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8章 狗娘养的
    “嗯……?”听到响起的犬吠声,秦毅本能的回过头去。视线中只看到溪谷另一边的丛林中传来阵阵草丛的蠕动声响,伴随着这响起的蠕动之声,秦毅的耳畔更是再次传出几道清晰的犬吠声。

     就在秦毅回头间的微微愣神之下,他身后几名早已累得不成人样的战职者却突然握紧手中的长刀,毫无征兆的从秦毅的后背刺了过来。或许是察觉到了空气之中的异常,秦毅心中猛然一惊。

     他倒不是因为当前有人从后背偷袭他,而是因为自己的视线真真切切的看到溪谷的另一边、也正涌出一大票的战职者和军队,这些战职者的手中不光紧握着长刀长剑,而且还牵着几头猎狗。刚才听到的那些犬吠之声,也是从这些猎狗的口中发出的。

     秦毅见此状况当即明白,在硕大的南部溪谷中要想找出一个人简直难如大海捞针,而这战职者之所以会这么快发现自己的行踪,想必这些猎狗的功劳的必不可少。

     让秦毅觉得更为糟糕的,前方不仅涌来了一大片战职者和雄赳赳的猎狗,他们的队伍之中,却还有秦毅早先见过的那两名25阶的战师,这两人似乎充当着队长的角色。即使与这票人相隔了一条溪谷的距离,秦毅却还是在人群之中发现了那道熟悉的人影——31阶的战灵、哈里森家族及其重视的男散打、曾用一个铁山靠重伤秦毅的“瞬杀”安迪。

     “果然还是太过鲁莽了么?该死!要是被这帮人一拥而上,恐怕今天难逃一死。”秦毅这才意识到,他凭一己之力在这里冲杀接近一个上午的时间,这样的举动似乎有些过于鲁莽,此时看到敌方的大部队正在迅速朝自己接近,他的脊背更是传出一阵凉意。

     伴随着背部传来的凉意和剧痛,秦毅的耳边顿时响起三道“扑哧”的破空声响,无数的冷汗自他的额头划过。在破空声传来的那一刻,秦毅当即回过头,却发现身后正有三名战职者用手中早已裂痕累累的长剑在骑士锁甲上同时切开三道伤口。

     他们手中的剑锋透过这三道伤口直接陷入秦毅的脊背之中,骑士锁甲的耐久度随着秦毅自身的生命值正在急速下降,与此同时,他眼前的破天大部队已经朝这里急速靠近。秦毅因为分神遭遇这帮战职者的偷袭,他当即怒不可遏的回过头去,手中的秋叶刀耗尽体内最后一丝剑魂之力当即挥出一计横斩。

     “哧——!”

     “哧——!”

     “哧——!”

     连续三道刀刃的断裂之声接连在秦毅耳边响起,这些战职者手中的长剑本就生出了无数的裂痕,现在被秦毅横斩一刀,这三柄巨剑在脱离秦毅的脊背之后当即被秋叶刀斩断。

     见他们手中的长剑已经纷纷断裂,秦毅二话不说,瞬间朝他们的身体挥出一计“地裂·波动剑”。土黄色的剑气夹杂着丝丝剑魂之力,一并朝他们的身体冲击而去。秦毅自身的战气值在这一刻彻底下降为“0”,连生命值也在刚才遭遇偷袭的时候下降到了“100”的数字,若是此时再遭到大部队的围攻,他非但不能破开防线,反而会在此陷入万劫不复。

     “咳——!”在原地咳出一口鲜血之后,那三名偷袭秦毅的战职值早已被秦毅掀飞,在经历连续几个小时的冲杀之中,秦毅已经获得了2万多点源力值,离11级所需要的源力值已经更进一步。眼下破天和哈里森的大部队正在急速接近,时间已经不允许秦毅再在这里多做停留,眼下如何脱身,重新回到回到南部溪谷中已经成为最大的一个难题。

     要想穿过这条溪谷进入丛林之中,只有眼前这一条路,而这条路的另一边,是安迪等人带着猎狗正在朝自己急速接近,如果秦毅此时冲过去,必定会与他们碰个正着。而他身后便是巴尔托斯城的城门,虽然秦毅现在很想回到城中,但眼下城门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封锁的严密,要想在破天大部队接近之时破天城门冲入城中,除非秦毅现在插上翅膀,能够直接飞跃城墙。

     在为自己先前的鲁莽感到后悔之时,秦毅也在极力保持着大脑的冷静。此时前有豺狼、后有猛虎,若是冲不开重围,自己必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再次将几个野草莓和苎麻花叶服下之后,秦毅抓起精神空间内的轰雷树果实和燃烧瓶,心中似乎有了全身而退的办法。既然无法破开巴尔托斯城的城门,那就必须逃入丛林之中再作打算。想到这里,秦毅不顾身体传出的阵阵剧痛,直接朝前方那条宽阔的溪谷冲了过去。

     人群之中的安迪率先察觉到前方的异常,瞬间发现了正在朝自己所在的队伍冲将而来的秦毅。秦毅此时浑身是血,恶臭的血腥味显得极为浓郁,他们的猎狗似乎早已闻到这样的鲜血气息,五六头健硕的猎狗在见到秦毅正在疯狂的接近时,瞬间狂暴的响起一阵犬吠之声。

     “tmd,小兔崽子,我看你现在往哪儿跑!我*&%¥%#……”安迪这位31阶的战灵在先前被秦毅搞的灰头土脸,又在南部溪谷连夜的搜寻之中无法找出秦毅,他心中早已积攒了对秦毅的滔天怒火,此时见秦毅这根导火索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安迪心中的火气当即如积蓄已久得熔岩般喷发开来,从而一发不可收拾,此时已经不顾形象的开口大骂。

     秦毅刚刚跑出去没几米,安迪左右和身后的一行人便已将通往南部溪谷唯一的这条道路完全封锁,这一干战职者全部立于他的身后,那两位25阶的战师分别立在他的左右两旁,他身后的六只猎狗也正不断发出狂暴的犬吠声。

     秦毅望着眼前的一行人在前方摆出了一个阵势,似乎不会轻易放他离去。约莫一算下来,算上安迪和他身旁的那两个战师,这一行战职者的人数估计不下百人,其中约莫有一半都是由军人化身而成的战职者,他们看起来训练有素,手中的长刀阔剑纷纷反射着太阳的寒光,看起来锋利无比。

     “果然是狗娘养的,我说怎么能这么快就在硕大的南部溪谷中发现我的行踪,这帮家伙不光有猎鹰,还有猎狗!”秦毅在心中一阵嘀咕埋怨,他现在到没有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眼前这帮人身上了,而是将心中的所有仇恨都加持在了这六只黄毛猎狗身上。

     不干掉这几头猎狗和安迪的那只扁毛畜生,就算秦毅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被这些畜生给发现,但现在是紧要关头,还是要先退入南部溪谷的丛林中才行。

     秦毅浑身沾染的鲜血早已干涸凝固,体力在刚才接连的冲杀之中也消耗巨大,现在面对这一百多人的拦路,他也只好利用精神空间之中这些消耗品配合着熟练的技能冲出重围。

     秦毅现在已经不想再多费口舌,眼前的安迪似乎也是如此,秦毅见自己身后那些重伤的战职者也都已经缓缓站起身,他当即先下手为强,在原地以三段斩滑步的冲击之势朝眼前的安迪冲击而去。

     安迪见秦毅这10阶的菜鸟战职者竟然以一己之力试图与他们这么多人发起正面对抗,他的嘴角顿时勾起一抹自负的笑意,不等他身旁的那两位战师有所反应,安迪已经以一个瞬步朝秦毅冲击而来,他身旁的那两位战师见安迪动了,他们二话不说,也配合着安迪的冲击之势朝秦毅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