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艾尔文防线的明星
    弗瑞德此言一出,原本喧嚣的旅馆大厅顿时陷入一片沉寂。当听到“刺心小队”这四个字时,人群之中瞬间响起一阵高呼之声。现在停留在赛丽亚旅馆之中的x新手战职者大部分都是听说过“刺心小队”的,他们心中更是无比清楚,刺心小队当中的所有成员都是高达10阶以上的战职者。他们身处艾尔文防线,每一个都是能够以一敌百的精英战职者。洛兰森林的此次暴动若是没有“刺心小队”的加入,这里的新手战职者也不可能如此迅速的平定异族暴乱。

     在短暂的沉寂之后,旅馆大厅再度变得热闹非凡,不得不说,弗瑞德虽然等阶不高、但他却很有组织能力,原本喧嚣嘈杂的人群在他的带动之下,这里的所有战职者口中皆是高呼着“刺心小队”这四个字。因为洛兰森林的异族暴动,秦毅一行人刚刚抵达艾尔文防线便已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在人群的阵阵高呼声中,秦毅的心中瞬间流过一股暖意,“露娜小队”与“刺心小队”的其他成员先后找到空余的位置坐下,而秦毅的视线中,却再度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来人除了洁露娜还能有谁,经过治疗,她身上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此时也早已卸下那些重甲防具、从而换上了一身干练的女装。望着洁露娜此时的装扮,秦毅的眼中却在无形之间浮现出一抹幻觉。洁露娜此时的模样与昔日的莉娜何其相似,在铁血佣兵工会的那段时间,莉娜的着装也如她这般飒爽干练、朝气勃发。

     她的眉目之间带有莉娜的影子,以至于秦毅竟有些分不清:眼前这人究竟是洁露娜、还是莉娜……

     “洁露娜!人给你请来了,我们的前排位置,不知道队长搞定了没?”弗瑞德干笑两声,在秦毅微微的错愕之中,洁露娜已经带着他们几人在大厅最靠前的位置坐下。身旁的奥斯特似乎发现了秦毅眼中流露出的异样,他更是忍不住在秦毅身旁低声道:“艾德!你没事吧?”

     “呃……没事!”因为奥斯特的话语、秦毅瞬间从分神之中回过神来。洁露娜的背影,与莉娜离去之时太像了,以至于他在一时之间,竟以为莉娜再一次回到了自己身边。若不是奥斯特这一句话将之拉回现实,秦毅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迅速上前一把拉住洁露娜。

     洁露娜始终只是洁露娜,虽然她与莉娜有些相似、但却始终不会变成莉娜。即使秦毅如今再怎么怀念,昔日那梦幻般的女子、也早已与他分道扬镳,在一时之间,莉娜已经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本以为到达贝尔玛尔便能遗忘曾经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但从在洛兰森林见到洁露娜开始,秦毅心底最深处的留恋却如泉涌般完全爆发。

     “你们的队长,好像很不开心啊?”洁露娜与弗瑞德、秦毅与奥斯特以及克莱尔,一共五人在旅馆大厅最靠前的位置坐下。旅馆大厅的前方已经临时搭建起一座高台,因为那位“神秘歌手”涉足艾尔文防线,赛丽亚旅馆的宾客在今晚早已爆满,不少新手战职者自洛兰森林回归之后,还来不及整理身上的伤口便早早来到赛丽亚的旅馆占据了位置,因为“刺心小队”一行人的光临,旅馆此时的气氛更是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涨程度。

     “艾德不是不开心,是心中永远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克莱尔左顾右盼,随口答道。

     “异族都被你们平定了,还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托刺心小队的福,我们这些战职者今天可是得了不少好处。今天我坐庄,大家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点,不用给我面子。”弗瑞德粗犷的笑道。

     见秦毅眉头紧皱、一直沉默不语,洁露娜取过服务生托盘之中的红酒,直接斟满一杯递到秦毅眼前,弗瑞德与奥斯特以及克莱尔三人也各自倒满一杯红酒。

     洁露娜率先举杯,她将目光注视在秦毅身上开口说道:“这一杯,算是我谢你的救命之恩,也感谢你的那句话。”

     女士都已经开口,秦毅自然随之举杯,四人手中的玻璃杯触碰在一起,在那清脆的碰杯声中,秦毅的记忆却再度回到斯塔洛帝国昔日与凯琳举杯对月的场景,他努力想甩开内心深处这不本不该留恋的记忆,但那些让他为之心痛的过往却如潮水般倾泻而出。

     相见时难别亦难,相遇容易相知难。相逢很短、遗忘却很长,秦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彻底遗忘这些不属于他留恋的记忆。

     “‘性命可只有一条,这条命要是丢掉了,你就再也见不到那些你在意的人,那些在意你的人也再也见不到你!’艾德里安,你说的很有道理,只不过、你心中到底拥有怎样一个解不开的心结?说出来,或许大家还能帮助你。”秦毅心中的压抑已经满满的写在脸上,不光是洁露娜,就算从大厅中随便叫出一位战职者,恐怕也能知道秦毅心中的阴沉与不快。

     将一杯红酒再次仰头饮尽,秦毅微微启齿:“那些不堪的过去,我不想去触碰,也请你们不要揭我的伤疤。”

     “抱歉!如果提及了你的伤心事,还望你不要往心底去。不过、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不会那么简单,你的过去、想必也不简单。”洁露娜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秦毅虽不想提及自己的过去,但洁露娜却早已能够猜测到:秦毅口中所说的过去,一定是一段不可触碰的记忆,更或许、那是一道不可触碰的伤疤。

     明明只是一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青年,洁露娜似乎已经从秦毅身上感觉到压抑和阴霾的气息。她再不去提及“过去”这两个字,这五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关于艾尔文防线的一切,而当洁露娜不经意的将自己的眼神洒在秦毅身上时,她竟发现、秦毅在饮酒之余,竟也将自己的目光撇向她。或许是感受到秦毅那炽热的眼神,以至于洁露娜的脸上瞬间闪过丝丝惊慌之色。

     而就在此时,旅馆的大厅却猛然一暗,原本照亮整个大厅的水晶灯突然熄灭,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洁露娜脸上的尴尬之色也瞬间因此土崩瓦解。在所有战职者的期待之中,秦毅与洁露娜眼前的那方高台却亮起无数颜色不一的闪光灯,旅馆天顶之上的白色琉璃灯配合着这些闪光灯的瞬间洒下一地的白光。

     随着无数闪光灯的接连被点亮,大厅中所有的战职者心中似乎已经清楚:他们心中期待的那位神秘歌手终于快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秦毅与洁露娜几人的座位距离舞台最近,那无数交织的闪光灯在他们的脸庞上投下一片斑斓。所有人已经将自己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旅馆前方的舞台上,当洁露娜再次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秦毅身上时,只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灯光四射的舞台。他将瓶中的红酒一杯一杯的饮尽,在那交织的无数道灯光下,秦毅在洁露娜心中却是变得越发神秘、不可捉摸。

     她不知道,眼前这本应是朝气蓬勃时期的青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过往,才能让他流露出这无尽的沧桑之色;是什么样的过去,让这个本应处在叛逆、热血年龄阶段的青年变得如此压抑;又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这个远超普通战职者实力的少年不骄不躁,能够以古井无波的神色对自己说出如此意味深长的话……

     五彩斑斓的闪光灯将旅馆的气氛带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在短暂的沉寂之中,自那舞台后方缓缓走出一道靓丽的身影。无数斑斓的灯光只在顷刻间便同时聚集在这个少女身上,场下的所有战职者瞬间因此拉开自己的嗓门纷纷高呼着一个秦毅无比熟悉的名字。

     “赛丽亚——!”

     “赛丽亚……我的女神!”

     “赛丽亚……我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