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摆脱狂暴的方法
    此时看到“开天斩”这门需要以战气出体为前置的技能,秦毅瞬间便想到当时在铁血佣兵工会对自己和莉娜发难的20阶战师德里克,那时候若不是这个老人喝退了破天,恐怕他和莉娜都得丧命于开天斩之下。

     不过,秦毅对这些武技可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自己本身拥有dnf游戏中的鬼剑士技能,且不说他看不懂这些武技的修炼之法,就算懂得上面的文字,恐怕也没那个兴趣修炼。

     再次翻看了几本武技之后,秦毅发现这里摆设的几乎全都是5阶到20阶的剑士基础技能,并没有什么其他类似于绝世功法之类的东西。从这些剑士的武技功法和四周摆满的长剑来看,秦毅也不难断定这位老人是一位剑士。

     虽然这里陈列的武技没有图书馆的数量那么多,但也不难看出,这位老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武痴,也许是不想被外人打扰,他才会大费周章的在这里开凿出一个地下洞窟,将自己心仪的武器和武技全部藏在此处。

     而一转眼接近百年的时光匆匆流逝,这些长剑也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腐化,秦毅透过精神空间看去,不难发现这些长刀长剑全部都是白色装备,而且等阶大多也在5阶到20阶之间,装备的前缀名不是“损坏的”便是“破旧的”,或许在几十载之前,这些武器能够称的上是神兵利器,但是现在却已沦为一堆垃圾,就算全部拿出去也换不了几个金币。

     老人将一本破旧不堪的武技放回书架之上,又转身拾起地面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苍老的手指划过满是灰尘和铁锈的剑锋,那破旧的长剑竟然传出一阵轻微的剑鸣之声。秦毅在惊讶之余,老人突然转头对他笑道:“挑一把武器吧!回想起来,老夫也几十年没有来看望这些‘老朋友’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它们还是认得老夫的。”老人语毕之后,他手中的长剑似乎在回应着这苍老的话语,从而再度发出一阵清脆的剑鸣之声。

     强者!这是秦毅在心中无数次对老人所下的定义,虽然他还没有达到半神之境,但这些剑鸣之声已经足以说明老人现在的实力。

     秦毅遵从老人的意思,也弯腰拾起地上的一把长剑,他如老人那般轻弹剑锋,回应他的没有清脆的剑鸣之声,只有自剑锋之上散开的尘埃,一股呛鼻的气息当即袭来,秦毅因此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两声。

     还未等他自咳嗽中站定身形,老人却抬起手中的铁剑直接朝他袭来,战职者的本能让秦毅当即想要格挡,老人的速度无比之快,手中锈迹斑斑的铁剑迎着秦毅的格挡姿态一瞬间便横斩而来,老人手中的铁剑再度传出一阵轻微的剑鸣之声,秦毅手头一轻,手中的铁剑早已被粉碎成无数的铁屑。

     秦毅在大惊之余还没反应过来,老人似乎仍旧不肯罢休,瞬间扭转手中的铁剑,秦毅只看到一柄锈迹斑斑的剑锋直接朝自己的胸膛直刺而来,秦毅反应不及瞬间一个躬身避开这一击,随手捡起地面的一把铁匠迎着老人的直刺攻击直接斩下。

     “锵——”

     老人手中的铁剑再度响起一道清脆的剑鸣,两把破烂不堪的剑锋在接触的刹那,秦毅手中的铁剑毫无悬念的直接断裂开来,老人微笑着站在原地,手中的铁剑之上似有一道白色的光华闪过,秦毅见此迅速丢掉手中的断剑,取出精神空间中的秋叶刀当即朝他斩去,一道火红的剑光自秋叶刀闪过,老人手中的铁剑在秋叶刀的施压之下当即断裂开来。

     手中的长剑脱手,但老人似乎并不罢休,几招下来虽都是普通的攻击,但秦毅已经稍显吃力。只见老人大手一挥,苍老的身体顿时透出一道朴实无华的气息,洞窟之内所有锈迹斑斑的铁剑皆闪过一道白色的光华,剑鸣之声再度响起。秦毅定睛看去,只看见周围的所有长剑皆腾空而起,似乎在秦毅的周围组成了一道剑阵,这些锈迹斑斑的铁剑在半空之中传出一阵轻颤,全部将剑锋对准了秦毅。

     秦毅望着这些锈迹斑斑的铁剑,大惊之下口中连忙叫道:“老前辈……!”就算是白色的垃圾武器,可是这么多把长剑一同将剑锋指向自己,要是老人一声令下,秦毅非得被这些铁剑来个万剑穿心不可。

     老人似乎也看出了秦毅的紧张,他大手再度一挥,铁剑之上的光华尽敛,老人长舒一口气,撤去了周围的剑阵,秦毅瞬间感觉压力尽散,老人没有越打越欢,秦毅胸口悬着的那颗巨石也瞬间掉落。

     “剑可为杀,亦可为护!老夫穷毕一生,在你眼中或许已经算小有成就,但还是无法彻底领悟剑之极意!”老人负手而立,话语之中透着无尽的沧桑与遗憾。

     秦毅收了秋叶刀,只身立在原地,老人的背影之中似透着无尽的萧条与落寞。他还未想到怎么回答这个老人,老人却早已转过身,那股萧条的气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老人祥和的笑容:“你可知世间武学,除了战气、念气、魔法与体术这些主流之外,还有其他的修炼之法!”

     秦毅摇摇头,并未言语。

     老人拾起地面掉落的一柄长剑,苍老的手指抚过剑锋,在那一声清脆的剑鸣声中,老人的声音再度传来:“世间武学博大精深,修炼之途遥遥无期,老夫一生虽无望步入半神之境,但除这些主流的修炼之法外,仍旧有一道功法能够助人修炼!”他回过头,如鹰眼一般锐利的双眼射出两道寒光,直逼秦毅的鬼手:“你体内这股狂暴的力量,想必除他能够压制之外别无他法。”

     跟老人废话了这么久,他总算是是说到重点了,体内的鬼神之力如果不能得到压制,必定会让秦毅在将来走上绝路,老人既然胸有成竹,那他心中一定有压制之法。秦毅在这一刻不由得提起了注意力,他走近老人,十分谦恭的问道:“老前辈,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压制鬼……这股狂暴的力量了么?”秦毅在兴奋之下险些说漏了嘴,不过老人对此似乎并未察觉。他依旧持着手中那柄锈迹斑驳的长剑,长叹一声道:“战气、念气、魔法,不论是哪一种凝气之法,这些气息皆有心生,而你身上这股漆黑的气息,却更像是由外界侵入,且会随着你体内的战气强大而强大,如果老夫估计的没错的话,不管是战气、念气还是魔法,只要是由心而生的气息,皆会与这股漆黑的气息产生强烈的反应,反之,这股气息在吞噬你的战气之后,会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老人的话并不是很难以理解,秦毅细细思索下来,觉得老人说的并无差错。

     鬼神之力的确是从外界倾入,而老人口中所言,仿佛是在告诉秦毅,如果想要以战气来压制鬼神之力的话,恐怕这个方法行不通,在早先秦毅已经知道,战气和鬼神之力一旦交融,便会产生剧烈的反应,在这股反应之下秦毅自身也是苦不堪言。根据老人的说法,如果想要压制鬼神之力,无论是战气、念气还是魔法,这些由心而生的气息不但不能压制鬼神之力,反而会让鬼神之力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