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诡异的生灵
    魔法婆婆与剑十三懂得兵分两路、将伤亡减到最小,查尔斯与哈里森家族的一干军队同样懂得分头追击。随着皇城之中派遣的人马大肆出动,南部溪谷中那些蛰伏的魔兽似乎也随之陷入了一片骚乱。无数的魔兽自丛林各处发出狂暴的嘶吼声,随着一行人的踏入,那腾空而起的大鸟更是震落了无数的羽毛……

     剑十三背着秦毅穿过一条又一条小路、避开一头又一头突然自丛林深处闯出的魔兽。他吃力的拄着手中的长剑,饶是剑十三的体魄无匹健壮,在长时间的惊慌逃窜之下也早已气喘吁吁。大片的汗水自他的额头不断渗出,就连秦毅此时也已能感觉到,剑十三身体流淌的汗水早已不知道多少次浸透了他浑身的衣衫。

     “叛贼、‘恶魔’秦毅!你们跑不了了,乖乖束手就擒,留你们二人一个全尸——如若不然,今日定要让你们在南部溪谷中尸骨无存!”

     “逆贼、站住,你们逃不出南部溪谷的。”

     “逆贼,秦毅‘恶魔’,留下性命再走——!”

     ……

     丛林中响起的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哈里森家族所有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在今日似乎已经完全出动,这以查尔斯为首领的无数战职者仿佛要直接荡平整个南部溪谷。根据这些杂乱的脚步声与那喧嚣的喊杀声来看,秦毅与剑十三不难想到,此时此刻、他们身后追击而至的那些战职者与正规军、数量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上次破天佣兵工会联合哈里森家族为讨回“残影剑”、这两股势力为追击秦毅也不过只派出了三百来人,现在的秦毅身上被强行加持了“恶魔”这个称号,加之在皇城之中他以逆天之力将战王老人斩杀,秦毅目前的实力已经不敢再让劳伦公爵掉以轻心,此次更是出动了将军府数万的人马。

     他们为的、不光是剿灭剑十三与魔法婆婆这几个“叛贼”,更是要将虚弱重伤的“恶魔”秦毅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我呸!末日之都走出来的,都是脑残么?留下性命再走,我留你大爷啊——!”剑十三虽已累的气喘吁吁,但他口中却依旧毫无顾忌的对身后追击而来的一行人破口大骂。

     面对数万追兵同时发起的追杀,别说剑十三目前已经临近精疲力竭,就算是他仍旧停留在巅峰状态,恐怕也不可能完全甩开这无数追军、还要护住重伤的秦毅。

     秦毅又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剑十三的喘息变得越发凝重,那一头略显凌乱的头发也早已被渗出的大片汗水无数次的浸透。他的脚步更显沉重,剑十三当前每踏出一步,手中的长剑便会更加陷入地面三分,仿佛只有依靠手中这把长剑,他才能苦苦支撑下去。

     秦毅心中百感交集,此时涌出的情绪更多的却是无奈。剑十三虽依靠着丛林的掩护无数次的甩开身后的追军,但长此下来,就算是铁打的身躯也承受不住。

     他虽是自愿将秦毅带出斯塔洛帝国,但眼下却是被秦毅拖累,秦毅在深感痛心之下,心中瞬间生出一种冲动。

     “剑兄……不要再苦苦支撑了,再这么下去,我们谁也跑不了,你不如……!”

     “死小子别说浑话,别那么快放弃,总……总会有希望的!”不待秦毅说完,剑十三当即打断他的话。他的话语虽有些断断续续,但语气之中却仍旧透着一股雄浑的铿锵之力。

     查尔斯带领的数万追军已经离他们二人越来越近,剑十三额头渗出的汗水更是比先前浓烈了数倍,在他的苦苦支撑之下,秦毅的脑中却猛然传来一道阴霾的地狱之音。

     “我不甘心……我怎能甘心……我要重见天日……!”

     同样是南部溪谷、同样是这条熟悉蜿蜒的小路、同样是先前那无限凄凉的女子声音……她的声音中似带着一股神奇的魔力,她不光是在召唤着秦毅,更是在召唤他体内存有的卡赞灵识。

     “我不甘心……天选之人……请带我离开这里……我要重见天日……!”依旧是无比阴霾堪比自地狱传出的凄凉之声,南部溪谷许久不见的那个神秘洞窟,竟再一次浮现于秦毅眼前。他的脑海早已被这幽灵般的声音完全填满,后方传来的那震天喊杀之声却是再也听不清楚。

     鬼神之力随着这传来的声音正从秦毅身上缓缓升腾而出,承载于身躯之内的卡赞灵识似乎也与之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无比浓郁的鬼气、无比令人向往的力量……汝可记得,当初吾曾说过,汝使用极限鬼神之力血脉寸断、五脏移位,倘若能够得到森然鬼气的赋予,吾卡赞便能以鬼神之力为汝再一次修复身躯——哼哈哈哈!这可是上天注定,积淀七百年的森然鬼气,多么令人向往的力量……!”卡赞的话语之中饱含着无尽的激动之色,秦毅越阶使用逸龙剑已经消耗了太多的鬼神之力,若无鬼神之力相助,秦毅浑身那断去的血脉与移位的五脏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修复。

     现如今、这似乎是上天给予他的一个希望。在很久之前,秦毅便已经清楚的了解道,那座神秘洞窟之中似潜藏着一个恐怖的“幽灵”,南部溪谷那所谓的诅咒,似乎也与这个“幽灵”脱不开干系。

     秦毅初临异世之时曾经踏入过那个洞窟、曾在那个漆黑的洞窟中见到无数风化的骸骨,他也曾亲口听凯琳说过:南部溪谷中那个关于幽灵的恐怖诅咒,那个诅咒会以神秘的力量疯狂虐杀帝国的正规军队以及皇室成员,自此以后,帝国的正规军便很少出现在南部溪谷,更没有人敢去追寻那座早已在视线中消失的洞窟,皇室的正统血脉,更是因为这个诅咒再不敢踏入南部溪谷半步。

     这个“幽灵”是谁?她的身上为何存有这么大的怨念?800年前卡赞被灭满门、身躯尽毁,800年后,他心中的怨念似乎早已随风而三,但是、秦毅此时能从这不甘的声音中感觉到的,只有莫大的怨念与不甘。

     这个“幽灵”,与南部溪谷多年以来的诅咒脱不开干系,那散落在洞窟之中的无数碎骨,恐怕也是当年在“斯塔洛帝国二次暴乱”之中被虐杀的所有正规军。

     她的声音中带着一股神奇的吸引力,秦毅与这座洞窟已不是一次两次接触。而今他血脉寸断、五脏移位,听闻卡赞只要得到这神秘力量的赋予,便能为他修复寸断的血脉,让自己再度回归巅峰状态。

     秦毅心中的希望已经被那不甘的靡靡之音完全勾起,他迫切的想要了解到:那座熟悉的神秘洞窟之中到底存在着怎样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事物,她是九幽地狱之下的恶鬼?还是令人避之不及的幽灵?更或是、她也如卡赞一般,在前世身躯尽毁之后,因为心中这莫大的不甘而化作的鬼神?

     世人都惧怕“鬼神”一类的事物,对鬼神一类的事物更是避之不及,但是秦毅不同、若他没有与卡赞的本体灵识签订“神鬼契约”、体内没有承载卡赞那无尽的鬼神之力、没有拥有这条被诅咒的手臂,或许、秦毅如今便不可能会如此清晰的感知到这一类恐怖生灵的存在,更不可能因为她不甘的声音而被召唤。

     “剑兄……咳……看到前面那座洞窟了么,我有一种直觉,只要能靠近那个洞窟……这数万的追兵对我们二人便是无可奈何!”秦毅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肯定只要靠近眼前那座洞窟便能得救,洞中存在的那个“幽灵”散发着与鬼神之力一样阴霾可怖的气息,就连毁灭之鬼神卡赞也早已断定,那座神秘洞窟之中所蕴藏的力量,便是无穷的鬼神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