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举杯邀明月
    秦毅略显尴尬的笑道:“我只是在想,哈里森家族既然能够在巴尔托斯城一手遮天,莉娜和铁血佣兵工会的其他战职者落在他们手中,必然凶多吉少!”

     秦毅放下空空如也的酒杯,在二人谈话之间,桌上好几个酒瓶早已见底。秦毅从来都没有对一个女子如此挂心过,回想起前世之中,他对自己的女友也是忽冷忽热,也从未像现在对莉娜这般。

     毫无疑问,秦毅的心早已因为莉娜而紧紧的揪在一起。在烦闷之际,他觉得自己酒量似乎也好了不少,空腹连续喝下这么多杯酒,身体竟感觉不到半分醉意。

     相比于秦毅,凯琳的面色似乎因为醉意而变得红润了几分,这种娇艳欲滴的绯红颜色配上她那温润如玉般的脸颊,此刻的凯琳更是流露出几分别样的妩媚。听秦毅一言,她却径直扯开话题道:“跟女士吃饭,口中说的、心中想的却都是其他的女人,这也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呃……我只是……!”秦毅一时语塞。

     “别只是了……事情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伺机而动,就算是哈里森家族,依旧有办法能够让他们土崩瓦解!”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极大的自信,凯琳似乎并不畏惧哈里森家族的权大势大。

     “你的意思是……?”从她的话中,秦毅似乎已经猜出个大概。凯琳自身的等阶修为虽然停滞不前、但她手底下所拥有的势力,或许比哈里森家族还要来得强大几分。如果凯琳能够加入自己的阵营、全力帮助秦毅的话,铁血佣兵工会东山再起指日可待。

     再次举起酒杯、与秦毅干杯之后,凯琳眼神飘忽、轻泯嘴唇道:“现在说这些事情多扫兴,你我还像当初相逢一样,去上面畅饮一番如何?”言罢,凯琳伸出青葱般的手指指了指屋顶。

     经她这样一提醒,秦毅也想到自己初临异界、在刚刚踏入巴尔托斯城时,也是与凯琳在这间酒馆的房顶上开怀畅饮的。秦毅当下虽然没有喝酒的雅兴,但他心中却有求于凯琳。凯琳的面色在此时越发娇艳欲滴,秦毅看她的面色恐怕已有三分醉意。

     凯琳看起来兴致颇高,秦毅当然也不能扫了她的兴。

     二人如先前一般纷纷利用“跃翔”跃上了房顶,两人踩在房顶的瓦砾之上,脚下的瓦片瞬间传出一阵稀疏的声响。按照凯琳先前的吩咐,服务生将早先准备好的啤酒、红酒和果汁等等饮品通过天窗送到了二人手中,秦毅和凯琳在房顶之上双双坐下。

     漫天的云层遮蔽了大片的月光,原本狡黠明亮的月色在此时虽略显阴暗,但凯琳却并未因此而扫了兴致。暗淡的月光在二人的脸庞投下一片阴霾之色,秦毅和凯琳的影子在房顶上被这暗淡的月光拉得狭长。

     在略显阴暗的月色下,秦毅已无法看清凯琳脸上泛起的娇艳欲滴,两人心生默契双双举杯,凯琳的兴致似乎比先前来得更为高涨,秦毅心中虽挂念着莉娜,但也不忍扫了凯琳的兴致。

     “为我们的重逢,干杯——!”

     “干杯!”两盏如琉璃般的玻璃杯中流淌着一种令人迷醉的醇厚液体,秦毅一股脑仰头全部倒入喉咙。三杯之后,他的兴致似乎也被凯琳完全激发。

     凯琳因为高兴而喝酒,秦毅当前却是借酒浇愁。

     不过多时,几瓶红酒和啤酒已经纷纷流入二人的腹中,秦毅的大脑似乎也因酒精的作用而开始传来丝丝晕眩。他从原地站起身,脚底踩碎一片砖瓦。

     秦毅借着身体的酒劲将手中斟满红酒的杯子举起,将这如琉璃般的酒杯对着天边不太明亮的月色。那些熟悉的画面自他脑中闪过,在举杯的刹那,秦毅的心猛然感觉被尖锐之物深深的刺痛,前世的种种和异界发生的种种皆在他的脑中爆发,望着这些熟悉的画面,秦毅的视线不禁泛起了一层迷蒙的水雾。

     曾几何时,他还想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之中,秦毅怀念着前世的父母亲友、怀念着前世的高楼大厦、怀念着前世的种种……但在回不去的时候,却因为破天与哈里森家族引出诸多事端,自己不光连连遭遇追杀,而且莉娜生死未卜……

     想到这些事,秦毅的脑袋越发烦乱,连握紧酒杯的力度也加大了不少,险些直接将手中的玻璃杯给捏碎。身后的凯琳又怎么会察觉不到秦毅的异常,只是、她现在不想去提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凯琳并未有所言语和动作,她一如既往的坐在原地轻泯杯中的香醇酒水,视线的余光偶尔注视在秦毅身上。

     秦毅的背影在她脚下被月色拉的狭长,凯琳在那一瞬间,心中似乎猛然生出一种错觉,秦毅的背影在月色之下,竟是显得如此孤寂萧条。

     秦毅自然不知道凯琳此时的感受,他望着天边朦胧的月色,自己的身影也在暗淡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昏暗。巴尔托斯城的夜晚已经陷入极度静谧的时刻,耳边除了刮过的风声之外,秦毅再无法听到别的声音。

     他抹去了眼中泛起的朦胧水雾,现在想这些已是无济于事。秦毅早已明白自己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世界,自己只能慢慢适应这个世界,从而在异界之中了此一生。

     秦毅举杯对月,阴霾的身影中透着无尽的孤寂,身后的凯琳见此情景,她的眼中不禁有一丝微微的愣神,而在下一刻,秦毅那激昂的声音却猛然传入凯琳耳中。

     只看见屋顶上那道人影伫立在月色之下,将手中的杯子高举向天,而后对月而叹:“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秦毅饮下半杯之后,接着将手中近乎水晶的酒杯高举对月,口中接着吟诵道:“月既不能解,影徒随我身。”而后,他再次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秦毅在前世并不是一个富有诗意的人,业余时间除了陪女友和“奋战dnf”之外,便是登录原创阅看《dnf之神鬼剑圣》的小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诗仙李太白的这首《月下独酌》。

     只是,自己现在的心情似乎只能用这首千古传送的绝句来形容。秦毅不知道的是,在他举杯对月、诗兴大发的时候,他身后的凯琳早已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她的眼神一刻也没有从秦毅身上移开过。

     在凯琳眼中,秦毅仿佛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战职者,而是一个豪迈洒脱的游侠。直到秦毅持着手中的空杯走到她跟前时,凯琳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她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调侃对秦毅道:“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何来‘对饮成三人’?”

     秦毅摇头微笑,一手握着空杯、一手指着天空略显阴沉的月色:“你、我,加上月亮,不就是三人了么?”

     “月亮?”凯琳似乎有所不解,她顺着秦毅的视线缓缓望向天边的月色,彼此之间的距离似乎也因此而缩短。

     这首《月下独酌》原本的意思是:我举杯向天,邀请明月,与我的影子相对,便成了三人。明月不能理解开怀畅饮中的感受,影子也只能默默地跟随在我的左右……

     殊不知,秦毅今夜“曲解”这首《月下独酌》,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与凯琳之间的关系也随之开始发生转变。

     凯琳是阿拉德大陆土生土长的“异界人”,她当然没有听过什么“李白”“杜甫”等人物,她只以为这首诗是秦毅随兴而发,在心中那股错觉完全平复之后,凯琳也将秦毅吟诵的这几句诗文默默的记在了心中。

     ……

     两人在月下开怀畅饮,大有不醉不归之势,凯琳的面色在此时已经显得越发红润。二人皆感觉自己有几分醉意,只不过、秦毅的大脑现在却变得越发清醒,他的酒量似乎只是在一瞬间便被凯琳给提炼起来。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凯琳似乎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快活过,今天与秦毅重逢,他完全撇开了身份的束缚与枷锁,此时就如一个平常女子般在月下欢呼、起舞。因为步伐的不稳,凯琳更是踩碎了脚底的无数瓦片。

     秦毅见她兴致颇高,也随同凯琳一起站起身。如此良辰美景,秦毅与凯琳二人现在大有花前月下之意。

     “月既不能解,影徒随我身!”秦毅接下了凯琳未说完的下半句,手中的酒杯再次与凯琳碰在了一起。

     夜,如此温柔、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