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离
    当秦毅从温柔乡中的回过神时,洁露娜早已消失在房间之中。他的唇边、似乎还留有洁露娜的芳香,那种令人迷醉的气息席卷着秦毅的全身,似乎已经让他无可自拔。

     “你这样做……真的值得么?”秦毅不知道自己是在问谁,更不知如何面对洁露娜这突如其来的感情……窗外依旧月色如水,那令人迷醉的月色将整个艾尔文防线都镀上了一层神秘之色。

     秦毅从二楼走下旅馆大厅之时,旅馆之中已经没有剩下多少战职者,他从楼梯口径直走到柜台前,而后取出精神空间之中的部分金币放在柜台上对赛丽亚道:“这些金币,就当做是刺心小队这一个月以来的开销吧!明天我就要离开艾尔文防线了……也不知道这一分别,要到何时才能够再相见。”

     “艾德哥哥!这么快就要走了啊?你还没有教我唱别的歌呢……我不是说了吗,但凡为艾尔文防线作出贡献的战职者,可以在我的旅馆免去消费的。”听闻秦毅明日要离开艾尔文防线,赛丽亚的脸上也因此闪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落寞之色。

     秦毅微笑道:“你老是不收钱,旅馆的经济怎么运转得过来。这些金币、都是你应得的!”

     “我只是想多帮助帮助这里的战职者嘛!”赛丽亚委屈道。

     “以后记得别不收钱了,要不然、你开设连锁旅馆的理想怎么能实现……时候也不早了,这就当是辞行吧!我去看看林纳斯大叔,明天一早便离开艾尔文防线。”

     “那……艾德哥哥!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么?如果我在阿拉德大陆各地开设好多好多的旅馆,就能天天见到艾德哥哥、天天让艾德哥哥教我唱歌了。”赛丽亚的脸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会的,赛丽亚!”赛丽亚的理想,终究有一天能够实现,秦毅之所以会如此断定,完全是因为在dnf游戏之中,阿拉德大陆的各处、甚至天界之中都有赛丽亚旅馆的存在。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天使般的女孩,终有一日会垄断阿拉德大陆的旅馆市场,而赛丽亚这个名字,也不再是仅仅局限与艾尔文防线。终有一天、阿拉德大陆上的所有战职者,都会记住这个女孩的名字,都会将赛丽亚的连锁旅馆当做自己的家一般。

     告别赛丽亚之后,秦毅直接向林纳斯的铁匠铺行去。林纳斯作为dnf游戏之中所有新手的第一任导师,秦毅还是有必要将即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他的,更何况、在刺心小队停留在艾尔文防线的这段时间,林纳斯与赛丽亚一般也曾帮助过他们不少。

     铁匠铺在这个时候已经听不见打铁的声响,林纳斯也早有关门休息的打算,当他看到快步朝铁匠铺走来的秦毅时,那张刻满沧桑的脸庞也随之露出淡淡的笑容。

     “刺心小队在下午已经离开艾尔文防线了,难道你没有跟随他们一起离开么?”林纳斯点上一只烟卷,很是享受的吐出一口烟圈。

     “我是来向你辞行的,明天我会离开艾尔文防线、前往赫顿玛尔。”秦毅道明来意。

     听此一言,林纳斯忍不住大笑道:“你能恢复就好,艾尔文防线这块地方,对你的历练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像你这样的高阶战职者,赫顿玛尔才是你最佳的选择……人嘛!总是不能长期活在过去,我当年也如你一般颓废过、沉沦过,但是、如果你把这些事情都看开了,一切的难题不是都解决了么?”

     秦毅点点头:“我不会再活在过去,也不会再被过去所牵绊……当初既然选择来到贝尔玛尔,我便要从新开始!”

     “这样就好,年轻真好啊~!可以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像我就不行了……不过、呆在这个地方为那些新手战职者准备些装备,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啊!”林纳斯叹息一声,他从身后的架子上取出一件环形的物件,而后递到秦毅的手中。

     “贝尔玛尔公国虽不排斥‘鬼剑士’这类的战职者,但你身上的邪气、却比其他的鬼剑士来得更为浓郁。年轻人,修炼不在一朝一夕,还是脚踏实地的好……这条压制锁链,是我以前一个朋友留下来的,你感染‘卡赞综合症’,没有压制锁链的话,恐怕有朝一日会遭到鬼神的反噬,到时候被大圣堂的制裁者盯上可就不好了。”秦毅抚去压制锁链上的灰尘,虽然他身上有与卡赞和苏芳之间的神鬼契约,一时之间并不会如其他战职者那般遭到鬼神的反噬,但秦毅还是打开压制锁链、而后拉开袖套戴在了自己的左臂上。

     这条沉重冰冷的锁链似带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当秦毅的鬼手与之接触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感觉整个身体都传来一阵轻松。利用精神力探测而去,秦毅竟发现、身躯之内的所有鬼神之力竟完全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那些纯白的剑魂之力。

     鬼神之力虽暂时因为压制锁链而被封印,如果秦毅不主动解开锁链,他身躯之内承载的两个鬼神也再不会开口打扰他,但、在斯塔洛帝国的那次大战之中,秦毅骨骼破碎、血脉寸断,眼下虽然已经封印那狂暴的鬼神之力,但自秦毅身上散发出的这股邪气却是无法避免,无论他走到何处,似乎都能给人一种阴霾的异样气息。

     “嗯!很适合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轻松许多?”林纳斯盯着眼前的白发青年,十分关切的问道。

     秦毅点点头:“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样才像一个真真正正的‘鬼剑士’,一个多月了,你也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年轻人、未来的路还很长,你那些失去的回忆,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这憨厚的铁匠不止赠送了秦毅一条能够压制鬼神之力的压制锁链,在下一刻、他更是取出几件蓝色装备递到秦毅眼前:“当初若没有刺心小队,艾尔文防线也不会这么快平静下来,你既然已经决定去冒险,这些装备、就当是我替艾尔文防线的所有居民感谢你的吧!”

     装备虽然只是蓝色品质,但也都达到了16阶。按照他现在的经济水平,估计也没有资本为自己去为自己准备一套像样的防具,不得不说、林纳斯此时却是帮了秦毅一个大忙。

     “年轻人,好好努力吧!在这样的乱世,想要生存下去不容易。到达赫顿玛尔之后,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可以先去找一个叫做g.s.d的老鬼,他会指引你前进的路。”林纳斯掐灭手中的烟蒂,好意提醒道。

     “我记住了!”就算没有林纳斯的提醒,秦毅也必定要在赫顿玛尔找到g.s.d,毕竟、dnf游戏中的鬼剑士导师只有一个,秦毅今后的转职、觉醒甚至一系列变强的进阶任务,都挂在那个叫g.s.d的鬼剑士身上。

     当秦毅缓步正欲离去的时候,林纳斯终究忍不住在身后叫住了他:“年轻人!洁露娜是个好女孩儿,艾尔文防线的所有战职者都看得出来,她是在乎你的,如果可以的话,带上她一起去冒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她自幼孤苦,请你好好对待她,这也算我这个作为长辈的,最后再帮她一把!”

     秦毅转过身,向林纳斯重重的点头:“我会的。”

     望着秦毅离开的背影,林纳斯将铸铁的炉火完全熄灭之后,口中却忍不住再度叹道:“老朋友!你不会怪我将你生前遗留下来的东西送给别人吧?年轻真好啊,可以到大陆的各个角落去闯荡,像我就不行了,这辈子、或许我都不会再提起武器咯!”林纳斯将手中的长剑随意往身旁一抛,那把锋利的长剑在半空闪过一抹森寒的剑光之后、竟没有任何偏差的直接贯入一旁悬挂的剑鞘之中……

     艾尔文防线灯光如豆、月色如水,秦毅望着束缚着自己鬼手的压制锁链,他竟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轻松过。

     “莉娜!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终有一天、我会找到你——!”在即将离开艾尔文防线的最后一个晚上,秦毅在心中默默许下了一个誓言。在今后的日子里,无论时光如何辗转、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的心中,却一如既往的坚守着这个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