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自凭阑醉云端
    剑十三更加吃力的踏步前行。在四面八方响起的震天喊杀声中,他此刻每跨出一个步伐都显得越发沉重。听闻秦毅此言,他更是没有半分迟疑的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向眼前那座神秘洞窟逼近。

     “小子……你没有忘记二公主曾对你说的那个诅咒吧……今天有数万追兵踏入南部溪谷,一旦遭遇那个诅咒……也不知会酿成多大的惨剧。”剑十三一步步朝眼前的神秘洞窟靠近,他每踏出一步、仿佛都已耗尽了他浑身的体力。

     离眼前的洞窟越近,秦毅鬼手传来的疼痛感就越发强烈,就连身体承载的卡赞灵识,也与之产生了更为激烈的反应。在剑十三艰难的移动之下,秦毅与这神秘洞窟的距离已经不足二十余米。

     南部溪谷中所有的魔兽因为大批军队的闯入早已骚乱,自那四面八方传来的阵阵喊杀声更是由远及近,秦毅与剑十三的视线中已能看到丛林中道道闪现的人影。这由数万人组成的追杀大军早已逼近,无论是秦毅、还是剑十三,他们心中似乎都已经料到:今日在这数万人的围攻之下,他们必定九死一生。

     但是、正如剑十三先前所说的那样:别那么快放弃,总会有希望的!秦毅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如此肯定只要靠近那座洞窟,他与剑十三两人便能虎口脱险。或许、是洞窟中那神秘事物所透发出的诡异力量给予了秦毅莫大的信心与希望,那个堪比鬼神般的事物,似乎能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庞大力量,即使这追杀而来的数万大军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战胜她。

     在剑十三这个“逆贼”与秦毅这个“邪魔”的影响之下,这数万的追兵早已无视了南部溪谷中多年存在的诅咒。在他们眼中,秦毅所带给他们的恐惧早已远远的超过了诅咒所带来的威慑之力。秦毅虽以逆天的本领斩杀了半神之境的战王老人,但他此时已有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这些人若不趁此机会将之斩草除根,来日必定东窗事发。

     “咳……秦毅小子,如今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在剑十三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之中,他的身体竟毫无征兆的跪倒下去。他们二人离眼前那座神秘洞窟已不足二十米,只是、这短短的二十米,却很有可能生出更为惨重的结局。

     秦毅的重伤之躯自剑十三的脊背滑落,一路走来、在与那无数追兵的周旋之中,剑十三早已耗尽了浑身的体力。此时此刻、他的身体更是没有半分的力量再带着秦毅踏出半步。

     剑十三半跪在地,口中狼狈的喘着粗气,那额头渗出的无数汗水早已再一次浸透他浑身的衣衫。为了救秦毅于水火,剑十三已经尽了生平最大的努力,他不惜背弃了二公主、背弃了整个斯塔洛帝国,现如今、在后方如惊涛般席卷而来的无数追兵之下,无论是剑十三还是秦毅,现在似乎都已经失去了任何抵抗之力。

     “能与剑兄死在一起,我这一遭也算没有白来……咳!”秦毅口中的话语直接牵动他的重伤之躯,他望着身后那近在咫尺的神秘洞窟,眼中更是闪过一片落寞之色。

     “虽然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但……但是不得不这样放弃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像现在这样身不由己。”他听不出剑十三言语之中夹杂的情绪、更看不到剑十三脸上的任何表情。

     剑十三取出身上的酒壶,他抹去额头渗出的大片汗水,而后径直仰头灌下一大口酒。后方传来的喊杀之声在顷刻之间由远及近,那数万人交叠在一起的声音早已盖过了丛林中所有魔兽的吼叫,无数“踏踏”的脚步声更是在秦毅与剑十三耳中荡起一阵惊涛骇浪。

     “遗憾啊~遗憾啊!浑小子,你说这个世上为啥就有那么多的遗憾……要是我真的两腿一蹬翘辫子了,你也不用为我瞎难过,每年的今天、你就在我的坟前送上一坛好酒,也算我剑十三不枉此生了!”

     “哈哈……对了,到时候你也别给我整什么碑了,太麻烦……有朝一日,倘若你能突破‘半神之境’、能够领悟剑之极意,兴许还能前往末日之都找到那柄遗失已久的神兵……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啥用了。”

     “遗憾啊~遗憾啊~~!这世间的好酒,我还没有来得及尝个遍啊!!”剑十三仍是那个剑十三、秦毅还是那个秦毅,他们二人之间情同手足的兄弟情分,似乎从始至终都未变过。

     在常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嗜酒如命的酒疯子;但在秦毅眼中,剑十三却是一个看淡凡尘俗世、心如明镜的人,他恍若一位超脱俗世的世外高人,即使到了现在这样的关头,秦毅仍旧无法从他的脸庞上捕捉到半点的恐惧之色。

     “酒也喝光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臭小子!如果你能逃过此劫,以后可别再像当初一样犯傻,若是再丢了性命,可没有人再冲出来救你了。我剑十三这辈子,混吃混喝也混得差不多了……心中的那些遗憾、也总该归于尘土……傻小子我告诉你,在没有突破半神之境前,千万不要踏入末日之都半步!”

     “你这臭小子还真是让人操心,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剑十三丢掉手中早已干涸的酒壶,而后起身仰天长叹。

     他的身躯为秦毅挡去了大半的日光,剑十三的身影却在秦毅的视线中变得光辉万丈、变得越发高大伟岸……

     “剑……兄!”眼中泛起的泪意终究模糊了秦毅的视线,他的声音在此时更是显得无比哽咽。在那震天的喊杀声与急促的脚步声中,剑十三已经拔出陷入地面的长剑,他的左手瞬间涌出一道朴实无华的剑气,而后毫无征兆的将秦毅的身躯朝后方的神秘洞窟掀飞出去。

     这一股大力直接将秦毅掀退了十米左右的距离,那溅起的大片烟尘再一次迷住了秦毅的视线。剑十三的伟岸背影,在他迷蒙的视线之中却是变得越发模糊。

     秦毅只看到:他将那把已不知用了多久的长剑扛在肩头,而后径直沿着反方向朝自丛林之中涌来的无数追兵缓缓走去。在这一刻,秦毅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他的身心早已被无穷无尽的悲伤所包裹。

     那顶天立地的背影在他的视线中变得越发迷蒙,追袭而来的数万人马自丛林的各个角落一涌而出,只在顷刻间、着无数的军队便在剑十三眼前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肉墙。

     他要面对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敌人;剑十三如今要面对的、是眼前这追袭而来的数万兵马。以一己之力与数万人马相抗衡,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消亡。

     “我自凭栏醉云端,哪管浮沉三千事……三千事……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高亢有力、恍若滚滚闷雷,其中却是夹杂着无尽的遗憾。

     他是剑十三,一个自认为自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剑士;他是剑十三,一个自认为庸碌无为、一事无成的战职者……他的笑声中带着万千豪气在南部溪谷之中激荡开来,整个阿拉德大陆仿佛都能听见这样高亢的笑声。

     他是剑十三,他淡忘了自己的名字、以“四字剑决”中的十二套剑招为自己命名的坦荡剑客;他洒脱不羁、他嗜酒成痴、他也同样光明磊落……

     许多年后,当有人问秦毅为什么在如此困境之下,你还能够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的时候,他都只是坦然的笑笑,而后开口道:别那么快放弃,总会有希望的。

     ……

     “秦毅小子,别忘了,每年的好酒,哈哈哈哈~!”剑十三回过头来,一如既往的洒脱不羁、一如既往的坦荡傲气……

     “剑、兄!不要……!”他哽咽的话语还未说完,以查尔斯为首的数万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已经先后挡在了剑十三身前,望着眼前这如惊涛骇浪冲袭而至的数万兵马,剑十三只是坦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