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洁露娜
    秦毅握紧手中的裂创心灵之刃,他正一步步的踏步向前。前方这数百名战职者配合得井然有序、丝毫不显紊乱。在眼前那暴动的哥布林大军以及牛头人群中,一名近战型战职者直接被怪物冲飞,那身影在空中划过一条弧度之后直直朝秦毅所在的方向倒飞而来。

     “洁露娜……!”一道响亮的男子惊呼在秦毅的耳畔荡漾开来,那被怪物群冲飞的战职者在空中洒下一窜猩红赤眼的血花,她那一头银白的短发上更是沾染了斑斑血迹。

     秦毅见此状况急忙快步上前,他三步并作两步,在洁露娜的惊叫声中瞬间从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身,那结实有力的臂膀直接阻住她下坠的身形。

     不止是她的头发、连她的脸上也沾染着斑斑血迹。秦毅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苍白脸庞,他竟看得有些入迷。

     那与莉娜一般无二的银白短发、与莉娜一样惊恐失色的眼神早已深深触动秦毅的心……他的视线中似乎隐隐浮现出一种幻觉,这女子陌生的脸、竟在他眼前缓缓转变为莉娜那张熟悉的脸,那纯洁无暇的熟悉笑颜仿佛再次浮现于秦毅的眼前。

     “永远,你告诉我、什么是永远?我们之间还有没有‘永远’这两个字?秦毅!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好陌生、好遥远!我不知道,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

     “你大闹光明教廷、大闹整个皇城,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心中的那股不平,甚至是那股属于‘恶魔’的杀戮之心……!”

     ……

     昔日的刻骨铭心、悲痛别离,恍若就发生在昨天,那令人心碎、心疼的画面,在秦毅眼前却是显得无比清晰。因为眼前这与自己素未谋面的女子、因为她的一头银发、因为她那张惶恐而苍白的脸……那些只属于他与莉娜之间的记忆,再一次被唤起。

     “圣职者,快治疗洁露娜!”秦毅的身后再度响起一道慌乱的男子声音,他也由此得知,这被自己接住的银发女子,叫做“洁露娜”

     “你的名字之中……也有一个‘娜’字!”他虽已松开洁露娜的身体,但自己的视线却从未从洁露娜的脸上移开片刻。

     “洁露娜!让圣职者送你回艾尔文防线,你受的伤太重了,必须赶紧接受治疗。”一位粗犷的大汉扛着手中染血的大剑、气喘吁吁的奔上来开口说道。

     洁露娜并不是鬼剑士,而是一名2阶的女性剑士。她身上的重甲防具已经发生了严重的磨损,那些牛头人刚才奋力发起的猛烈攻击更是险些直接要了她的命。此时她以手中的长剑强撑着自己的重伤之躯,口中却是逞强道:“不要紧!我还挺……挺得住。在异族的威胁面前,这些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洁露娜!你别再逞强了,你杀的异族已经够多,现在必须送你回城镇治疗。”那粗犷的大汉满脸担忧、再次开口道。

     “我说过……不用为我担心,我还能提起手中的剑,再与众人一起去抵抗异族,保护这里的居民不受伤害。”从她这句话中,秦毅不难看出,洁露娜正是一位倔强的女子,即使是身受重伤、她心中却还想着要与队友一同去对抗那些哥布林与牛头人。只是、不管是她自己还是眼前这位大汉,甚至是秦毅心中都无比清楚,洁露娜如此逞强不服输,换来的后果不过是在此地丢掉性命。

     那大汉虽是一名达到4阶的战职者,但他似乎根本劝不动身受重伤的洁露娜。见洁露娜仍想在此地苦苦支撑,秦毅瞬间将裂创心灵之刃收入精神空间,而后、他的身体径直在原地化作一道残影。

     当感受道这扑面而来的阳刚气息时,洁露娜却猛然感觉自己脚下一轻,她还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自己的身体却猛然被一位白发青年横抱而起。

     “你……干什么?”洁露娜面色一红,她虽有心反抗,但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重伤之躯早已力不从心。

     “如此逞强,不过是在浪费大家对抗异族的时间。既然别人说不动你,只能强行将你送回城镇了……!”秦毅面色一沉,他眼前这位大汉见秦毅直接将洁露娜的身躯横抱而起更是满脸惊愕。

     “我说过……我暂时不需要治疗……我还挺得住。”见这白发青年已经迈开步伐,洁露娜更加逞强开口道。

     秦毅闷哼一声,直接加快脚底的步伐:“连说话都不流利,你还说你挺得住……异族!可以明天再杀、后天再杀、将来再杀,性命可只有一条,这条命要是丢掉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在意的人,再也无法与自己的队友一起对抗异族……那些在意你的人,也再也见不到你!”

     洁露娜在艾尔文防线并不是孤身一人,她有自己的团队、更有属于自己的小队。但是现下,要将她强行送回艾尔文防线接受治疗的不是他的队友,却是眼前这无比陌生的白发青年。望着他那张刚毅的脸,洁露娜只感觉身心传来一阵疲惫,她似乎连开口的力气也全然涣散。

     秦毅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为何会去关心一个生平素未谋面的女子;他更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何会生出这样一股冲动。在洁露娜刚才的逞强之中,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心底的某处脆弱正传来丝丝疼痛。

     或许、只是因为刚才那闪现的幻觉;只是因为洁露娜与莉娜一样拥有着一头银白的短发;只是因为她这张受伤无助的苍白脸颊与莉娜一般无二,秦毅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任何顾及的将这素未谋面的女子横抱而起,而后将之强行送回艾尔文防线……

     “傻大个,你还愣着作死?那白头小子是什么来路?他跟洁露娜认识?”

     那粗犷的大汉挠挠头:“我哪知道?洁露娜这个倔脾气,看来真得改改了,既然有人愿意送她回艾尔文防线,大家集中精力对付异族吧!”

     “还不过来帮忙,这该死的哥布林,真是没完没了……!”

     ……

     “艾尔文防线什么地方能为你治疗?”秦毅冷声问出一句话,或许是因为鬼剑士特殊体质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鬼神卡赞的力量赋予,秦毅抱着洁露娜自洛兰丛林一路走到通往艾尔文方向的魔法阵时,他竟感觉不到身体传来的任何疲惫以及手臂的酸软。

     承受着一个人的体重走了许久,秦毅却依旧面不改色、呼吸也并未显示出丝毫紊乱。

     “我都说了……这只是一些小伤!我还能坚持得住。我又不认识你、你凭什么这么霸道啊……?”洁露娜在惊慌之下,她那苍白的脸颊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两抹红光,或许是感受到秦毅丝毫不显紊乱的呼吸,更或许是她在无意之间触碰到那健硕结实的胸膛,以至于洁露娜的心中似有一头小鹿在胡乱顶撞。

     此时此刻,她更是不敢抬头去看这刚毅青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