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6章 蹊跷之事
    此次的战斗秦毅虽未受伤,但他却隐隐觉得事情透着几分蹊跷。国士府突然出现刺客一事让他很是费解,直到第二天他将此事告诉剑十三等人之后,秦毅才想到:当日他们三人大闹公爵府,自己与剑十三不光盗取了公爵府中的名酒,而且还在酒窖之下发现了公爵府研究鬼手的秘密。现在会突然出现刺客对秦毅不利,这幕后的主谋很明显就是奥利亚斯。

     秦毅细细想来,奥利亚斯秘密研究“鬼神之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想将这种恐怖的力量用于军事上这么简单?还是说、这个奥利亚斯,根本就是想将鬼神之力作为己用,从而强制让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

     鬼神之力的强大众所周知,这一部分被“卡赞综合症”感染的战职者虽然无比痛恨鬼手,但也有一部分人无比渴望鬼神之力的强大力量,当这股渴望达到无比疯狂难以抑制的地步,这部分战职者就很可能成为为鲜血而疯狂的“狂战士”。

     秦毅眼下只是胡乱猜测,心中并不清楚奥利亚斯的真正目的。如果他真的想以不正当的手段引入鬼神之力,恐怕只能用“丧心病狂”这次词来形容。

     昨夜国士府突然出现刺客的这件事情,秦毅只是告诉了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并未汇报给凯琳。本以为昨晚那个黑衣人被自己击退后,奥利亚斯会收敛一段时间,但谁曾想到、在第二天晚上,奇国士宅中却再度出现一位黑衣人,而且等阶也比昨晚出现的刺客高出了两个点。

     面对奥利亚斯的主动出击,秦毅并没有退避的道理,当这名黑衣人再度出现的时候,秦毅已经不再如先前那般只是击退他,而是拼尽自身的全力将来人斩杀。

     以11阶的水平斩杀22阶的战师,在平常战职者眼中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秦毅依靠dnf系统的赋予以及熟练的游戏技能却能够完成。虽然他自己也受伤不浅,但好在生命值没有完全下降为“0”。

     为了节省自己的补给,秦毅更是学习剑十三先前的“不要脸”行为,死缠烂打的在炼金术师菲比那里讨要了一些恢复药剂。

     国士府一连两晚都莫名其妙的出现黑衣人、而且指名道姓的要对秦毅不利。这幕后主使除了哈里森家族之外,他再无法想到其他人。奥利亚斯对斯塔洛帝国有所忌惮,不敢明目张胆的对秦毅痛下杀手,所以便在暗地里指派刺客进行刺杀行为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秦毅与奥利亚斯似乎已经在皇城之中“开战”,考虑到一连两天都有刺客想要对自己不利。在第三天晚上,秦毅更是拉上了剑十三住进了他的奇国士府。

     秦毅身上虽然有dnf的游戏系统和技能,凭借先前的经验要想以弱胜强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哈里森家族高手众多,要是他们派出一位战灵、甚至是战魂级的人物,秦毅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从容应付,有了剑十三这个“保镖”,他似乎才能彻底安心。

     出乎意料的是,当秦毅和剑十三对奥利亚斯的主动出击有所准备的时候,第三天晚上却没有发生任何动静。奥利亚斯就如同得知准备消息一般、似乎已经知道秦毅今天有剑十三这个帮手,所以刺客也一直没有出动。

     为了谨慎起见,秦毅与剑十三一连几天都住在一个院子之中。在这几天之内,国士府的一切都已经归于平淡,哈里森家族再未对秦毅做出任何不利之事。

     “我看公爵府那些家伙也不会来了,行刺两次都奈何不了你,一个战师还死在你的剑下,他们怎么可能还会来送菜。看来这场架、是打不成咯——!”剑十三打着哈欠,这几天因为秦毅的事情实在折腾得够呛,他已经一连几天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

     虽然这几天国士府中没有发生任何异常,那所谓的刺客也再没有任何行动,仿佛一切都已归为平静,但秦毅始终觉得这件事透着无比的蹊跷,他的心中甚至都能隐隐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

     ……

     七天之后,二公主凯琳再次登临国士府,现在整个皇城几乎都在为劳伦公爵的寿辰做准备,可谓声势浩大。

     哈里森家族作为斯塔洛帝国实力最为雄厚的家族势力,皇城之中自然有不少一部分文武官员人想要与之搞好关系。在这一部分人想要拍马屁的同时,情况也就越发对斯塔洛帝国不利,若是哈里森家族收买朝野、一旦起兵谋反篡权,二公主与皇帝这一方凭借着卑微的兵力与国士府中的众位国士必定不敌。

     而哈里森家族借助这次为劳伦公爵贺寿发起的比武,名为演练切磋、实为试探二公主这一方的实力。根据凯琳的说法,奥利亚斯这个人已经明目张胆的站到了末日之都坎特温的那一方,与坎特温两大家族派出高手成为一组。而凯琳这一方也要派出三名高手迎敌。

     凯琳的名单之中只有秦毅与剑十三两人,哈里森家族想要借此机会给斯塔洛帝国一个下马威,凯琳又何尝不想借助此次以弱胜强的机会大震斯塔洛帝国的威风。

     “奥利亚斯选择坎特温那一方,他必定会选择秦毅作为自己的对手。这个人虽然嚣张跋扈、但等阶修为却并未达到不可撼动的地步,直到近日,奥利亚斯也不过才刚刚突破25阶的水平,如果你能够借助这次机会以弱胜强的话,奥利亚斯估计再也不会纠缠于莉娜,相反、你也能在斯塔洛帝国大震声名。”劳伦公爵的寿宴事小、比武大会事关重大。凯琳目前最为关心的便是秦毅的状态,她已经是不下一次叮嘱秦毅千万不要紧张,只要正常发挥就好。

     秦毅心中却始终不明白一点,阿拉德大陆的“等阶压制”是十分严重的,就算战职者与战职者之间只相差两三个等阶点,都有可能因此产生等阶压制。如果等阶相差了超过10阶以上,其中的等阶压制自然变得无比严重。

     虽然秦毅身上拥有dnf的游戏系统,也勉强能够借助技能的巧妙性以弱胜强,但要他在一时之间与自己相差10级的对手较量一番,秦毅难免还是会感觉到吃力。

     更何况、秦毅并未将自己拥有dnf游戏系统和技能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在常人眼中,以秦毅现在卑微的等阶根本无法越过10阶的等级压制与奥利亚斯对抗,只是、凯琳对此似乎信心满满,她似乎极为相信秦毅一定能够创造奇迹,如果在比武大会的众目睽睽之下挫败奥利亚斯,公爵府必然会有所收敛。

     秦毅不再纠结于此事,思维再次转换到“刺客”这个词语之上,他本想现在直接告诉凯琳奥利亚斯意图不轨,但秦毅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腹中。眼下劳伦公爵的寿辰迫在眉睫,凯琳或许已经够烦心的,秦毅此时说出他与奥利亚斯之间的明争暗斗,恐怕还会火上浇油。

     在这七天之中,秦毅遵循大皇子拉比的嘱咐,在莉娜接受净化的这段时间内并没有踏入过光明教廷半步,眼下他与剑十三白天练剑、晚上喝酒,秦毅早已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比武大会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