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刺心之名
    半月之后,贝尔玛尔公国与南部溪谷交界处——!

     天色已是一片漆黑,一行人围拢在篝火周围,其中一位战职者将手中的酒壶递给对面的一位青年男子,口中高声酣畅道:“艾德里安!兄弟们总觉得,倘若跟着你干、必定能够闯出一番事业,相比我这个有名无实的队长,却是一事无成。”

     那青年男子不过十**岁的模样,白净的脸上闪现着点点摇曳的火光。只是这样一个十**岁的青年,他的面上不光刻满了风霜,竟还会给人一种看淡凡尘俗世的沧桑感觉。

     白发青年接过那人手中递来的酒壶,而后将壶中那些清澈的液体尽数倒在手中这柄断刃之上,再用自己的长袍将这柄断刃擦拭得森寒异常。

     “奥斯特队长说笑了,如果没有遇到你们,我还不知道要在南部溪谷绕多少弯路呢。”他将手中的断刃径直没入身旁的土地,而后将手中空空如也的酒壶丢在一旁,其中一位战职者再度取出一壶酒递到青年男子的手中,从众人的眼色来看,他们心中自是无比钦佩这位白发青年的。

     “艾德!过去的、也就让他过去了,要是自己紧抓着不放,只是给自己找不愉快。我们这帮人,哪一个没有一些不可触及的过去……今后、兄弟们就跟着你在贝尔玛尔干一番事业。”

     “对!有艾德在,何愁大事不成。”

     “是啊,凭借艾德的武技,我们佣兵队伍在将来一定能在阿拉德大陆出人头地。”

     “这还用你说么,想起当初在破天的那段日子……哎~说多了都是泪。”

     ……

     这行人正是秦毅当初大闹破天之时那些自愿脱离破天的佣兵战职者,当初随着奥斯特一同走出破天的一共一百余名佣兵战职者,其中大部分人已经选择不干佣兵这一行,现在还跟随着奥斯特组成小队的,也只有围拢在篝火前的这十余人。

     “艾德里安”这四个字,正是秦毅的新名字,半月之前他在南部溪谷中偶然遇到奥斯特一行人,当得知他们正要前往贝尔玛尔公国时,秦毅这个“路痴”便顺理成章的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一路走来,因为秦毅的加入,这行人赶路的速度可是提升了不少,那些自丛林之中突然窜出的魔兽通常还未来得及咆哮出声,便已经在秦毅的致命一击下化作道道源力。

     “艾德里安”这个名字,也是在奥斯特在与一干战职者的商量之后为秦毅取的。斯塔洛帝国如今人人都以为秦毅已死,他们何不借此机会顺水推舟,让秦毅彻底改头换面、彻底融入这个社会。

     “当初为了心中的抱负加入破天,没想到却是浪费了自己的青春。艾德、你现在已经是16阶的战职者,突破战师的水准指日可待,要我说、这个队长的位置也非你莫属。”奥斯特在这十余人之中,不论等阶还是武技,都已经算是出众的了。当然、与现在的秦毅一比,他也只能算是个小角色,这些人自然不可能知道秦毅半月之前在皇城闹出的轩然大波,要不然,别说是奥斯特等人,秦毅这个名字恐怕早已在阿拉德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不过是个新兵,阿拉德大陆很多事情我并不了解。队长这个位置,还是你做最合适。”秦毅仰头为自己灌下一口酒,那沧桑的面容上除了摇曳的火光之外,再捕捉不到任何其他的颜色。

     “既然这样,我也不再推迟了……兄弟们,既然我们打定主意要在贝尔玛尔闯出一番名堂,现在我们为艾德取一个‘战名’怎么样?”奥斯特灵机一动、向众人提议道。

     听闻此言,围拢在篝火四周的所有人似乎都来了兴趣。

     “我看这事成,以艾德如今的武技,早就该拥有一个像样的‘战名’了!”

     “大家好好想想,一定要想个霸气的、侧漏的!”

     “那是自然……!”

     ……

     所有人似乎都因为“战名”二字陷入深深的沉思,不出片刻时间,奥斯特似乎率先涌出了灵感:“大家说,艾德那个从天而降的武技如山岳般强大,就叫‘巨山超力霸’怎么样?”

     “噗……!”

     “噗……!”

     “噗……!”

     “呵呵!我就开个玩笑,大家不要当真。”奥斯特干笑两声,身上却是溅满了秦毅与众人自口中喷出的酒水。

     “叫‘巨山超力霸’还不如叫‘鬼手’……!”

     “这不行,艾德当初就是因为‘鬼手’在巴尔托斯斯城闹出如此风波,叫这个名字、不是自找麻烦么!”一位战职者瞬间否定的他的说法。

     “要我说,艾德里安的那一招向前斩出大片黑色战气的武技如此霸道,我看就叫‘千人斩’怎么样?”

     “不好……!”

     ……

     “叫‘杀神’如何?”

     “不行……!”

     ……

     “我觉得‘死神’不错!”

     “死你妹啊!”

     “……!”

     ……

     “这半月一路走来,死在艾德手下的魔兽不计其数,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些魔兽无不是被洞穿心脏或是命中要害,从而导致一击毙命。依我看、‘刺心’之名最适合,不知大家觉得如何?”篝火周围那位毫不起眼的战职者仔细分析道。

     “克莱尔!真有你的啊,这名字不错!”奥斯特很是赞同“刺心”这个名字。

     “我也觉得不错,至少要比‘巨山超力霸’好听!”一行战职者开始议论纷纷。

     奥斯特回过头来,对正在饮酒的秦毅道:“艾德,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秦毅自嘲的笑笑:“我不过是个资质平平的战职者,又哪里有资格能够获得‘战名’!”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武技大家都有见识过,‘刺心’之名你绝对当之无愧。我现在提议,就把我们的小队改成‘刺心小队’怎么样?如果将来艾德有心做这个队长,我奥斯特立马退位让贤。”

     “好!刺心万岁!”

     “刺心万岁!”

     ……

     这由十余人组成的小队在篝火周围高呼,“刺心小队”因为奥斯特一言在今日成立。而“刺心”与“艾德里安”这两个名字,也终究成为了秦毅毕生的姓名。

     阿拉德大陆再无“秦毅”此人,而今有的、只有没有过去的“艾德里安”、只有“刺心”这个响亮的战名……

     奥斯特一行人在今晚似乎兴致颇高,刺心小队中的所有成员更是大有不醉不归之意。直到最后,克莱尔等人尽数醉倒,只有秦毅与奥斯特两人似乎酒意更浓。

     “艾德!已经半个月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该放下的终究也要放下。这道坎没有人能够帮你,只有你自己能够跨过去……!”奥斯特伸手拨了拨眼前的篝火堆,眼前的火焰燃烧得更为旺盛,更是在秦毅的脸上投下一大片火光。

     秦毅长叹一声:“有些东西,明知道该放下,自己却还是无法遗忘……或许这就是遗憾,刚刚到这个大陆的时候,我只是天真的以为,任何事情只要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便能够做到完美,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自以为是。即使能为一个人不顾一切,到头来却还是无法抓住她……!”

     “你既然爱她,当初又怎么会让她离你而去?”

     “有些东西,即使你不在乎,别人却很在乎;有些东西,你不害怕,却也不代表其他人不害怕……人活一世千般苦,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超脱世外……!”秦毅的语气之中饱含着历经尘世的无尽沧桑,奥斯特已经不明白,此时坐在他眼前的到底还是不是一个年仅十**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