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丧尸围城
    “吼——!”

     “吼——!”

     就在众人不远的周围、这条昏暗街道的两个不同方向,似乎正有无数双血色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秦毅等人。当他们转过视线同时向左右两个方向仔细看去的时候,那无数的行尸走肉却恍若“丧尸围城”般正在向众人缓缓逼近……

     “嘎——!”

     无数漆黑的乌鸦只在瞬间便开始在众人的头顶盘旋,不仅仅是秦毅与洁露娜,弗莱克等人也能清楚的看见:街道两旁那堆积成山的恐怖僵尸虽然行动缓慢,但却如惊涛骇浪般朝众人一涌而来。在无数乌鸦的哀鸣与僵尸的低吼声中,秦毅与所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老天,你他娘这是在玩儿我?”密密麻麻的僵尸群自左右街道口同时涌来,弗兰克在那一瞬间便无法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眼前出现的场景不是“丧尸围城”、却胜似“丧尸围城”,所有人的脸颊在这一刻全然面如死灰、毫无血色,在那无数双妖异的血色目光之下,众人的身体更是如同坠入千年冰窟般变得无比寒冷。

     “嗷——!”

     “吼——!”

     这黑压压的僵尸群封堵了小镇所有的进出口,它们似察觉到生人的气息般从各条街道口向秦毅等人所在的位置缓缓接近。按照眼前的情形看来,用不了片刻时间,他们所有人便会被这密密麻麻的僵尸群完全吞噬。

     铺天盖地的腐臭与血腥气息一股脑窜入所有人的嗅觉,这前所未有的莫大危险气息只在一瞬间便席卷了所有人的肢体……

     “队……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这次我们死定了。”

     “队长……!”无数的狂暴僵尸自各个方向向众人一涌而来,弗兰克佣兵队伍中的所有战职者早已因为恐惧而陷入一片大乱。

     “看来这次……我们真的是死定了。”弗兰克此刻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与其说他们当下是在寻找对策,倒不如说只是在这“丧尸围城”之中慢慢等死。

     “不……我还没娶媳妇儿呢!怎么能死……我一定要出去、一定要出去。”

     “嘎——!”

     “吼——!”

     在无数乌鸦的哀鸣以及无数僵尸的低吼声中,秦毅身旁的一名佣兵战职者早已因此精神失常,他提起自己手中的长刀、顿时发疯似的向眼前的丧尸群冲了过去。

     “回来——!”秦毅此时再想阻止他狂奔而出动作已是来不及,众人只能怔怔的看到:那抹漆黑的身影瞬间冲入僵尸群中,在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之后,他的身体早已被无数的僵尸分食而尽……

     “完蛋了……这次真的完蛋了,完蛋了。”

     “没有办法了,这么多僵尸、我们根本逃不出去!”

     “死定了、这次真的死定了……死定了。”

     “刚才要是不去调查,直接经过这座城镇,兴许还有一线希望……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我们了!”

     ……

     秦毅与洁露娜二人在此刻皆是脸色煞白,并不是他们有多胆小,而是身前身后这恍若“丧尸围城”般的场景来得太过恐怖。在那无数僵尸向众人所在的位置如潮水般缓缓逼近之时,弗兰克手底下的所有佣兵战职者无不面如土色。除了那无数僵尸发出的阵阵狂暴低吼声外,秦毅与洁露娜的耳畔早已被这些佣兵战职者的绝望之声完全填满。

     “看来这一次,我们是真的死定了。”不光是他手底下的所有佣兵战职者,就连弗兰克本人也早已失去了斗志,他的心中、也剩下这无边的恐惧。

     不光是弗兰克的佣兵团队,眼前发生的“丧尸围城”更是秦毅第一次亲身经历,他无法想象、当这如波涛汹涌般的僵尸群完全靠近的时候,他与洁露娜等人会如何惨死于此。

     “吼——!”

     “嗷——!”

     无数行尸走肉般的僵尸发出的阵阵低吼便如道道催魂夺命的地狱之音,秦毅等人战无可战、退无可退、逃无可逃,弗兰克等人的内心防线更是毫无悬念的土崩瓦解,所有的战职者都已瘫软的坐在地上,他们怔怔的望着这些缓慢逼来的僵尸群,似乎已经全然失去反抗之力。

     “艾德……你害怕过么?”秦毅的耳边逐渐传来洁露娜那略显苍白的话语,当他转过视线、将自己的目光聚集在洁露娜脸上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脸庞早已没有半点血色。

     秦毅害怕过、恐惧过、压抑过、消沉过……但是,他的心中却始终坚信着:我命由我——并不由天!不到最后关头、便不能如此轻易的绝望。或许、现在也只有秦毅一人还坚信着自己能够见到希望的曙光,无论是洁露娜、还是弗兰克与他手底下的佣兵战职者,在此刻似乎都已经放弃了求生的**。

     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战职者,根本没有能力去与这如潮水般的僵尸群对抗,就连秦毅、也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战职者。

     “洁露娜……你相信命运么?”秦毅没有正面回答洁露娜的疑问,而是开口反问道。

     洁露娜沉思片刻:“以前的我,不相信命运……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信!”

     听此一言,秦毅仰天长叹,再不去看那些缓慢逼来的无数僵尸,他压低的自己的语气,口中很是惋惜的说道:“倘若当初你没有选择与我一同离开艾尔文防线,今日也不会与我一同落入险境。”他的心、在那一瞬间猛然对洁露娜升起一股浓浓的愧疚之意。大敌当前、在这关乎生死存亡的时刻,秦毅竟显得无比平静……

     “这是我的选择,我并不后悔……如果能与艾德死在一块,也算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不是么?”洁露娜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因为秦毅的平静,她仿佛也早已抛开了心中所有的恐惧。

     “为什么这么傻?”他的话语带着些许的疑惑、其中更多的却是感叹。在那一刻,秦毅的心弦似猛然被洁露娜所触动。

     她盯着秦毅刚毅的面容,目光坚定、口齿轻启道:“若这一生,能够为某个人不顾一切的傻上一次,生命也会变得更加有意义不是么?艾德!此时此刻、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即使‘她’已经选择决然离去,你还能够对她念念不忘、甚至不惜糟蹋自己!”

     “她……是我一生亏欠的女子,即使我耗尽一世、恐怕也还不完。”那被洁露娜所勾起的尘封记忆让秦毅忘记了所有了恐惧,他仰头望着阴霾的夜空,话语之中却是一片苍凉。

     洁露娜更加握紧秦毅的手掌,她就这么怔怔的望着眼前这让她迷恋的白发青年,口中却似无比满足的道:“能够在最后时刻陪在你身边、与你共赴黄泉的人,始终是我而不是她……!”

     秦毅转过头,他的视线再次与洁露娜的眼神发生交汇:“你绝望了么?你已经认定,今夜过后、我们再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么?”

     “那么你呢?艾德……你相信命运么?”洁露娜反问道。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不到最后关头,不要轻易绝望;不到最后关头,别那么快放弃……所以!我不想放弃,洁露娜、你也不能放弃!我们所有人,都不能那么快放弃——!”他紧握洁露娜的手,随即缓缓拔出裂创心灵之刃。那火红的刀锋反射这周围的昏黄的灯光、在秦毅的脸上投下一片赤眼的刀芒。

     “艾德……我相信命运,可是、我更相信你。”洁露娜语气平和,随秦毅一同抽出远古青铜剑。

     “兄弟们!都给我振作起来,正如刺心所说,不到最后关头,我们不能轻易放弃——即使是死,也要死的像一个堂堂正正的战士!”在他们二人拔出武器的瞬间,弗兰克也站起身向所有绝望的佣兵战职者大喝道。

     “对!我们都是战士,不能就这么轻易绝望,跟随队长战到最后!!”又有一人站起身抽出自己的武器。

     “荣耀即吾名、荣耀即吾命!”只在片刻时间,弗兰克手底下所有绝望的佣兵战职者已经完全振作。即使是死、也应该死的像一个堂堂正正的战士,被恐惧所打倒,在恐惧中绝望,那只能是一个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