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欢
    当听到“异次元”这三个字时,秦毅的身形猛然在原地一僵,他就好似被希曼直接挫中了脊梁骨,心中早已生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秦毅本不属于阿拉德大陆,他本是来自于前世的人物,而希曼的一句话,却是在无形之间直接道明了秦毅的身份。这个神秘歌手似乎能够看出秦毅的身份、更能探清他的来路,并且得知、秦毅根本不是阿拉德大陆上土生土长的战职者,而是从另一个位面中走出的人物。

     这样的人、对于秦毅来说太过可怕,他顿时感觉自己的四肢传来阵阵凛冽的寒意。希曼不光拥有堪比天籁般的嗓音,她仿佛还能看透一个人的过去未来。秦毅在原地呆若木鸡,他顿时感觉自己就如被人直接揭穿老底一般,以至于他整个人都如同坠入了万丈冰窟之中、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温暖的气息……

     “艾德?你没事吧?艾德——?”身旁的奥斯特一连叫了他两声,秦毅才从莫大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当他转过自己的眼神时,希曼却早已回到了舞台中央,这个神秘的歌手不光能够唱出天籁般的歌声,她那清澈的眼眸仿佛还具有洞穿一切的能力,以至于秦毅这个从前世穿越而来的现代人在她眼前几乎无所遁形。

     “今日既是各位勇士狂欢的时刻,不妨请在座的诸位战职者随我一同登台,一展自己的歌喉如何?”希曼向旅馆大厅中的所有战职者发出邀请。此言一出,大厅之中的所有战职者却是再度发生一阵骚乱。

     “呵呵~!我也想听听冒险家的歌声呢。”赛丽亚瞬间随之响起一阵恍若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我来,我来——!”一位战职者自告奋勇、率先登台,他以一种青涩的语气像一旁的赛丽亚开口道:“这首歌,送给我心爱的赛丽亚,希望你能够喜欢。”

     赛丽亚小脸一红,人群之中更是随之响起阵阵高呼声。在希曼缓缓抚动琴弦的动作中,整个旅馆再次飘散出那宛若天籁般的旋律。那位自告奋勇的战职者,在此刻也早已拉开了自己的嗓门……

     “%##¥#%¥……%%*&&%~!”

     “!###¥¥……¥%¥#……&%~!”

     ……

     “¥#%¥……%……*&&**&……%#!~”

     ……

     “呕!我的耳朵,为什么要让我听到这样的声音?”

     “我的天,他这是闹那样?”

     “噗……!”秦毅身旁的奥斯特在听到这样的“歌声”时,顿时忍不住“噗”的一声将口中的红酒完全喷洒而出,若不是秦毅与弗瑞德两人躲得快,恐怕现下已经中招。

     舞台上那位战职者仍旧意犹未尽的拉扯着自己的嗓门,这如闷雷滚滚般的“歌声”更是将大厅之中的每一位战职者雷得外焦里嫩。

     “别他娘的唱了,你唱的都是什么jb玩意儿。”

     “我的妈呀,这种声音的杀伤力,简直比异族还要强大数倍。”

     “你唱的好,你上去唱啊~!”

     “上去就上去……!”

     ……

     若是这些战职者手中有青菜之类的东西,舞台上那位战职者恐怕早已被砸的狼狈不堪。就连秦毅也感觉在这样的“噪音”之下,耳膜被震得无限发麻。见所有的战职者反应如此激烈,那战职者也自知有些无地自容,他的身影只在一瞬间便消失在舞台上。

     而后、又有几位战职者先后自告奋勇的登台,在那催魂夺命般的歌声中,整个旅馆更是被希曼带上一个前所未有的**。这里的所有战职者几乎全部被感染,他们在座位上疯狂的呐喊着、喧闹着,整个旅馆一片嘈杂。

     “赛丽亚,我的声音真的有那么难听么?”

     “虽然比不上希曼姐姐,但也很不错了呢……这份礼物,我收下了。”赛丽亚露出一种尴尬的笑容,恐怕整个旅馆也只有她不会觉得这位战职者的声音难听了。

     ……

     “我他娘的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这不是唱歌、这简直是要人命啊!”在众位战职者杀猪般的嚎叫声中,克莱尔更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而他身旁的奥斯特却是表现的更为夸张,奥斯特的脸在此时青一阵、白一阵,在下一刻,他更是忍不住对众人开口道:“受不住了,我得去个厕所……!”

     在如此让人难以承受的歌声之中,无数的战职者都在吐槽。秦毅的脸上从始至终只有一个表情,他的眼神似乎一刻也没有从舞台上的希曼身上已开过,而那些战职者发出的噪音,秦毅却是浑然不觉。

     “艾德里安!你也上去唱一首吧。”一旁的洁露娜将魂游九霄的秦毅再次拉回现实。

     秦毅尴尬的挠挠头:“我不会唱歌,大家玩的高兴就好了,我就免了吧!”在前世中,秦毅虽算不上五音不全,但他的歌声要与希曼这样的专业人士比起来,却是相距甚远。因为自身没有太多的音乐细胞,秦毅很少涉足于ktv这类的场所,让他唱歌,只怕会让这里所有的战职者笑掉大牙。

     洁露娜见秦毅不肯给她这个面子,她也没有表现出太多失望的神色,当最后一位“鬼吼”的战职者离开舞台之后,洁露娜却从座位上直接起身登上了灯光四射的舞台……

     “这首歌,送给‘刺心小队’的所有成员……送给刺心小队的队长——艾德里安!”在无数灯光的聚焦之下,洁露娜在秦毅眼中早已化作一颗璀璨的明星。因为这无数闪耀的闪光灯,她的身影在秦毅的视线中却是变得越发模糊、越发不清晰。

     舞台上那抹靓丽而曼妙的身影,与昔日的莉娜何其相似。也正是因为这股久违的相似、以至于秦毅不得不将自己的眼神从一旁的希曼身上转移到洁露娜身上。

     这个如莉娜那般干练、飒爽的女子赢得了所有战职者掌声,随着希曼缓缓波手中的琴弦,整个旅馆大厅再也听不到任何噪音,所有的战职者似乎已经完全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在洁露娜清脆的歌声之中,每一个战职者似乎已经陷入了二次陶醉……

     “不要退缩~!”

     “在无法遗忘的岁月中~~只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

     ……

     “我在追逐着你的背景~~忘记苦难的岁月~!”

     “重新开始~~飞向高空~!”

     “此刻要找回你自己~~重新开始~!”

     ……

     因为洁露娜的歌声,克莱尔与重回座位的奥斯特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转过头来望向秦毅。听着洁露娜的歌声,秦毅已经不清楚自己的心中究竟是什么感受。他怔怔的望着舞台上那抹迷蒙的身影,或许正如洁露娜口中所歌唱的那般:“在无法遗忘的岁月中,只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痛!”因为那些惨淡而不可触及的过往,秦毅如今早已褪去了先前的轻狂稚嫩。

     他走不出过去的那段阴影,更无法从那刻骨铭心的伤痛之中解脱而出。秦毅无法忘记与莉娜之间的点点滴滴,所以、当见到这个叫做洁露娜的女子时,他才会在不经意之间在她身上看到莉娜的影子。

     “哗——!”

     洁露娜意境深长且美妙歌声赢得了所有战职者惊涛骇浪般的掌声,就连希曼这位杰出的神秘歌手也对洁露娜的歌喉赞叹不以。在掌声停止的片刻,洁露娜并未直接走下舞台,而是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另一面的秦毅身上,她拉开自己的嗓子,向大厅中所有的战职者高呼道:“洛兰森林的暴动能这么快被平定,刺心小队功不可没……大家说让刺心小队的队长为我们献上一曲怎么样?”

     洁露娜意有所指,她的脸上带着些许俏皮之色将目光完全聚集在秦毅身上,大厅之中的所有战职者、包括希曼·斯特拉、赛丽亚等人也都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秦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