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誓言依旧,人已陌路
    “傻小子!阿拉德大陆恐怕再也找不出像你这么傻的傻小子,你为了她连性命都不要、但如今换来的却是什么?因为这条手臂,她怕你、她不相信你、她离你而去,连她也将你当做罪无可赦的邪魔。你这臭小子,早日醒醒吧!”剑十三掏出身上的酒壶,他仰头为自己灌下一大口酒。他的耳畔处已再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剑十三能够捕捉到的、只有秦毅那断断续续且虚弱的呓语之声。他一遍一遍的呼唤着“莉娜”的名字,每呼唤一次,他的额头便会渗出无数的汗珠。

     “永远?你告诉我、什么是永远?我们之间还有没有‘永远’这两个字?秦毅、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好陌生、好遥远!”

     ……

     “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你大闹光明教廷、大闹整个皇城,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心中的这股不平,甚至是那股属于恶魔的杀戮之心……!”

     ……

     “莉娜……不要走,不要就此离开,别……走!”他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没有任何的安全感;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被一股难以言喻的空虚和恐怖所包裹……

     在迷蒙的混沌之中,他的瞳孔仿佛又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属于莉娜的身影。秦毅忘记了身心传来的所有疲惫与痛苦,他拼着身体残留的最后一丝体力快步朝那个身影追去。

     “莉娜……莉娜……!”他口中一遍一遍呼唤着那个熟悉的名字,秦毅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终于、他追上了那个身影、追上了那个在他视线中越显迷蒙的身影。

     莉娜的身体散出淡淡的白雾,或许是察觉到了秦毅的存在,她转过身来,向他露出一个笑颜。

     因为这一个笑颜,秦毅心中那冻结了千年的坚冰仿佛在一瞬间便开始融化,他缓步买近那个如梦似幻般的女子,他脸上挂起笑容,正如无邪的孩子那般纯真。

     “莉娜……!”秦毅伸手握住莉娜的手掌,莉娜并没避开他。在二人的肢体互相接触的一刹那,秦毅仿佛已能感受到自她身上传来的温度,他心中那股难以言喻的陌生与不甘在此时仿佛已经完全灰飞烟灭。

     秦毅只想如现在这般牵着莉娜的手,他们之间不需要诉说什么永远、不需要天长地久、更不需要那些海枯石烂的誓言……他不会再让莉娜离开、一刻也不会。

     但是、那些看似无法触及的美好总是显得无比短暂……秦毅突然发现,莉娜掌中的温度正在急速下降,那是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严寒,那种刺骨的凛冽,恰如冻结了千百年的寒冰,仿佛秦毅再多握紧一刻,他的身体便会被无尽的严寒所冰封。

     他不想放开莉娜的手,一刻也不想放开,他不管莉娜的身体是冷如坚冰、还是灼热似火;他不管自己是被冻伤、还是被灼伤,他都不想再放开莉娜的手,他再也不想眼睁睁的望着莉娜离他而去、在他的世界中渐行渐远。

     只是、无论秦毅是摊开还是握紧,有些东西,仍会在无形之间自他掌中流失殆尽。即使秦毅再怎么争取、再怎么握紧莉娜的手不愿放开,有些东西、却还是会在无形之中离他而去。

     他与莉娜之间的这条鸿沟,或许从初次相逢便已存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淀,这条本就无法逾越的鸿沟却是变得越发宽阔。他们二人之间这条无法逾越的距离,也由此变得越发遥远……

     “毅!对不起,我始终没有那么勇敢……!”她的容颜在秦毅的视线中变得越发黯淡不清,她身体传来的温度在秦毅的掌中变得越发模糊冰冷。他想要争取的、想要握紧的,在这一刻却如潮水般流失殆尽。

     莉娜的身影在无形之间再度离他远去,秦毅的整个身体再度被一股难以言喻的严寒所包裹。她的身影在自己眼前飘零成无数的花瓣,秦毅在没有勇气能够踏出一步,再没有勇气能够去追寻那些飘零的花瓣……

     他再看不到莉娜那张清晰的脸、再捕捉不到莉娜的身影,莉娜无数次从他的视线之中悄然离开,却什么也没有为秦毅留下。

     她曾对秦毅说:只要治好这条狰狞扭曲的手臂,便随着秦毅去到天涯海角……

     她曾对秦毅说:这一生,都再不会与秦毅分离……

     她也曾对秦毅说:这个世间,或许根本没有所谓的永远,根本没有所谓的天长地久……

     她是莉娜,让秦毅为之着迷、甚至为之癫狂的莉娜,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永远因为而“鬼手”而被阻隔……而如今、秦毅早已不知道那个令他入魔的女子现在何处。她决绝离开,却不知道:留下来的,才是最痛苦的!

     “毅!对不起,我始终没有那么勇敢……!”

     “毅!对不起,我始终没有那么勇敢……!”

     ……

     “为什么?莉娜……为什么你不能勇敢的踏出这一步……为什么?为什么——?”莉娜的声音在秦毅耳边迂回飘散,秦毅发狂似的指天质问。他以为,不论自己处于何种立场,莉娜始终都会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他以为,无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战职者,还是一个感染“卡赞综合症”的鬼剑士,莉娜永远都不会离他而去……但,这始终只是“他以为”!

     如今、他与莉娜两人早已散落天涯,那如梦似幻般的爱情在顷刻间似乎已经化作泡影。秦毅以为,只要自己不顾一切,便能与莉娜永不分离;只要自己不顾一切,便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他与莉娜……只是、他的想法在而今看来,竟是如此的荒唐可笑。

     自古付出与收获便不能构成正比,更或许,付出的越多、收获的也就越少,秦毅如今的不顾一切,换来的终究是伤痕累累……他能够不顾一切,他能够不将世人眼中的看法放在眼中,但莉娜却终究缺少了那一份勇敢,那一份能够与秦毅面对一切的勇敢。

     “莉娜……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找到你!”这是秦毅立下的誓言,他无法忘记莉娜,更无法忘记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那些只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的记忆,这一生也无法抹去。

     “莉……娜!”当秦毅再度睁开双眼之时,他的视线所呈现的却是一片无比陌生的环境。他本想挣扎着坐起身,但身体却传来一阵力不从心。秦毅仍旧能够感觉到身体各处传来的不适感觉,他只要轻微的挪动分毫,无论是肺腑还是浑身的骨骼便会瞬间袭来撕裂般的剧痛。

     秦毅不知道,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他早已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若不是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的那些生命药剂在紧要关头将他枯竭的生命值再度拉回正值,别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苏醒,就算秦毅身上有dnf游戏系统的赋予,他这条小命恐怕也早已一命呜呼。

     “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苏醒已经是万幸!小子,你先别逞能乱动了,等明天天一亮,我与恶毒妇和老不死就带你离开斯塔洛帝国,你身上的伤,一定有办法能够治好的。”秦毅醒来时,天色还处于一片看不见的漆黑,除了那映入眼帘的陌生环境之外,他的耳畔却径直传来剑十三那无比熟悉的声音。

     当秦毅生硬的转过头看见灯火之下剑十三那张沧桑而不羁的脸庞时,他心中那些难以言喻的各种情绪却是一并爆发。他有惊愕、有不解、有疑惑、甚至还带着无尽的遗憾,一时之间,他与剑十三两人都忘记了口中的言语,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在此刻仿佛又回到了在国士府中的那些日子。

     秦毅还是那个秦毅、剑十三仍是那个剑十三,他没有背弃过秦毅,秦毅也未对他做出“割袍断义”之举。这条性命,是剑十三从鬼门关救回来的,他心中也无比清楚,为了自己这条性命,剑十三已如自己这般彻底落入众矢之的,包括他口中的魔法婆婆与兽老人两人,斯塔洛帝国恐怕也再无他们的容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