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鬼神
    秦毅满脸自嘲:“帝国,比任何人都聪明……我们都只是帝国废弃的棋子,无用的棋子,帝国自然可以选择丢弃……800年前的卡赞是如此、700年前的苏芳是如此,而今的我……也是如此。”

     “你我有什么资格去憎恨帝国,有什么资格去憎恨那些高高在上的谋权者……有什么资格,哈哈哈!”不知他是在嘲笑帝国、还是在嘲笑自己。

     突然之间,秦毅越发觉得自己的境遇与每一个鬼神都是如此相似,这或许也正是他能成为承载鬼神天选之人的一部分原因。

     对于斯塔洛帝国,秦毅心中并无其他的想法,他更没有能力去憎恨任何人。而今的秦毅,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年少轻狂、天不怕地不怕的懵懂少年,他那稚嫩的面庞,早已因为成长的代价刻满了成熟。

     “700年了,心中任何的憎恨本以泯灭,可是、我不甘永世被束缚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天选之人,请你带我离开,带我去找回那本该属于我的自由……!”

     “自由……多么令人向往的东西,只是、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其中又饱含着多大的牵绊……若带你离开南部溪谷便是替你寻回那消逝已久的自由,我不在乎身上再多你一个鬼神。”而今的秦毅对于鬼神之力早已没有排斥之心,也早已不再认定鬼神便是邪恶异常的。这个世间,最为邪恶的,还是人心。若没有险恶的人心,千古名将卡赞不会身死、苏芳更不会在莫大的怨念之中化为鬼神,或许连他自己,也不会沦为斯塔洛帝国人人唾弃的“邪魔”,从此与莉娜天各一方。

     【激活特定任务:神鬼契约】

     【是否建立与‘第二鬼神苏芳’的契约】

     ……

     “你的自由便是如此,我的自由又在何方……?”他有着一张十**岁的脸,却也有一颗苍老的心。秦毅在斯塔洛帝国早已经历了人情冷暖、人生之中的大起大落。这个世间,根本没有明确的信任,直到最终,能够选择无条件站在他这一方的,或许也只有承载于他身躯之内的这些鬼神。

     至少、有这些鬼神的陪伴,秦毅今后的日子或许便不再孤单。人世间的是与非、善与恶,他早已不想去理会,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现如今、秦毅也只能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在确定与苏芳订立“神鬼契约”的那一刻,秦毅仿佛又看到那熟悉的画面,在阴霾如混沌的虚空之中,正有一个头戴恶鬼面具、身披染血铠甲、手持阴霾长刀的女子正像他缓步走来……

     整个南部溪谷突然乌光大作,这蔓延的无边死气在苏芳的咆哮声中再一次惊起丛林之的无数鸟兽,在左臂传来的剧痛之中,又一枚蓝色的符文如卡赞那般被清晰的铭刻于秦毅的鬼手之上。

     暗红色的奇异符文代表第一鬼神卡赞、而这枚蓝色的符文,却是代表着他与苏芳之间的神鬼契约。

     秦毅的精神空间之中,被禁锢已久的“鬼神系”技能栏因为苏芳重新解封,那技能栏之中也随着他与苏芳之间的神鬼契约再度衍生出一个新奇的技能。

     【极限·鬼神系——第二鬼神·暴烈之苏芳】——只有暗属性体质的战职者才能订约的第二攻击鬼神,苏芳曾是阿拉德大陆威震一方的三剑士之一。在“鬼气森然”开启状态下,能够召唤出“第二鬼神·暴烈之苏芳”协助自身作战,苏芳会在特定的领域施放“暗黑拔刀斩”。

     暗黑拔刀斩:苏芳乃是“拔刀斩”的开创者,其拔刀术在阿拉德大陆更是无人能及。以召唤者为圆心向周围发动强威力的拔刀,能够衍生出强威力的剑气斩击周围的所有敌人。与剑魂本身的“拔刀斩”不同,苏芳命中的敌人越多、则威力越强,若召唤者达到特定的等阶,还能激活“拔刀斩”的多段攻击。

     斩击次数:1。(召唤者达到25阶可追加一次拔刀斩击)

     前置技能:鬼气森然。

     ……

     “想不到,你竟是‘拔刀斩’的开创者……!”秦毅望着精神空间中的“极限·鬼神系”技能栏,嘴角却是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比起卡赞,这些成就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少年人,有朝一日若你能发挥苏芳的极限之力,必当成为阿拉德大陆又一个盖世的人物。”心底的第二道声音在秦毅语毕之后再次传来。

     他是秦毅、却也是无数鬼神的承载之体,秦毅自身的技能栏之中,早已清晰的铭刻上“第一鬼神·毁灭之卡赞”、“第二鬼神·暴烈之苏芳”这两个极限鬼神技能。他并不知晓,这些鬼神在将来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影响,但是、秦毅的心中仍旧无比确信,即使自己的身躯在将来还会承载更多的鬼神,也始终不会改变他成为“剑魂”的初衷。

     南部溪谷已经再度回归平静,斯塔洛帝国多年的诅咒梦魇仿佛也早已因为秦毅与苏芳之间的“神鬼契约”完全被破除。秦毅带走了神魔之塔中的卡赞、带走了南部溪谷之中的苏芳,他与鬼神之间,似乎也因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但是、他有能力带走这些人人忌惮的鬼神,却终究没能带走莉娜、没能带走那个梦幻般的女子。

     “你很爱她……!”如卡赞那般,承载于秦毅身躯之内的苏芳似乎也能轻易看穿秦毅心中的想法。

     那个阴霾的白发青年并未回应苏芳,他缓步远离这座在南部溪谷消失已久的洞窟,而后在剑十三的身旁停住脚步。剑十三早已发寒的身体在一瞬间轰然坍塌,他手中那柄断裂的长剑也随之静静的掉落在地。

     “剑兄……你自问逍遥一世,现如今又何必为了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丢了性命!”秦毅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问谁,剑十三的身体倒下之后,只化作点点源力飘散在天地之间,他留给秦毅的、只有眼前这柄断剑。

     “洁身而来,洁身而去……剑兄!生前你是顶天立地,死后亦是如此——!”秦毅拾起那柄断剑,剑十三昔日曾对他说过的话,他从不敢忘记。

     自此以后,斯塔洛帝国再无剑十三这个人,更没有秦毅这个人,那些追袭而来的军士只当秦毅死于诅咒,却不曾想到,那个白发青年不但没有身死,反而越过了南部溪谷,向贝尔玛尔公国的方向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