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3章 火烧南部溪谷2
    “着火了,大家快逃啊——!”

     “我的亲娘啊,我tm还没娶老婆,还没生儿子,还不想死啊!”

     “不要乱,这该死的雾!大家不要乱,只要从这里疏散出去,我们就安全了,咳……咳!”在一阵剧烈咳嗽声中,安迪在火光中更是无比恼怒。

     周围燃起的火光散发出一股极度燥热的气息,顿时让所有人汗流浃背。无数的战职者已经完全无视了安迪的指挥,他们在自乱阵脚之下只想保全自己的性命,这些人更是如惊涛骇浪般完全向一线天那唯一的出口涌去。

     一时间,这道本就狭窄、只能让一个人通行的“一线天”完全被黑压压的战职者给堵满,有几名战职者和城镇守备军甚至直接卡在了一线天的夹缝之中。他们两人被卡住无法前进,后方的战职者望着滔天燃起的烈焰更是心急如焚。

     秦毅望着下方这无比恐慌的一幕,他在兴奋之中不禁开口大笑。场面越是混乱,就代表着他的计划越是成功,伴随着天坑之中的惨叫声接连响起,已经有无数战职者的身体被滚滚烈焰吞噬。大火包裹着他们的身躯,只在一瞬间就让这些战职者的灰飞烟灭。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而过,天坑中燃起的大火却变得越发旺盛,安迪和罗宾逊那两人早已不见了身影,无数的战职者在火光中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因为一线天那唯一的出口被堵住,已经有不少战职者和城镇守备军被大火吞噬,只在原地留下一片焦黑的尸骨。

     场面变得越发混乱不堪,整个南部溪谷似乎都能听到这些战职者的惨叫声,那冲天的火光如火龙一般在半空中摇曳着,丛林中的飞禽走兽更是因为这冲天的火光传出阵阵咆哮。

     这一把大火直接湮灭了破天佣兵工会和城镇守备军在这里驻扎的所有营帐,秦毅压抑已久的不爽感觉在此时完全发泄。漫天的火光吞噬了无数的战职者,无数人在天坑之中死于非命,更有一部分战职者为了能够脱离火海,他们直接抽出长刀劈开堵在一线天之内的战职者。场面已经从混乱不堪逐步转向血腥,因为突如其他的大火已经让这些战职者开始自相残杀,在被大火吞噬的同时,更有一些人无比悲剧的死于同伴的刀下。

     有一部分战职者见一线天那条唯一的出口被无数的战职者给堵上,他们在惊慌逃窜之下更是放弃了这道出口,转而借助悬崖上布置的绳索和铁链妄图逃出生天。

     秦毅将“天坑”中所发生的种种惨剧都看在眼中,自大火开始剧烈蔓延的时候,已有无数的战职者相继被大火完全吞噬,他们在火光之中惊慌逃窜着、惨叫着、互相残杀者……整片峡谷哀鸿遍野、惨不可睹。

     那些没有被大火吞噬的战职者或许成功的逃出了这条峡谷、或许已经死于同伴的长刀之下,弥漫的血腥气息在瞬间便被冲天的火光给蒸发。在此时,安迪和罗宾逊那两个老家伙已经不知去向,或许他们已经死在了冲天的大火之中、更或许他们已经逃出了这如炼狱般的天坑。

     见自己的计划已经达到了逆袭的目的,大火不仅让扭转了秦毅极度被动的局面、更是将这帮人来了个迎头痛击。天坑中的战职者被大火吞噬之后,秦毅虽然没有获得源力值,但燃烧瓶和轰爆弹两种消耗品能够造成的效果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破天佣兵工会与哈里森家族此次损失惨重,这三百余名战职者之中,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死于大火之下,更有一部分人死于同伴的长刀之下。在生命的紧要关头,人性的丑恶也彻底在秦毅眼前暴露。

     火势吞噬了所有的营帐和三面生长的植被之后已经有所减小,无匹的焦臭味道更是直接袭向秦毅的嗅觉。那些被大火燃烧殆尽的战职者早已尸骨无存,秦毅只身立于悬崖之上,冷眼望着脚下这些意图借助绳索和铁链逃出生天的战职者,几个巴掌大的轰雷树果实在这些战职者离他不足五米的距离时已经被他握在手中。

     “啊!是秦毅,秦毅在上面……!”一名因为大火而灰头土脸的战职者在见到秦毅的时候瞬间停下手中的动作,旋即惊呼出声。

     “是秦毅放的火,兄弟们,跟我爬上去,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下方的几名战职者相继发现了秦毅的身影,他们好不容易自冲天的火光中艰难逃离出来,此时又见到了放火的主谋,心中那滔天的怒火瞬间爆发。

     “杀了秦毅!”

     “干掉他——!”

     ……

     或许这些战职者都不清楚,现在局势的主动权已经完全被秦毅掌控,他居高临下,只要挥剑斩断这些垂下的绳索和铁链,这些战职者便会沦为死尸一具,但秦毅此时似乎并不想这么做。

     火势虽已有所减小,在昏暗的夜色之下,这几名悬在半空中的战职者似乎并未发现他手中的轰雷树果实。秦毅的嘴角挂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这几天的破天与哈里森对他发起的追杀似乎都因为这蔓延的大雾和这场大火而画上句号。

     破天与哈里森两股势力因为这场大火损失惨重、死伤不计其数,安迪与罗宾逊两人非死即伤。秦毅这一把火烧得绝妙,等于是狠狠的扇了破天和哈里森一耳光,他的心中在此刻突然变得豁然开朗,几日连续追杀产生的郁闷和恼怒在这一刻也完全化为乌有。

     望着眼下借助绳索和铁链意图爬上悬崖逃命的这几个战职者,秦毅杀心再起,这些战职者在几日前还对他发起疯狂追杀,此时因为秦毅的一把大火扭转局面,他现在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干人等。

     “现在想干掉我,恐怕已经没有那么容易,现在,你们就给本大爷下地狱去吧!”秦毅将心中残余的怒火完全发泄在了眼前这几人身上,手中的轰雷树果实完全脱手,直接朝下方的几名战职者坠落而去。

     “啊——!”

     “轰——!”

     “轰、轰、轰——!”

     轰雷树果实在脱手的那刹那当即命中眼前的几名战职者,巴掌大的果实在这几名战职者身上爆炸开来,一连窜压抑的爆碎声响起之后,这几名战职者在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轰雷树果实爆炸所显掀起的冲击波给掀飞,他们的身体在一个不平衡之下被迫松开手中的绳索与铁链,所有人皆沿着这陡峭的山崖向下滚落而去。

     在这些战职者的惨叫声中,他们手中的长刀阔剑早已脱手,连同身体也一并跌入下方的火海之中,一瞬间便被漫天的火焰所吞噬。

     ……

     巴尔托斯城的所有战职者在今夜似乎也因为南部溪谷中这场大火而无法入眠,无数被迫停留在城中的战职者都看见了自森林中传出的冲天火光与滚滚浓烟。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一个多小时,那些如巨龙般腾起的烈焰直接驱散已经蔓延了一整天的浓雾。这些战职者望着这已经逐渐熄灭的火光,心中却不自觉将这场大火与“秦毅”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

     在此时,他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已经不再是秦毅先前在巴尔托斯城那惊世骇俗的一战,所有人早已将话题扩展到了破天佣兵工会、哈里森家族与秦毅这三方身上。

     “南部溪谷很少会发生起火这样的事情啊,你说这场大火会不会是秦毅放的?”无数的战职者在冲天的火光燃起的片刻便聚集到了巴尔托斯城最为宽敞的大街之上,望着眼前直欲照亮天穹的火光,他们忍不住开始高声议论。

     “那还有错,必定是秦毅无疑了,我说这个战职者也真够神的,已经这么多天了,破天和哈里森家族派出的人手愣是拿他没办法!”

     “谁说不是呢,我听说事情不只是这样,秦毅还烤了‘瞬杀’安迪的宝贝猎鹰,当时你是没看到,安迪险些直接气得吐血,哈哈哈!”这些战职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打探到的消息,秦毅在逃亡中的一举一动似乎早已在巴尔托斯城化作一波又一波的新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