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6章 斯塔洛帝国
    听闻秦毅激愤一言,奥利亚斯先是一愣,而后笑道:“难怪二公主如此看重你,连我都忍不住想要佩服你的勇气。不过、你与那个叫莉娜的女人让我在巴尔托斯城颜面尽失,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此时要我罢手,除非——你死!”奥利亚斯面部的狰狞之色一闪而过,双方似乎已经到达剑拔弩张的地步。

     看他的表现,秦毅心中已然得知,莉娜和铁血佣兵工会的其他战职者必定在哈里森家族手中,想必此时正被奥利亚斯囚禁在将军府的某一个地方受苦。

     仇人近在眼前,秦毅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伸手一把揪住了奥利亚斯的衣领,而后恶狠狠的道:“有什么事,就冲我来!要是你敢动莉娜一根寒毛,我就算拼死也要拉你陪葬。”

     “诶?奇国士何必这么大火气,早就知道你武技出众,还能无视等阶的压制。像奇国士这般的青年高手,我又怎么敢动你的心上人呢?不过,我还是要奉劝奇国士一句,皇城不是巴尔托斯城、更不是南部溪谷,你还能不能如先前那般幸运,我就不得而知了!”奥利亚斯一把甩开秦毅揪住他衣领的双手,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一起、似要直接喷出火花将对方燃烧殆尽。

     秦毅当下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滔天怒火,他恨不得直接在此将奥利亚斯斩碎。秦毅正欲拔剑,耳边却突然传来凯琳的声音,他拔剑的动作也被迫停止。

     “奥利亚斯子爵!奇国士先前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本宫代为赔罪。二位既然都是我国举足轻重的人物,自然应该团结一心、同气连枝才是!”凯琳和颜悦色,已然化解了秦毅与奥利亚斯双方的针锋相对。

     奥利亚斯瞥了秦毅一眼,而后向凯琳转过眼神道:“既然二公主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再为难奇国士。那我奥利亚斯就在这里预祝奇国士在斯塔洛帝国步步高升、加官进爵。”而后,奥利亚斯大笑扬长而去,以他傲慢的程度看来,似乎根本连凯琳这个二公主也不放在眼中,一个小小的子爵,竟然能够对二公主无礼,这个哈里森家族,到底是什么来头。

     【子爵】斯塔洛帝国的爵位之一。爵位由高到地依次分为:皇家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

     ……

     “秦毅,他便是哈里森家族的独生子奥利亚斯,哈里森公爵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日对他纵容过度也实属正常,不过,刚才他对你的说话,你可千万不要耿耿于怀。”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子爵,竟然连你都不放在眼中,这个‘官二代’未免也太过嚣张,难怪能在巴尔托斯城对铁血大动干戈。”秦毅心中怒火难平,明明知道莉娜此刻就被困在将军府中,他却苦于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放任仇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我曾对你说过,只要进入皇城,这其中的一切缘由你都会明白,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到国士府中我将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你。”

     秦毅当即转过头望着眼前的凯琳,他心中对于哈里森家族与斯塔洛帝国的确充满着巨大的疑惑,如果不能彻底摸清哈里森家族在帝国所拥有的势力,秦毅只凭性子莽撞行事的话,其中必会生出一些事端。

     秦毅与凯琳通过东面的传送阵回到国士府中,皇家战职者早已在国士府中的一座宅院上为秦毅挂上了“奇国士”的匾额,二人双双进入“奇国士宅”中。凯琳对于秦毅似乎已经不想再做任何隐瞒,他此刻已然决定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全盘告诉秦毅。

     而正当凯琳即将开口时,剑十三也不知从哪里直接钻了出来。见到凯琳和秦毅的时候,剑十三的脸上瞬间冒出一阵尴尬的笑容:“原来二公主也在,那个恶毒妇将我的宅院毁去,我只是过来歇个脚。你们聊,当我不存在就行,哈哈哈!”

     秦毅虽然满脸黑线,但他此刻也顾不上剑十三了,而是将视线转向凯琳。从凯琳的口中,秦毅似乎已然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种种缘由。

     哈里森家族的地位势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秦毅想象的范围,“劳伦·哈里森”、也就是奥利亚斯的父亲,他不仅坐拥是斯塔落帝国“皇家公爵”的称号,更是斯塔洛帝国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此人当年也是一位充满着传奇色彩的人物。

     三十年前,劳伦与凯琳的父亲、也就是斯塔洛帝国现在的皇帝是八拜之交、不是兄弟亲如兄弟。三十年前凯琳的父亲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热血战职者,并未坐拥江山。当时的斯塔洛帝国昏庸不堪,外忧内患,皇帝的残暴不仁导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在这个时候,劳伦公爵已是斯塔洛帝国年轻的少将,他与凯琳的父亲惺惺相惜,亲如手足。二人因不满皇帝的昏庸无道,而后在斯塔洛帝国与附属地“坎特温”集结大批的热血战职者揭竿起义,依靠坎特温两大家族的势力支持,劳伦与凯琳的父亲在历经五年的战乱厮杀之中,从坎特温一路摧枯拉朽、杀入皇城,从此推翻****。

     数年之后,斯塔洛帝国未被剿清的余孽意图谋反,他们集结大批的战职者意图攻入帝都,夺回江山社稷。凯琳的父亲在那时候已在斯塔洛帝国登基为帝,在“斯塔洛帝国二次暴乱”事件之中,凯琳的父亲联合劳伦等人御驾亲征,将攻入帝都的叛乱者一路追击至南部溪谷准备一举歼灭。

     可谁又能料想到,所有发动叛乱的战职者在进入南部溪谷的第三日完全失踪,劳伦与凯琳的父亲皆认为这不过是叛乱者使出的阴谋诡计。凯琳的父亲当年骁勇善战,为了巩固斯塔洛帝国的势力,他更是悉心栽培膝下的两位皇子。在“斯塔洛帝国二次暴乱”之中,这位斯塔洛帝国的皇帝更是将两位十岁大的皇子带上了战场,意图借助这次机会将之好好锻炼一番。

     在三日的搜寻之中,他们的部队竟在一个隐秘的洞窟之中发现了所有叛乱者的尸体,当时的情况惨不忍睹,万余军队横尸当场,无一幸免。在搜寻的第五日,两位皇子皆在南部溪谷中莫名暴毙而亡,包括劳伦与凯琳父亲带领的所有军队,皆莫名奇妙的在森林之中死于非命。斯塔洛帝国皇帝一日之间痛失两位皇子,直欲自尽当场,是劳伦公爵拼死将他从南部溪谷中带回巴尔托斯的皇城之中。

     二次暴乱事件平定之后,凯琳的父亲身患重病,两年之后大病初愈,第三年,第三位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大皇子“拉比”出世,第二年二公主“凯琳”出世,第四年,皇后在痛失皇子的郁郁寡欢之中难产而死,只留下三皇子“卡尔”。

     前两位皇子皆死于南部溪谷,皇后也间接亡命于南部溪谷的怪异事件之中,皇帝认为这是南部溪谷之中蕴藏的诅咒。从此他禁止自己的子女和皇族的所有成员涉足于南部溪谷。早先的凯琳并不知道斯塔洛帝国的前身还有发生过这些事情,皇帝也只是告诉他母后死于难产,直到凯琳得知“诅咒”一事后,才彻底将这一切的事情摸得清楚。

     南部溪谷一直是斯塔洛帝国所有战职者的历练之地,凯琳与拉比还有卡尔三人皆属于皇室正统血脉,自然不能踏入南部溪谷半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流传变迁,这个诅咒也被所有人当成了皇室成员的禁忌。只要是皇家的成员踏入南部溪谷,皆会死于诅咒,而早先那个吞噬数万条性命的洞窟,也早已在南部溪谷中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