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章
    秦毅斩杀德里克、以生锈的武士刀将哈里森家族的残影剑掉包,加之莉娜现在让罗宾逊的军团全军覆没,这任何一条罪名都能让秦毅和莉娜二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罗宾逊当下已经将体内所有的战气都催发而出,若是放过莉娜虚弱的这次机会,恐怕他自己也难逃一死。开天斩这门武技已经被罗宾逊修炼得炉火纯青,他在原地缩地成寸,迅速发起两道刚猛的滑斩之后,罗宾逊借着滑斩的冲击之势,身体在离秦毅和莉娜二人不足三米的距离内冲天跃起。身上的霸体红光在此刻显得格外的耀眼,配合着浓郁战气汹涌的透出体外,秦毅当即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罗宾逊散出的这股压力所笼罩。

     “你们两个,去死吧——!”罗宾逊的面色已经由阴沉变为了狰狞可怖,透出体外的战气完全涌向他手中的巨剑之上。紫色稀有级的巨剑受到战气的加持也泛出道道足以撕碎空气的白光,在罗宾逊的狰狞暴喝声中,他以双手将手中的巨剑高高举过头顶,整个身体带起一股力劈华山之势。秦毅见此状况心中大呼不妙,莉娜似乎也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危险气息。

     若是中了罗宾逊全力发起的一击开天斩,秦毅和莉娜两人恐怕会没有任何悬念的死在这里。而就在千钧一发、秦毅苦无对策的时候,莉娜却无比迅速的转过手中的蛇形血剑,原本三米余长的血剑在莉娜手中瞬间化做一条剑鞭,暴喝声与破空之声一并传来,秦毅只看到自己的眼前闪过一道猩红的血光,他突然觉得自己腰身一紧。

     定睛望去,却是莉娜手中的剑鞭直接缠住了他的腰身,并且快速的收紧。正在他对莉娜此番动作迷惑不解的时候,秦毅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在莉娜右臂使出的一股大力之下,秦毅的身体直接脱离了地面,被这条剑鞭如钓鱼般直接甩向了半空中,莉娜回过头望着半空中被剑鞭束缚住的秦毅,苍白的脸上似乎闪过一道凄美的微笑,秦毅心中猛然一惊,他的身体已然被带入了空中,秦毅只听到莉娜毫无生气的吐出几个字后,自己的身体便直接被腰间缠绕的剑鞭给远远的甩了出去。

     “逃出去……报仇!”耳边呼啸的风声迅速淹没了莉娜毫无生气的声音。

     在下一刻,秦毅总算明白莉娜为何要这样做,她或许是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不多,已经没有能力再去与28阶的罗宾逊相抗衡,所以在千钧一发之际,莉娜以身体最后一丝力量将秦毅的身体直接甩向了巴尔托斯城的城门之外。

     只要秦毅落入南部溪谷之中,破天和哈里森家族这两伙人再想抓住他就会变得十分困难,毕竟南部溪谷就如同一个危机四伏的迷宫,里面大路交错、小路万千,还有无数植被和树木的掩护,想要在南部溪谷中找一个人,却似难如登天。

     而莉娜这么做的后果,便是她自己很可能会死在这里。秦毅因这股大力而飞入空中的那一刻,他眼见罗宾逊手中的巨剑在半空中接连幻化出无数道纯白的剑光,在无比浓郁的战气包裹之下,那些已经实质化的剑气包裹着他手中的巨剑无比迅速的朝莉娜所在的位置斩下。

     “莉娜——!”在无数道剑影向莉娜斩下的片刻,秦毅心中的无奈和悲痛一并爆发,莉娜在最后一刻以身体残存的狂暴之力将秦毅远远的朝南部溪谷甩了出去,而她自己却结结实实的挨了罗宾逊这全力发出的开天斩。

     秦毅的眼眶越发湿润,他的视线模糊的看见在罗宾逊落下开天斩的那一刻,这条早已颓废不堪的街道再次发出一连窜的崩碎之声,无数的扬尘和碎石直接掩盖了莉娜,在那漫天的烟尘之中,莉娜那漆黑的身影因这股庞大的剑气冲击当即倒飞出去十几米远的距离。

     在耳边划过的风声之中,秦毅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莉娜最后使出了身体的全力将秦毅朝南部溪谷的方向甩了出去,由于这里距离南部溪谷本就没有多长的距离,加之莉娜狂暴之后各方面属性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所以秦毅的身体在空中直接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越了巴尔托斯城的城门。

     在进入南部溪谷的那一刻,秦毅已然脱险,但他的眼眶早已因悲痛而被晶莹的泪珠给填满,视线之中也是一片水雾。莉娜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开天斩,现在恐怕早已魂归阴曹,而秦毅现在就算能够脱险,对他来说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耳边的呼啸的风声告诉秦毅,他此时还没有降落到地面之上,可想而知,刚才莉娜将自己甩飞的时候动用了多么强大的力量,无数的泪珠自他的眼眶滑落,脑中那些残破而模糊的画面却再度变得清晰。

     铁血佣兵工会、莉娜、马尔斯、艾德文,这些让秦毅在异界之中感到一丝温暖的人现在皆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此时竟显得无比清晰。然而,这一切的美好和谐,都被破天佣兵工会所破坏,若是没有破天,马尔斯的艾德文便不会死;若是没有破天,莉娜此时也不会陷入九死一生;若是没有破天,秦毅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狼狈的境地。

     仇恨、愤怒、无奈、悲痛、绝望就如打翻的五味瓶一般完全填满了秦毅的身体,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好累,这五种负面情绪在秦毅的心中化作了一股无名怒火,似乎将他本以虚弱异常的身体燃烧殆尽。

     在身体急速下降的同时,秦毅终于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睁开了双眼,此时他已经处于南部溪谷的上空,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之后直接朝南部溪谷的大山丛林中掉了下去。

     “不灭破天——我秦毅今生誓不为人!”

     “不灭破天——我秦毅今生誓不为人!”

     “不灭破天——我秦毅今生誓不为人!”

     秦毅悲痛欲绝,他的声音包含着无尽的仇恨和暴怒,在身体自空中急速下坠的那一刻,他强行支撑的最后意识也彻底离秦毅而去。如宣誓般的声音夹杂着对破天佣兵工会无尽的仇恨在整个南部溪谷中回荡开去、久久不散。

     秦毅的身体直接从空中坠落而下,南部溪谷中接连传出树枝“嘎吱”“嘎吱”断裂的声响,定睛望去,却是秦毅早已昏迷的身体直接挂在了一颗巨树的树梢上,由于不堪承受他的体重,树梢上细小的树枝断裂之后,秦毅的身体再度朝下坠去,再度挂在了一条粗壮的树枝上。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的眼皮终于微微颤动了一番,疲惫的睁开双眼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各处都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睁开眼睛之后,秦毅终于看清自己的身体竟然挂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此时天色已经陷入了一片昏暗,若不是天空中那轮狡黠的明月勉强照亮了周围的环境,恐怕秦毅还会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

     身体传来的刺鼻血腥味让秦毅微微蹙眉,当他挣扎着想要从树杈降落到地时,秦毅这才发现,树底下竟然有好几颗闪烁着绿光的光点,这些光点如绿色的宝石一般向外放射着妖异光芒,虽然光芒不是很璀璨,但是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之下,秦毅仍旧能够看得清清楚。

     直到他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在树杈上勉强坐起自己的身体时,秦毅才看清楚,树底下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光点,而是几头魔兽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