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章 眼前的情势
    怪不得凯琳的等阶一直停留在6阶的水平,原来她根本不能踏入南部溪谷半步。还有早先那些对秦毅发起追杀的军队,他们之所以要打扮成普通战职者的模样,也是因为顾及到南部溪谷之中的诅咒。细细想来,这个传说中的“诅咒”倒是分外奇怪,南部溪谷之中就好像蛰伏着一个恐怖的幽灵,它专挑帝国之人下手。

     秦毅慢慢咀嚼着这些事情,似乎一切都已经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凯琳的父亲成为斯塔洛帝国的皇帝,当年随他出生入死的劳伦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斯塔洛帝国的皇家公爵、官封一品大将军,手握重权。

     凯琳的父亲当年与劳伦亲如兄弟、不分彼此,但在接下来的这二十年之中,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似乎也早已变质。哈里森家族成为斯塔洛帝国势力最大的一个家族,家族之中掌控着斯塔洛帝国的所有兵权,倘若他们借此发动兵变,斯塔洛帝国必定会衍生出“三次暴乱”事件,从而毫无悬念的沦陷。

     皇帝虽然早已清楚哈里森家族意欲篡逆,但也只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而直接导致奥利亚斯这个“官二代”越发嚣张跋扈,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能够将二公主也不放在眼中的缘故。

     若在此时收回劳伦手中的兵权,无疑是在逼他早日谋反篡权。现在的斯塔洛帝国,有十分之九的兵力都被哈里森家族牢牢掌控,而余下的十分之一,却远远不能与之为敌。为此、斯塔洛帝国不仅扩大了光明教廷的势力,而且还在凯琳的领导之下成立了现在的“国士府”。皇室正统血脉因为诅咒不敢踏入南部溪谷历练提升实力,凯琳就只能依靠国士府开始收拢人才,在这几年的发展之中,国士府中已有上千高手。

     秦毅之所以能够具备资格进入国士府中成为“奇国士”,不光是因为他自身拥有dnf游戏中的技能,还因为他早先在地下决斗场中以弱胜强斩杀埃文,随后又以8阶的实力越阶斩杀20阶的战师德里克,又在巴尔托斯城一战之中歼灭300余名追杀的战职者。

     凯琳曾一度以“黑袍人”的身份在暗中观察秦毅,想亲眼验证一番他身上是否真的具备特殊的能力。秦毅先前因为鬼神之力的暴走,的确力量大增,就在这样的误打误撞之下,凯琳发现秦毅不仅技能颇为奇特,而且还是一位能够跨阶对敌的“奇才”。在如此紧要关头,秦毅又恰逢哈里森家族掳走莉娜和铁血佣兵工会的其他战职者,凯琳借此顺水推舟,秦毅便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斯塔洛帝国的奇国士。

     当然,凯琳并未将这一切的事情完全告诉秦毅。秦毅自然也不能知晓,他进入国士府这件事情,原来凯琳是大费周章。

     哈里森家族现在如日中天、手握重权,一旦兵变,后果将不堪设想。此时不光是公主皇子、就连皇帝也要让他们三分,国士府和光明教廷虽然也已经在这几年中建立起自己的一番势力,但要凭借着如此悬殊的力量与哈里森家族手中的重兵相抗衡,只怕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当得知这其中的一切缘由之后,秦毅不禁觉得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他只以为:凯琳既是斯塔洛帝国的二公主,只要她一句话就能让哈里森家族收手放人,但现在看来,别说是凯琳、就算是皇帝恐怕都没有那个能力。

     “哈里森家族拥兵自重、想要谋反篡权似乎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国士府和光明教廷现在发展得这么迅速,哈里森家族想必也早已清楚帝国有心防备他们。”秦毅现在不难看出,国士府的成立与光明教廷的迅速发展,完全是在防备着哈里森家族的兵变,在近几年之中,这两大组织的迅速崛起,也很难不引起劳伦公爵的注意。

     一贯沉默的剑十三在此时也开口道:“小子你想得太简单了,哈里森家族就算手握重权,在一年半载之间也不敢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况且现在还有国士府和光明教廷,他们自然不敢乱来。但是我听说,哈里森家族与‘末日之都坎特温’的那两股家族势力素有来往,如果这三个家族联合起来,恐怕到时候他们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末日之都坎特温?”秦毅脸上略显疑惑。

     凯琳微微颔首,口吃轻启继续道:“坎特温原本只是斯塔洛帝国的一块附属之地,当年与父皇出生入死的那两个家族也在那里拥有自己的封地,只是在近几年来,哈里森家族和这两个家族已经变质,这三股势力联合起来意欲反出斯塔洛也不是不可能。”

     “单单凭借国士府和光明教廷,要想与这三大家族抗衡,似乎完全不可能啊!”剑十三叹道。

     秦毅的拳头在不自觉的握紧:“这么说,要想让哈里森家族放出莉娜和铁血佣兵工会的战职者,也完全不可能了?”

     “小子干嘛说丧气话,这帮人在斯塔洛帝国虽然一手遮天,但也不代表着你全然没有希望!”见秦毅的情绪此刻逐步转向失落,剑十三也在一旁安慰到。

     凯琳在此刻站起身,在离去前最后将目光聚集在秦毅身上:“听说你先前盗取了破天佣兵工会献给哈里森家族的‘残影剑’!若想要在皇城立足,必定要缓和你与奥利亚斯之间的关系,所以‘残影剑’不得不完璧归赵,你我也能借此机会,探探奥利亚斯的口风。”见秦毅似乎有些萎靡不振,凯琳语毕后也就此离去。

     剑十三将手中的酒壶递给秦毅:“萎靡不振、倒不如一醉解千愁!整个斯塔洛帝国现在都是站在二公主这边的,所谓民心所向,要从哈里森家族手中救几个人出来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现在总算明白,奥利亚斯为什么能在巴尔托斯城嚣张跋扈了,现在连皇帝都忌惮他们三分,这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秦毅现在无比郁闷,他可是将哈里森家族和破天佣兵工会给彻底得罪了。当初在巴尔托斯城的一战让他们颜面尽失,此时就算归还残影剑,恐怕哈里森家族也不会善罢甘休。

     剑十三不以为然道:“我说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你难道还不明白二公主的用意么,要我说你现在就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就跟二公主前往将军府赔个礼、道个歉,装个孙子!”

     秦毅咬紧牙关,一提到“哈里森”三个字他就已经腾起滔天的怒火,更别说现在要自己去跟那帮卑鄙的家伙道歉。“残影剑”秦毅这辈子都没有打算要归还过哈里森家族,此时虽然身在皇城,秦毅心中却有一种走投无路、无可奈何的感觉。

     “要我跟那帮混蛋卑躬屈膝,做梦!”秦毅郁闷的灌下一口酒。

     剑十三凑近秦毅:“我说你这小子是榆木脑袋啊!哈里森家族不放人,你不会自己去将军府把人给弄出来么?明天就是一个机会,二公主既然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想必明天也只是借着‘赔礼道歉’之名带你去熟悉一下地方罢了。不过你小子还真有点能耐,等阶又不高,身上又没有什么极品装备,竟然三番五次戏弄哈里森家族,真是让人大快人心,哈哈哈!”

     剑十三的话似乎点醒了秦毅,他猛然感觉到,哈里森家族虽然权大势大、又是斯塔洛帝国的皇家公爵,可事情也并非自己想象那么难做。现在的斯塔洛帝国,似乎已经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哈里森家族、一派便是皇帝。如果哈里森执意不肯放人,秦毅自己也可以潜入将军府把人抢出来。

     “对啊!剑兄,我怎么没想到啊!”秦毅脸上的阴霾之色一扫而空。

     “你傻呗,来,喝酒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