筋暴鼓的狰狞手掌直接扣住了这人的头部,在他那临近癫狂的笑声之中,一股璀璨的血雾当即自秦毅掌中爆出。这名圣职者还未来得及惨叫出声,他的脑袋已如开瓢的西瓜般在众人眼前轰然爆碎开来,那溅起的脑浆与血水更是让秦毅为之疯狂。

     一枚凝聚的猩红血珠直接混着100点源力值瞬间窜入秦毅体内,他因卡赞而被削弱的生命值当即因为这颗吸收的血珠得到少量的补充。

     秦毅掌中的这团血雾不光将一名战职者的头颅直接爆开,那冲袭而去的血腥之气更是将眼前的一干圣职者全部冲飞出去。

     “杀——!”

     当秦毅体内的杀意彻底弥漫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他左臂之上的那条漆黑袖套也终于包裹不住那臂膀之上严重隆起了扭曲肌肉,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条陪伴秦毅已久的袖套早已化作道道碎布。他隐藏已久的鬼手,在这一刻也毫无悬念的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那狰狞而扭曲的左臂之上遍布着一白一红两种颜色,那十分之二的白色区域代表秦毅已经领悟的“剑魂之力”,而其他十分之八的猩红血色,却是他体内的“鬼神之力”。

     这些强壮但又显得极为不健康得肌肉就好似枯藤一般盘根错节的沿着秦毅的左臂蔓延而上,那高高隆起的皮肤似散出一股无穷的爆发之力。只在顷刻之间、又是一团赤目的血雾自秦毅鬼手的掌中在所有人眼前爆开。

     秦毅极力隐藏的鬼手在此刻终究公诸于世,他现在的模样与状态早已向所有人说明:他秦毅便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鬼剑士”、一个真真正正的“鬼手”!

     凯琳与剑十三等人根据秦毅先前表现出的各种天赋虽早已清楚的了解到秦毅并非泛泛之辈,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秦毅竟然是一位真真正正的“鬼手”。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已经止不住心中的惊愕之色而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而中央位置那个虚弱的白发女子、那个在秦毅心目中拥有最高地位的女子,她那空洞的双眸更是直勾勾的盯着秦毅公诸于世的狰狞“鬼手”。莉娜的脸上虽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但她心中却早已涌出一阵翻腾。在秦毅暴露“鬼手”的那一刻,她也随之回过头怔怔的望着自己扭曲的左臂,秦毅的鬼手似乎比自己的左臂还要来得更为狰狞恐怖几分。

     “杀——!”

     无匹的杀气随着滔天的血气一同自秦毅身上喷涌而出,他**而健硕的上身早已被漫天的血光完全笼罩。这无匹的血气刺激着所有人的嗅觉,所有人似乎都能感受到自秦毅身上挥发而出的这股莫大威压。

     “之前他能为这个‘女魔头’能够抛弃自己的大好前程,我等早该猜测到、此人并不是一个平常的战职者。”

     “既然他已经彻底变成一个‘恶魔’,光明教廷便不能再让他活在世上,与这个女魔头狼狈为奸。”

     “杀了这个两个魔鬼,替天行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