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打脸
    “小姑娘!不要拒绝我的一片热情嘛,你看、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忍心把我晾着么?”那混混头目此刻仍不罢休,他也并不知道,此时正有一道身影自身后快步向他靠近。

     “艾德……!”当洁露娜看到匆匆赶来的秦毅之时,她的眼眸瞬间面露喜色。

     “小姑娘!我不叫艾德,如果你喜欢,可以叫我‘小亲亲’什么的,我也是不会拒绝的,嘿嘿……!”这混混头目的脸皮堪比城墙转角外加三座碉堡,殊不知、他的身后正袭来一条健硕的臂膀。

     洁露娜在缓步退后,这混混头目刚想对她动手动脚,他却猛然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一只手掌大力扣住,伴随着这只手掌的不断用力,这混混头目更是感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麻痹,他只感觉自己的肩胛骨好似也要被这只手掌捏碎。

     他还未来得及开口咒骂,这只扣住他左肩的手掌却直接使一股大力将之往后一带,这混混头目被迫转过身,不等他看清来人的模样,一道黑影却直接自他眼前划过。

     “啪——!”

     一个反手巴掌直接抽在他的左脸上,混混头目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左脸早已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

     又是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他的右脸上,在边上这几名地痞的惊愕之中,这混混头目的脸早已变得一片红肿。不待他反应过来,秦毅松开扣住他左肩的手臂,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直接刮了下去。

     “啪——!”

     这一巴掌,直接打得他眼冒金星、嘴角溢血,混混头目的身体在原地旋转一圈,耳畔更是响起一阵嗡鸣之声。其他的几名痞子似乎因为秦毅的动作而愣在了原地,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那被秦毅连续抽了三个嘴巴的混混头目却早已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锵——!”

     一柄宽阔的巨剑直接陷入酒馆的地面,若不是秦毅当前不想对他怎么样,断水巨剑恐怕早已洞穿了他的身体。他一手握住巨剑的剑柄,而后蹲下身体以另外一只手揪住那脸庞扭曲的混混头目,秦毅的嘴角勾起一抹骇人的微笑:“那只手碰过她的?”

     那混混头目接连吃了秦毅三个反手巴掌,现下也被打蒙了,见秦毅有此一问,他竟极为配合秦毅的伸出自己的左手:“这只——!”

     “不对,是这只!”他又伸出自己的右手。

     “不对,好像两只都有碰过。”混混头目下意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秦毅微微一笑:“那就两只都剁掉——!”

     “好!”那混混头目在脑袋传来的一阵眩晕之中也连连应声。

     “老大,你说什么呢?人家现在可是要剁你的手!”

     “老大,你不要紧吧?你别说胡话啊。”一旁的几个痞子见混混头目被秦毅的几个巴掌给扇懵了,他们顿时七嘴八舌的喊到。

     那混混头目瞬间醒悟,当即想起眼前这张生面孔刚才接连扇了他几个巴掌,他当即怒不可遏的对周围的四名痞子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干掉他,那个小妞就送给你们了!”

     “找死——!”秦毅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骇人的杀机,他以鬼手狠狠的揪住这混混头目脖颈,而后直接使者出一股大力让他的额头狠狠的撞击在一旁的断水巨剑上。

     一窜猩红的血花直接溅出,这混混头目被秦毅这么一撞,他的头脑更是回归至眩晕的状态:“又来?我……我不玩了!”

     “妈的!敢伤害我们老大,我看你活腻歪了。”周围的几名痞子见混混头目再度吃亏,他们瞬间掏出手刀齐齐朝秦毅挥舞而来。

     秦毅的面色由深沉逐渐转向阴冷,这些地痞流氓已经越过了他的底线,他瞬间使一股大力将断水巨剑自地面拔出,在周围这四名痞子向他一拥而上的同时,秦毅双手紧握断水巨剑直接在原地旋转一圈,那迸发而出的刚猛剑气直接将眼前的桌椅崩成无数的碎片,酒馆之中的所有战职者当即一片哗然。

     这几名痞子手中的手刀瞬间不翼而飞,在他们闪过丝丝错愕之时,秦毅直接翻过断水巨剑,以那宽大的剑刃砸向一人的头部。这痞子虽未鲜血迸流,但他的大脑却是直接袭来一股强烈的眩晕。

     秦毅连续砸下三剑之后,其余的几名痞子皆如混混头目那般被他打蒙了,他直接快步向前揪住那几名痞子的身体如丢垃圾一般丢到洁露娜的身前,手中的断水巨剑再一次陷入酒馆的地面,秦毅面露狠色:“道歉——!”

     “姑奶奶!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把我们当成个屁,放了吧!”四名痞子在洁露娜身前鬼哭狼嚎,要是早知道洁露娜的身旁还有这等人物,就算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动洁露娜一根汗毛啊。

     秦毅在一旁坐下身形,他望着错愕的洁露娜,口中直接询问道:“你说怎么处置,这些地痞流氓,要杀要剐,你决定吧!”

     “艾德!我们气也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放了他们吧。”对于这一干地痞对自己的动手动脚,洁露娜心中虽然气愤,但她与秦毅二人皆是初次进入赫顿玛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洁露娜自然要小心行事。

     眼前这些人虽都只是不入流的地痞流氓,但他们在被秦毅教训的同时,难保他们不会借机报复。为了减去以后这不必要的麻烦,这件事情洁露娜也只想就此作罢。

     秦毅转过视线,恶狠狠的瞪着这几名地痞:“滚——!”

     “是,我们滚,我们这就滚!”那几名地痞意欲上前扶起晕头转向的混混头目,只是、在下一刻,秦毅却直接厉声喝住了他们的动作:“你们能走,他不能走!”言下之意,秦毅似乎并不想放过这混混头目。四名地痞一楞,秦毅不让他们带走混混头目,这几人也只能呆在原地干巴巴的看着。

     “还拄在这里等死么?滚——!”听此一言,几位地痞却是不敢再在秦毅眼前停留片刻,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松开那地痞头目,而后灰溜溜的逃出了酒馆。

     那混混头目还未明白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四名地痞已然在秦毅的威压之下丢下了他。秦毅此时似笑非笑、似怒非怒,那怪异的脸色在洁露娜眼中竟是显得无比恐怖,他伸手一把将晕头转向的混混头目揪到自己身前,口中却以一种无尽冰冷的语气说道:“我们还没完呢?我给你打个折,只剁你一只手,要留哪只手、你自己选择。”这混混头目已经触及了秦毅无法隐忍的底线,他错就错在、不该将自己的色心放在洁露娜身上,更不该趁秦毅不注意时对她动手动脚。

     见事态已经隐隐走向更严重的地步,洁露娜在感动之余,脸上更是划过丝丝担忧:“艾德!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也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绝。”

     秦毅微微挑眉:“算了?我可不想就这么算了。洁露娜你听着,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谁要是越过了这条线,我就必须让他付出代价。他先前既然敢做,那就得早些为自己做好打算,这一次要是算了,他们就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一把?我可不敢保证,我这一剑会不会削掉你两只手掌!”秦毅瞪着被他揪住的混混头目,他话锋一转、满脸冷漠无情。

     在斯塔洛帝国的那段时间,已经将秦毅这个人彻底改变,他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轻狂怕事的少年。人让他一尺,他便敬人一丈,人若对他无情,他也无须对人抱有怜悯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