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膝盖中一箭
    片刻之后,巴尔托斯城上空……

     “你确定它的血统是纯正的狮鹫?不是与乌龟蜗牛一类的东西杂交的?”剑十三向兽老人露出一个十分夸张的表情。

     “飞归飞,拜托老不死能不能让它再飞快一些,早知道它是这么个病怏怏的样子,我们还不如自己潜出巴尔托斯城。”狮鹫腾空,四人的行踪已经暴露,剑十三等人之所以选择冒着暴露行踪的危险,也完全是想依靠狮鹫先前那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只不过现在看来,身下这头狮鹫不光没有达到想象中的目标,反而是拖累了这几人。

     “别吵,你以为我不想让它飞快些么,早跟你们说了,宝贝儿今天身体不舒服,现在这样的速度,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兽老人没好气的抱怨一声,狮鹫抱病,虽然并未失去飞行的能力,但其速度却着实坑爹。

     巴尔托斯城停留的所有人几乎都能仰头看到,空中的那头雪白狮鹫恍若闲庭散步般懒散的自巴尔托斯城飞向南部溪谷的方向,城门处设立的关卡对秦毅几人虽已起不到阻拦的作用,但在查尔斯一行人井然有序的组织下,那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瞬间组成一条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地面追杀而至。

     “他娘的……!”剑十三怒骂一声,他们四人的行踪早已暴怒,此时再想降下狮鹫混入巴尔托斯城寻找机会潜入南部溪谷已是不可能。身下的这头狮鹫慢悠悠的载着几人朝南部溪谷的方向飞去,秦毅四人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看一步。

     剑十三等人不傻,查尔斯与其他的军士也不笨,望着上空这头狮鹫肆无忌惮的朝南部溪谷的方向飞跃而去,查尔斯带着一行人在下方紧追不舍的同时,他口中更是向这一干人等大喝道:“远程弓箭手与魔法师都是吃素的,给我把那头畜生射落……射落——!”

     刹那之间,自巴尔托斯城的各大街道口当即闪出无数的弓箭手,那些魔法师所能漂浮的高度虽不如狮鹫,但此刻也都一一从地面腾空而起、并且迅速朝划过天空的狮鹫追去。

     “老不死,现在我们几个真的要被你害死了!”魔法婆婆望着身后快速追来无数远程魔法师,她不禁对兽老人一阵怒斥。

     “别让这些鸟人伤到我的宝贝儿,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兽老人已经将狮鹫的飞行速度提升到极限,只是、他们此时的速度虽有小幅度的提升,却仍旧不快。

     “坑爹呢?你不早说这畜生现在不能飞。”剑十三将身上的黑袍拉下,而后一把盖住秦毅的身躯。他取出那把已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长刀,旋即自狮鹫的脊背上立起身形。

     魔法婆婆似乎也已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她的口中也再没有传出任何抱怨之声,而是将自己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些追袭而来的魔法师身上。

     “恶毒妇,你搞定那些远程魔法攻击,这些射来的弓箭、就交给我。尽量不要让这头畜生受伤,要不然,从这里掉下去没落入那些人的手中、也必定摔个半死不活。”剑十三一本正色,此刻更是义无反顾的挡在了秦毅身前。

     魔法婆婆为自己加持一道“魔法护盾”,转而向剑十三开口道:“这些不用你提醒,等眼前的难关一过,我非要拔了老不死的皮。”

     “我又怎么了,这也不是我的错!”兽老人仍是一脸无辜。

     剑十三与魔法婆婆此时都已做好应战的准备,本以为仰仗兽老人的狮鹫能够成功摆脱巴尔托斯城的所有追兵,却不想现在竟弄巧成拙。他们四人不光齐齐在下方的所有人眼前暴露了行踪,此时更是落入孤立无援之地,瞬间成了这一干追兵最为直接的靶子。

     望着此时的剑十三与魔法婆婆、兽老人三人,秦毅心中却是百感交集,剑十三这道挡在他身前的背影在此刻竟显得无比高大伟岸。这三人为了他不惜反出斯塔洛帝国,此时更是放弃了“国士”的身份与秦毅一同亡命天涯,最为重要的,秦毅目前身负重伤,已然无法战斗,他甚至已经成了剑十三等人的负累。

     秦毅早已无法开口说任何感激之类的话,他更不知自己要从何说起。当初他只以为全世界都已经背弃了他,却不曾想、无论是剑十三、还是魔法婆婆与兽老人,在最紧要的关头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剑十三义务反顾的挡在他身前,这看似无比平常的举动,却早已让秦毅的视线升起了一股迷蒙的水雾。

     “放箭……放箭!斯塔洛帝国的军队都是吃素的么?放箭——!”下方的查尔斯带着恍若长龙般的军队紧追不舍,他的口中更是一遍遍的指挥着所有的弓箭手开始搭弓开箭。

     “放箭?我看你他娘的是在放屁——!”当看清下方带队的人正是查尔斯时,剑十三心中似乎早已怒火中烧。他与末日之都的两大家族水火不容,其中更是积淀着二十多年的杀父之仇,此时见查尔斯指挥着斯塔洛帝国的一行军队齐齐朝自己开弓,剑十三更是毫无素质的破口大骂。

     “嗖嗖——!”

     “嗖——!”

     无数的箭矢瞬间****而出,那密如雨点般的利箭自下方直接撕裂空气朝上方飞行的狮鹫侵袭而来。在这些透发着点点寒光的利箭恍若倒冲而上的暴雨般****而出的刹那,后方那追袭而至的所有魔法师当即随之开始凝聚远程魔法技能。

     巴尔托斯城的上空瞬间绽出无数的绚丽火花,那些交织在一起的无数远程魔法技能更是恍若烟火般在空中完全绽放开来。剑十三与魔法婆婆分工合作,他们一人以无匹剑气化去自下方****而来的箭矢、一人利用手头同样浩瀚的魔法技能将后方冲击而来的无数魔法技能一一轰碎。

     四人身下的狮鹫仍旧以“龟速”向南部溪谷的方向飞去,剑十三每劈出一剑、魔法婆婆每放出一道远程魔法技能,便有无数****而来的利箭与袭来的魔法技能被一一崩碎。

     “老不死……你速度能不能利索点?”在魔法婆婆的催促声中,后方接连追赶而至的魔法师更是乐此不疲的将一个个魔法技能正正当当的朝四人袭来。不只是那些能够凭借法杖做到御空飞行的魔法师,下方那恍若长龙、却乱如潮水的军队在查尔斯与哈里森家族的带领之下,更是对秦毅几人紧追不舍。

     “嗖——!”

     “嗖——!”

     “吼——!”

     在无形之间,剑十三凭借着无上剑招“四字剑决”虽化去了大半自下方****而来的箭矢,但仍有一些“漏网之箭”生生的避过他斩出刚猛剑气,转而陷入狮鹫羽翼与的腹部。

     随着狮鹫传出的哀嚎之声,它那硕大的身躯在一个不平衡之下更是险些直接将秦毅等人直接甩下去,在剑十三与魔法婆婆传出的一阵咒骂声中,他们此刻离南部溪谷已经近在咫尺。兽老人“苦口婆心”好不容易才安抚住不平静的狮鹫,自他下方射来的一支利箭却直接没入他的膝盖之中……

     “老不死!到了南部溪谷,快让你这头畜生降下去,有丛林的掩护,我们还能在地上与这些追兵周旋,在空中成为明晃晃的靶子,早晚要被折腾死。”魔法婆婆与剑十三此刻皆是挥汗如雨、气喘吁吁。在狮鹫飞跃巴尔托斯皇城、越过下方那条宽阔溪谷的刹那,不仅仅是他们二人,就连秦毅也松了一口气。

     兽老人在丛林之中迅速令狮鹫降下,巴尔托斯城以查尔斯为首领的所有追兵见这四人已经进入南部溪谷,那如长龙般的追兵瞬间如山洪崩渠般自城门处一涌而出。但是、当这一行混乱的军队完全冲过那条溪谷之时,剑十三四人却早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他们跑不远的,大家分兵行动,一定将那几个逆贼与‘被诅咒的恶魔’从森林中揪出来!”查尔斯与哈里森家族的几人在此时皆是勃然大怒,有了丛林的掩护,要想在偌大的南部溪谷中搜出几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搜索行动在此刻虽变得无比困难,但这些军士似乎并不想就此放弃。只要捉住秦毅,不光能就此升官发财,还能得到“除魔救世”这样的光环。这一行人在利欲熏心之下,顿时分出无数波队伍纷纷踏入南部溪谷发起地毯式的搜寻。

     巴尔托斯城已经完全戒严,关于秦毅等人的一切消息更是被帝国完全封锁。与此同时、秦毅几人早已降落自南部溪谷之中,剑十三一把抹去额头渗出的无数汗水,见兽老人此时一瘸一拐,他瞬间咬牙切齿道:“老不死,你现在还能走么?”

     兽老人收去负伤的狮鹫,转而向剑十三抛出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我膝盖中了一箭,你说还能不能走?”秦毅三人这才看见,兽老人的膝盖处正插着一支利箭,从箭矢没入的深度以及那渗出的斑斑血迹看来,这只箭矢恐怕已经伤及手老人的的膝盖骨。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即使有森林的掩护,帝国人多势众,在片刻之间便能将南部溪谷翻个底朝天。贱种!你带上秦毅小子,我照顾老不死,咱们兵分两路,能逃一个是一个。”魔法婆婆无奈的望着兽老人,此时也只能出此下策,能走一个是一个,若是四人被这些涌来的军队同时包围,剑十三等人必定在南部溪谷之中灰飞烟灭。

     “好!到了贝尔玛尔,我们再重新会合。”剑十三此刻没有半分迟疑,他拄着手中的长剑,直接将秦毅伏上了自己的宽阔的脊背。

     望着中箭的兽老人、满脸疲惫的魔法婆婆、挥汗如雨的剑十三,秦毅心中涌出的那股酸涩感觉更是难以言喻……

     贝尔玛尔公国、赫顿玛尔!秦毅在dnf游戏中所熟悉的地方、他曾满心期待的地方。秦毅虽能够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踏入“善人之国”贝尔玛尔、会踏入赫顿玛尔、会踏入那个在dnf游戏中无比熟悉的地方、会见到那些曾在游戏中一一出现过的npc、apc……但是、他却没有预料到,自己竟会以这种方式进入赫顿玛尔。

     初临异世!秦毅年少轻狂,他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在斯塔洛帝国停留的时间不长,秦毅此刻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的面容不再如先前那般稚嫩,也不再如先前那般拥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气。

     在斯塔洛帝国的这段时光,秦毅已能算是经历了人世沉浮、已能算是经历了人生之中的大起大落。他的心中五味陈杂、百感交集,无论是与凯琳之间发生的种种,还是与莉娜之间的所有牵绊,至今似乎都已化作尘封的往事。

     那张稚嫩的面容上,此时也早已刻满了成熟与刚毅。秦毅这个“现代人”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个世界、彻底融入了阿拉德大陆。从巴尔托斯城“名不见经传”的战职者到斯塔洛帝国人人瞩目的“传奇”战职者;从一介布衣到斯塔洛帝国杰出的“奇国士”;再从“奇国士”一步步蜕变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这经历过的种种,已经让秦毅这个轻狂的少年发生了质的改变。

     他带着无尽的遗憾从前世重生到阿拉德大陆,到如今、他再次带着无尽的遗憾被迫远走斯塔洛帝国。秦毅这个名字,早已让斯塔洛帝国所有人深深的记住,无论是那个奇迹般的战职者、还是那个无恶不作的邪魔,斯塔洛帝国的史册之上,都将为“秦毅”这个名字重重的画下一笔。

     别人能做到的,秦毅做到了;别人不能做到的,秦毅也已经做到了。他本不不该在斯塔洛帝国留下太多的遗憾,而现在、秦毅心中的酸涩感觉却是难以言喻。

     “人生在世,自是甜少苦多、聚少离多。与其去追忆那些消逝的,还不如好好把握住现在——!”剑十三拄着手中的长剑,瞬间带着秦毅消失在这条蜿蜒的小路中。

     “比起我剑十三的一事无成,你早已轰轰烈烈,属于你的,终究是你的;不属于你的,就算你耗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不可能抓住什么……秦毅小子,看开点吧!人活一世千般苦、我自逍遥似神仙……这个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到这般洒脱?”

     人活一世千般苦,我自逍遥似神仙。这种超脱凡脱俗的万丈豪情,剑十三做不到,秦毅更做不到;整个阿拉德大陆、或许也找不到这样的人。

     无论是凯琳、还是莉娜,还是斯塔洛帝国的所有人。自今日以后,他们仿佛就再不会与秦毅有任何的交集,秦毅不会再局限于斯塔洛帝国,他今后会接触更多的人。那些dnf游戏中存在的,游戏中不存在的,或许都会代替在斯塔洛经历的种种占据秦毅的身心。

     但、那从始至终都无法被任何事物取代的,却是莉娜在他心中所占的分量和位置。

     “莉娜……你、在、哪、里?”他一字一顿、泪眼婆娑。那个曾为了他奋不顾身的女子,早已散落天涯;那个让他鼓起勇气不顾一切的女子,仿佛已经彻底的离开了秦毅的世界。现如今,他的心中只剩下这一片苍凉的空荡之色……

     斯塔洛帝国颓败的皇城中,那个华贵的貌美女子正静静的伫立在城楼之上。她如往常一般托着狭长的金丝裙摆,无论走到何处、无论是何种打扮,她的眉目之间皆会在无形之间流露出一种皇家权贵特有的傲气。但是如今、凯琳身上的那股傲气,似乎早已不复存在,她便如一个平常的女子般静静的伫立在城楼之上,那泛起阵阵迷蒙秋波的美眸却不知正望向何处。

     凯琳的手腕上,仍旧戴着那不曾改变的精致护腕。这个腕套,或许已经成为她现在唯一能够寄托的物件。斯塔洛帝国从今往后,不会再有秦毅这个人,更不会再有昔日那个传奇般的“奇国士”

     ……

     秦毅与莉娜散落天涯,凯琳与秦毅又何尝不是天各一方。昔日那永恒的、那飘零的、那凋谢的,在此刻早已一并随风而散……凯琳仍是那个凯琳,斯塔洛仍是那个斯塔洛,她仍旧贵为斯塔洛帝国高高在上的二公主,仍旧要将自己所有的精力投身于斯塔洛帝国之中。

     “二公主!查尔斯已经自动请缨,联合哈里森家族的一干部众前往巴尔托斯城缉拿‘叛贼’与‘恶魔’秦毅,帝国是否要加派人手前往协助?”一名重甲裹身的皇家战职者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凯琳身后向她恭敬请示道。

     “不必了!光明教廷的四位主教也都累了,你速去传令,封锁皇城之内关于秦毅与剑十三等人的一切消息,加派人手修复皇城与崩塌的光明教廷,若有人敢向外透露只言片语关于‘邪魔’的事……诛连十族。”眼眸之中泛出一股骇人的杀机,连身后这名军士似乎也因凯琳低沉的语气发出阵阵颤抖。

     那青葱白玉般的手指径直褪下手腕上的“护灵腕套”,在这名军士退下之时,凯琳也随之缓步走下城楼,那一如既往精致华贵的护灵腕套,却被她永远的留在了这座临近崩塌的城楼之上。

     身负家国社稷重、对影三人定红尘!

     ……

     任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正有一个黑袍裹身、伤痕累累、满头银发的女子正捂着自己的左臂一步步踏过“巴尔托斯南城”的主干道,她满脸疲惫,脸色更是呈现着一片恐怖的苍白。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虽然南城在不久前闹了大旱,但我们这些佣兵战职者为护送救济粮可是没少出力,找到我们天狼佣兵团,保你一路平安!”那佣兵战职者接过银发女子手中的一袋金币,而后爽朗的开口笑道。

     当银发女子在一行雇佣战职者的护送之下跃上马车之时,她的耳畔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道分外熟悉的声音。

     “莉娜……你、在、哪、里?”

     她双手掩面、失声痛哭,在那一瞬之间,她甚至已经掀开车帘想要不顾一切的去追寻这道声音的源头。但是、在一阵迟疑之后,她终究选择放下了车帘。

     “毅!对不起,我始终……没有那么勇敢。”

     一行佣兵战职者逐渐远去,只在这苍凉的街道上留下阵阵飘散的稀疏脚步声……昔日在斯塔洛帝国发生的种种,仿佛都已经化作尘埃完全归于平静。

     那永恒的、那飘零的、那消散的,终究在每个人心中化作了永远的追忆、化作了无边的回忆!风烟俱净、似水无痕……

     ————————————————————————

     ps:【这样的升级速度?可笑,+18逸龙?装有那么好强?还有此书抄袭了,《神鬼剑士》和《dnf之战魂不灭》不信大家可以去看看!上面那神耗别拽了!有本事我们来比强化?爷我随意丢一把巨剑,看你一年工资也不够买!\r\n四川一区,《旭旭宝宝》徒弟小旭跟班留!】这一段话是一个叫做【灸c舞】的留的,而且一次刷了好几条评论,首先,我想说一下,作者写书不容易,作者也不是圣人,对于那些喷人的,谩骂的,作者也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如果此书闪瞎了你的狗眼,右上角有x,没必要开口就咬。另外,作者要澄清一下,你说我抄袭神鬼剑士和战魂不灭,请你指出,我哪里抄袭神鬼剑士和战魂不灭?第三点,这里是腾讯书城,不是dnf游戏,你说【随意丢一把巨剑,看你一年工资也不够买】请问你说的是谁,如果你是说作者,那么很抱歉,我一年的工资真心不低,如果你说的是我的读者,那么也很抱歉,请你走人,我的读者是最棒的,你还没资格在这里炫富,至于那什么旭旭宝宝,我更没有听说过,我连旭旭宝宝都没听说过,更没听说过你这个无名小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