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十三的过往
    要领悟剑之极意,执掌天下神兵、发挥出“武器技”的极致威力、成为真正的“剑中之皇”乃至“剑中之神”,不只是阿拉德大陆每一个土生土长战职者难以实现的目标,更是秦毅难以实现的梦。单单这个100级所需要的“经验值”,估计没有十年八年也不可能累计到。更何况、除了精神空间这把逆天的“+18 逸龙剑-抉择”之外,他又要到哪里去挖掘出更多的“史诗级”橙色装备?

     “哎~我这辈子看来是没有希望领悟‘剑之极意’了,不过小子、你可不一样,年轻就是资本。按照你现在的天赋来看,这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在皇城你手中的那把‘黄金大剑’,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你当时以凡人之躯强行驾驭神兵之力,能够保住这条小命已是万幸,要恢复如初,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剑十三叹息一声,他可真是为秦毅捏了一把冷汗。

     “剑兄……你所说的那股熟悉的气息、是什么?难道逸龙……黄金大剑有什么不对?”对于剑十三口中所有的那种熟悉感觉,秦毅此时当真无比疑惑。

     在阿拉德大陆,橙色史诗级品质的装备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价之宝。秦毅心中已能肯定,剑十三绝对没有见过“逸龙剑”这等稀世神兵。秦毅当初并未使用逸龙剑、他便能够透过自身的精神空间感受到逸龙剑的气息,将这些事情与剑十三的神秘联系起来,其中当真无比蹊跷。还有他与末日之都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剑十三自己不说,秦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挖掘出剑十三的过往。

     “我本不属于斯塔洛帝国,我的故乡叫做‘末日之都’坎特温……二十多年前,我的父亲在末日之是一位鼎鼎有名的铸剑大师,从他铸炉之中出产的物品,无不是上等货色。也正因为这一点,末日之都分封地的两大家族,也就是查尔斯家族与兰德尔家族才十分看中我父亲的冶炼手艺。早先,我与父亲经营的铁匠铺只为末日之都普通的战职者服务,因为这两大家族的插足,父亲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为了这两大家族的专属铁匠……!”剑十三仰头灌下一口酒,似乎正在追溯二十多年前那些尘封的旧事。

     此时、窗外夜色正浓。

     “不久之后,一颗诡异彗星毫无征兆的的降落在坎特温的北部,这颗天外飞星不仅让整个末日之为之轰动,在它降落之地,更是让陨灭了数百年的‘古末日之都’现世。查尔斯家族与兰德尔家族为防横生祸乱,封闭了这个消息,这两大家族各自带人前往这座塌陷的宫殿探寻……只是、随着这两个家族前往塌陷地宫探寻的战职者莫名的死亡大半。自此以后,坎特温也有了一个传说,虽然我不信这些事情,但那座下沉的宫殿却是无比诡异,从二十几年前到现在,这个关于幽灵的传说一直被末日之都的所有人铭记于心,那块塌陷的地方,也被化为了禁地。”

     “塌陷的……宫殿?”秦毅情不自禁的问出了这句话。

     “是啊……据说那是早已灭亡的一个帝国,很可能是末日之都的前身。至于那个‘幽灵’到底是什么,也没有再敢去追究。”

     “既然这两大家族看中你们的冶炼技巧,剑兄为什么会与兰德尔家族之间有这么大的仇恨?”二十多年前,剑十三的年龄不过如秦毅这般、甚至比秦毅更为年轻。他既然属于末日之都坎特温,为何会在这二十几年内有会发生如此巨变,剑十三又为何会成为斯塔洛帝国的国士。

     “虽然那些进入古代遗迹探寻的战职者死的死、伤的伤,但查尔斯家族与兰德尔家族却从那彗星降临之地得到一块神奇钢陨铁。根据他们的说法,虽然不知道这块陨铁的来历,但经过鉴定、的确是铸剑的上好材料!”

     “这块陨铁本就百年难遇、十分珍贵,查尔斯家族想将这块陨铁一分为二,然后交予我父亲打造出两口兵刃。但他们苦于材料不足,如果打造一柄巨剑,剩下的那些材料完全不够再打造一把像样的武器,所以这两大家族为了这件事争执不休,甚至不惜反目成仇提刀相向……而这块陨铁,也在大战之中被一分为二。多的那块莫名遗失,他们两大家族之间,也只得到了小部分的材料。”

     “说起这两大家族,当初要是各自退让一步,兴许还能打造出几把像样的匕首,现在只留下少部分的材料,别说是铸一柄剑,就算是我父亲那样的人物,恐怕也铸不出一把匕首。但当时迫于这两大家族的威压,父亲也只能被迫接下铸剑的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这天外陨铁倒也十分神奇,父亲足足冶炼了两年也没有完全将之炼化。后来、铸剑工作刚刚进行到三分之一,这两道家族中的事端再度爆发,为了这把还未成型的兵刃,末日之都无数人先后成为神兵的祭品。他们打着争夺‘四字剑诀’的旗号抢夺这块陨铁,我的父亲也因此死于兰德尔家族的手中……!”说到这里,剑十三的脸上已经闪过一片落寞之色。末日之都的所有人因为心中的贪婪视人命为草芥,这块百年难求的天外陨铁降世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父亲死后,剩余的半块陨铁也在大战之中不翼而飞,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将它藏了起来,却不知道、这块陨铁早就已经落入那塌陷的宫殿之中,虽然有无数的人踏足那座宫殿想要找出这件神兵,但那些人却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再敢提‘神兵’这两个字,兰德尔家族与查尔斯家族寻找无果也只能就此罢手……但是、父亲这一去,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当年!我的心中完全被仇恨填满,发誓有朝一日定要杀光兰德尔家族的所有人以祭父亲在天之灵。只是、岁月不饶人啊!如今我人到中年仍旧一事无成,别说是为父亲报仇了,就连‘四字剑诀’中的十二套剑术也无法完全学会……!”

     “咳……那么那件遗失的‘神兵’,现在还在末日之都塌陷的宫殿之内?”秦毅虽没有见过阿拉德大陆之中真正的神兵利器,但自他的潜意识之中也早已能够猜测到:这个世界所谓的神兵,也就是dnf游戏中的橙色史诗装备。至于那把武器到底是什么,恐怕也只有剑十三的父亲能够知道了。

     剑十三点点头:“估计是这样,除非查尔斯家族与兰德尔家族不想活了,要不然、他们是绝对不敢踏入禁地半步的……不过小子、我当年从那块陨铁之上感受到的剑灵气息,跟你先前所使用的那把黄金大剑所散出的气息,竟然一模一样!”

     “呃……!”秦毅一时语塞,这些事情如今都在他眼前一一真相大白。剑十三的过去,秦毅也早已了解的一清二楚。只是、当年他父亲所铸的那柄武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剑十三心中会将它与逸龙剑联系在一起,从而生出如此熟悉的感觉?

     “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那把黄金大剑,到底从何处得来的?”剑十三的脸上闪出一片肃穆之色。不用问,既然他时隔多年还能感受到如此熟悉的气息,剑十三心中也难免不会想到,秦毅所拥有的“黄金大剑”所用的铸剑材料,极有可能是当年遗失的那大部分神奇陨铁,要不然、这把剑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