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美丽的误会
    “过了今日,我便要动身前往赫顿玛尔。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进入新的环境,总是要开始新的生活……剑兄!我不会忘记你说的话,没有达到半神之境,我绝不会踏入末日之都半步,终有一天、我会找回那柄绝世神兵,会以兰德尔与查尔斯家族的血,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他的视线升起一层迷蒙的水雾,洁露娜的话给了他太多的启发,秦毅已经在艾尔文防线颓废消沉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之中,他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不再像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秦毅。

     今日过后,他已决定不再活在过去,不再被那些过去的记忆所牵绊,秦毅不想再就此消沉,融入新的环境,他必须有一个新的开始,有一个新的征程……

     将酒坛中剩余的辛辣酒水一饮而尽,他将另外那坛酒浇灌在眼前的绿荫土地上,随着“哐当”两声酒坛摔碎的声音,秦毅身上的颓废之色一扫而空。在洁露娜眼中,远处这个白发青年已再不会流露出昔日那般的萎靡之色,相反、在她嘴角露出的笑意之中,秦毅身上却是充满了青春与活力的气息。

     他又回来了、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似乎已经重新找回了自我,那些阴霾惨淡的过去,仿佛已经完全被秦毅尘封在了内内心深处……

     房间之中灯光如豆,这散发着绚烂光芒的水晶灯不光在秦毅脸上投下一抹剪影,更是在洁露娜的脸庞上投下无数斑斓的色彩。他平静的坐在床沿,双眼怔怔的望着眼前这银发女子。

     “包扎好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这么深的伤口,估计要几天才能完全愈合!”洁露娜以雪白的绷带在秦毅掌中扎上一个蝴蝶结,虽然秦毅可以完全无视这样的伤口,但却依旧无法拒绝洁露娜为他包扎。望着掌中缠绕的雪白绷带,秦毅的心中却是莫名的涌出千般滋味。

     “明天你就要离开艾尔文防线前往赫顿玛尔了,这一个月的时间、过得真快啊!”洁露娜叹息一声,她虽在为秦毅重新找回自我而发自内心的高兴,但秦毅现在要离开艾尔文防线之时,她的心中却在无形间涌出一股失落。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谢谢你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话,如果没有你,我也许还只是挣扎在过去……艾尔文防线,已经不需要我了,你们这些战职者,完全可以守护这里的平安。”秦毅发自内心的感谢洁露娜,倘若没有与这个女子相逢,他不知道、自己在今后的这段日子之中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也不知道、自己还会在那些难以磨灭的痛苦之中沉沦多久。

     她抬起水眸,盯着眼前这张刚毅的面庞,洁露娜在他眼前呵气如兰:“艾德!可以借用一下你的肩膀么?”

     秦毅并未言语,他心中并不是不知道洁露娜的想法,他也能够感受到,自己在艾尔文防线沉沦的这段日子,除了刺心小队的一干成员与赛丽亚之外,也只有洁露娜一个人能够对他嘘寒问暖。

     感情,是令人向往的、更是美好的,洁露娜与秦毅之间的距离,已经在无形之间缓缓缩短,她是个好女孩、更是一个能为秦毅设身处地着想的好女子。只是、秦毅的心中,似乎早已经被“莉娜”这个名字满满的占据,他的心中、似乎再容不下其他人。

     温柔的灯光在二人脸上投下一片斑斓,洁露娜就这样靠着秦毅的肩膀,他们二人谁也没有开口,似乎谁也不想扰乱这片刻的静谧。窗外月色如水、房间之内灯光如豆,这来自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心中也各自抱着不同的想法。

     “艾德!让我跟你一起去旅行吧,我也想走出艾尔文防线,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让我、留在你身边!”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令人迷醉的的温柔,那许久不见的温暖仿佛因为洁露娜的一言再次回归秦毅的体内,他的身躯也因此而不再如先前那般寒冷。

     “艾尔文防线很适合你,你没有必要为我这样牺牲……!”秦毅何尝不清楚洁露娜心中的想法,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份突如其来的美妙感情,只是、他的心扉早已因为莉娜而紧闭,洁露娜要想走进秦毅的世界,恐怕还得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艾德!忘掉那个只会带给你伤痛的人,你的身边,还有很多在意你、关心你的人,那些不美好的过去都忘记吧!答应我……以后不许再糟蹋自己,你不心疼,别人也会心疼的。”洁露娜的脸上泛起一阵摄人心魄的红晕,望着眼前这眉目之间与莉娜有些相似的女子,他的心弦似乎在猛然之间被深深触动。

     “好!我答应你……以后,你也不要再逞能了。这柄剑、是我当日在洛兰深处得来的,本想就此卖掉,可是现在看来,它很适合你!”在说话间,秦毅已伸手取出精神空间之中那柄远古青铜剑,与洁露娜初次相逢时,秦毅看她也是使用短剑的,在这一个月之中,洁露娜早已突破了5阶,这柄“远古青铜剑”给她使用再适合不过。

     洁露娜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她伸手接过秦毅手中这柄短剑,脸上已经露出淡淡的笑意:“谢谢你……艾德里安!”

     在阿拉德大陆,近战剑士的五中武器类型分别代表着五种不同的意义:巨剑勇武无敌、太刀开拓进取、光剑权贵不凡、钝器公正不阿……而短剑、则代表“永恒守护”。

     自古以来、男女双方除了有赠玉表达心意之外,在阿拉德大陆这个崇尚力量的世界,其中更有“赠剑”之说。

     短剑没有巨剑那般沉重难以挥动,没有太刀那般狭长的刀刃,这种中和形武器一直是近战女性战职者的最佳选择。短剑这种轻巧灵敏的武器除了能够击杀异族,其中更是蕴含着不凡的意义,而男子向女子互赠短剑,则是代表着:赠剑之人想要守护她一生……只是、当前的秦毅并不知道这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他自然也不会知道,在自己向洁露娜赠剑的瞬间,她的心中早已升起了别样的想法。

     “艾尔文防线没有我,还有露娜小队,我长了这么大,还从踏出过这个小镇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即使你没有出现,有一天我也会离开这个地方。艾德!让我跟你一起走出这个地方,走出那些不愉快的过往……!”洁露娜自小在艾尔文防线长大,因为许多年前发生的异族暴动,她的父母在异族手中双双毙命,自那以后,洁露娜便在艾尔文防线成为了战职者,露娜小队也为艾尔文防线的和平作出了不少贡献。

     她虽为自己找了个恰当的离开理由,但秦毅心中又怎会不明白洁露娜对于自己的感情,这悄然而至的爱情让秦毅手足无措,因为莉娜、他更是无法捅破与洁露娜之间的这层纸。洁露娜要随同自己前往赫顿玛尔似乎已成定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已经不是秦毅所能左右的。

     “你这样为我付出……值得么?”他怔怔的盯着眼前这银发女子,秦毅的心中有些发酸,而更多的、却是感动。

     洁露娜昂起头来:“我愿意这样付出,你管不着……我爱你、也是我的事……你同样管不着!”

     当洁露娜主动将自己的朱唇贴向秦毅嘴唇的那一刻,二人之间的所有言语都已经化为乌有。这漫长的一吻似乎化开了秦毅心中所有冻结的坚冰,那久违的温柔与甜蜜,仿佛已经因为洁露娜再度回到他的身边。

     良久之后,洁露娜才将自己的朱唇从秦毅的唇边移开,她的脸颊绽放着令人迷醉的红晕在秦毅耳边呵气如兰道:“这是我的初吻,希望你好好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