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正邪一念间
    此时想通了,秦毅不禁觉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如果自己一直无法领悟“剑之灵力”,那便利用转职来摆脱鬼神之力,这两种办法都能够压制鬼神之力。

     鬼神之力对自身的妨碍暂且解决,秦毅现在的顾及就只有破天佣兵工会所施加的压力。望着手中造型如砍刀般的残影剑,估计哈里森家族也早已察觉到神器装备被人掉包,如果破天借此机会扇风点火,将掉包残影剑的矛头一并指向自己,破天和哈里森家族这两股势力融合在一起,必定会是衍生出一场不小的麻烦。

     不过残影剑现在已经落入秦毅之手,哈里森家族就算再恼火,秦毅不想交出去、他们也不可能失而复得!从干掉德里克的那时起,秦毅的立场已经被划分明确,破天和哈里森是当前的劲敌,斯塔洛帝国估计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所,现在只能快速的逃往赫顿玛尔,去到那个秦毅熟悉的游戏世界。

     只是,要怎么去赫顿玛尔?这看似简单的做法在现在却成为了一个大问题,破天这帮杂碎现在用下三滥的手段在这里堵门,秦毅一旦出去,他们没有了战魂级高手的顾及,必定会让秦毅死无葬身之地,哈里森家族同样对秦毅虎视眈眈,估计在下一步也会随着破天所有动作。

     秦毅心中深知家族势力在整个帝国中的影响,破天和哈里森家族一人一口唾沫估计都能江秦毅淹死,现在除了跑路之外,他已经别无选择。秦毅一旦从斯塔洛帝国逃脱,破天和哈里森家族一定会将矛头指向铁血佣兵工会,到时候就算抓不到秦毅,铁血佣兵工会也会因为秦毅而遭受池鱼之灾。

     秦毅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情义两难全”,铁血佣兵工会跟他虽没有太深的渊源,可要说秦毅不在乎那个工会,这必定是骗人的,况且莉娜还不止一次的救过他。在秦毅初到异界落魄的时候,也多亏了莉娜,他才没有饿死街头,且不说秦毅现在无法从斯塔洛帝国全身而退,就算他真的能顺利到达赫顿玛尔,估计心中也不忍看到莉娜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

     一个问题解决了,另外一个问题又接踵而来,秦毅在无法两全其美之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不是神人,也不是春哥,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还去管别人干什么,眼下还是好好想想如何逃出破天和哈里森家族这两股势力的魔爪,离开斯塔洛帝国才是。

     现在秦毅并不属于主动的一方,破天佣兵工会占据了大部分的主动权,对于秦毅一直躲藏在战魂老人的宅院之中,他们也并不是束手无策,一连几天下来,这座宅院的大门前都被安插了破天的眼线,而第四天上午,破天佣兵工会的所有战职者似乎已经没有继续等待的耐心,他们已经开始有所行动。

     这天,秦毅刚刚醒来,天色大亮之时,他便已经在自己的房间内听到了院子外传来的声音。破天佣兵工会安分了几天,今天似乎已经变本加厉,即使相隔了这么远的距离,秦毅依旧能够听到院子外传来的嘈杂叫嚣。

     “秦毅,你给我滚出来,不要再当缩头乌龟了。”

     “秦毅,你这个杂种,有胆子杀了我们少爷,就没胆子承担么。”

     “秦毅……!”

     ……

     诸如此类的谩骂声如惊涛骇浪一波接着一波传入秦毅的耳膜之中,他虽然不会如其他人那般极度愤怒,但破天那帮狗东西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骂他,秦毅心中难免也有几分不爽。

     老人在几日前曾经警告过破天佣兵工会让他们不要在此喧哗,而今日却变本加厉,秦毅心中很难不想到,这些杂碎今天这么放肆,是不是想在这里搞一些什么大动作,不然他们不会不顾忌到战魂的颜面。

     秦毅想到这里,刚刚踏出房门的他便遇上了迎面走来的老人,老人一贯喜欢安静的环境,若是换做平日,破天这帮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这般吵闹,他早已废去了他们的等阶修为,只是今日,连这个战魂级的强者心中,似乎也有顾忌,所以破天这帮人才敢在院子外这样叫嚣。

     秦毅知道这一切的事情皆是因他而起,老人与他非亲非故、自然没有帮他脱险的责任,告诉了秦毅压制鬼神之力的办法已经是老人的极限,现在破天的这些人还需要秦毅自己去面对。

     正当秦毅想要问问外面的情况时,老人却比他先一步开口道:“你已经不能呆在这里了,这七日下来他们皆碍于老夫从而不敢为难于你,只是现在看来,你的处境已是水深火热。城镇守备队应该很快就会到达这个地方,他们对你的通缉令已经贴满全城,现在的巴尔托斯城关于你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在他们眼中,你已插翅难逃。”

     “通缉令?”秦毅对这三个字倍感疑惑。

     老人叹息一声,继续道:“破天与哈里森家族素有来往,借助他们的家族势力对你发起通缉也在预料之中,哈里森家族既然已经动用了帝国的兵力,我想你也不能再呆在这个地方了,老夫纵有一身修为,却也不敢轻易与帝国为敌。”

     秦毅点点头,老人已经将话说的很清楚,事情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哈里森家族在察觉到残影剑被人掉包之后,破天迅速与之联合起来,哈里森以在斯塔洛帝国的家族势力对秦毅发难,不但是为了给德里克报仇,更想让残影剑失而复得,挽回哈里森家族的颜面。

     既然哈里森家族已经出动了帝国的军队,秦毅也自然不敢再呆在这个地方,踏出一步即使是千刀万剐,秦毅现在也没得选择。他向老人微微施了一礼,以报答老人指点剑之灵力的恩德后,大踏步直接朝院子外走去。

     秦毅心里能够想到,当自己推开门走出院子的那一刻,破天佣兵工会所有埋伏的战职者一拥而上,迅速将自己粉身碎骨,只是,秦毅刚刚走出一步,却被身后的老人叫住,老人微笑道:“你现在出去,必定粉身碎骨!”

     老人这样说,秦毅瞬间感觉心中游戏,莫不是他临时改变主意,想要帮自己一把?但是老人接下来的举动却让秦毅失望了,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件漆黑的长袍直接递给秦毅:“穿上这个,从后门走吧,那里的防卫较为松懈,也没有破天的眼线!”

     秦毅有些失望的接过长袍,直接披在了自己身上,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掩盖于黑袍之中。他根据老人的说法朝后院走去,妄图从后门离开,直奔赫顿玛尔,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在拉开后院这道小门的时候,秦毅不禁再次回过头问道:“老前辈,你说我身体的那股气息,到底是不是邪恶的力量?”秦毅很想知道,鬼神之力在其他人眼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义,自己今后会不会因为鬼神之力的暴露而被人当成魔鬼一般的存在。

     老人苍老消瘦的面容上古井无波,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见秦毅有此一问,他也答道:“力量本没有正邪之分,是正是邪,只在使用者的一念之间……就如老夫先前告诉你的那般,剑可为杀,亦可为护,能够决定正邪的,也只有驭剑之人。”

     “力量没有正邪之分,正邪也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秦毅默默记住了老人最后的这句话,他没有半分犹豫的直接拉开眼前的小门,离开了老人的院子。这么多天了,老是这样躲着也没有办法,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束手一搏,兴许自己还能有机会冲出重围,逃往赫顿玛尔。

     在秦毅离开院子的那一刻,老人那古井无波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意,他在院中负手而立,口中喃喃说道:“小丫头,你既已蛰伏这么久,若是此人真的天赋异禀,你也该亲自出马!现在他已捅出天大的篓子,在破天和哈里森两股势力之下性命堪忧,或许还会死无葬身之地……罢了罢了,此等琐碎之事,老夫也早已不想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