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生死状
    这一夜,那个神秘洞穴中的那道黑影没有在梦中光顾秦毅,一夜无梦的秦毅更是养足了精神,从到异界的那一天开始,鬼剑士的体质不仅让他变得强壮,甚至连睡懒觉的坏习惯也彻底改正,今日是与埃文约战的日子,秦毅不敢有所怠慢,早早的便离开了自己所居住的酒馆,朝埃文当日所指引的那家设有决斗场的大型酒馆走去,在路过铁血佣兵工会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往工会内看了一眼,却发现工会此时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也不见莉娜的身影,秦毅这才想起,莉娜当日好像对自己说过,如果三天之后没有任务的话一定会来看自己与埃文的决斗,想必现在这个时刻,他们都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吧,想到任务,秦毅手中也还有两个任务没有交付,一个是收集石像怪碎片的,另一个便是收集牛头怪硬角的那个任务,秦毅打算搞定埃文的事情之后便去炼金术师交付,然后再到南部溪谷历练一番,约莫算一下时日,莉娜和其他的佣兵战职者明天应该就会赶回工会了吧,自秦毅加入佣兵工会之后,每日都能接到相应等阶的任务,这些日子倒也不显得无聊。

     只是现在,他与破天佣兵工会结仇好像已经是命中注定的,如果让埃文知道自己杀了破天佣兵工会的五名战职者,估计那家伙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吧,秦毅虽然只有只有五阶的水平,但是这三天的历练下来,他不禁对自己的剑术更加自信了一分,配合上自己重生之后的dnf游戏技能,估计对付埃文这个十阶的家伙应该不算太吃力。

     想到这里,秦毅已经自信满满,大约走了几分钟,从巴尔托斯城的另一条大路上瞬间出现了一队人马,秦毅定睛看去,发现这群人的最前面那个类似于队长的角色,正是埃文。

     “看来这家伙还挺准时的嘛?呵,带这么多的人来,似乎想要看我出丑啊!”秦毅冷笑一声,在原地站住脚步,看着埃文身后那黑压压的一群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埃文这个家伙一定是想让秦毅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只要秦毅输在他的手下,铁血佣兵工会的面子自然也会丢在破天佣兵工会的手底下。

     另一边的埃文似乎也发现了秦毅,他故意拉长了自己的嗓音,带着一股令人十分不快的笑意向秦毅的方向走来:“哟,原来是铁血佣兵工会那个三阶战职者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他在“三阶”的两个字眼加重了语气,虽然秦毅现在已经达到了五阶,但是破天这帮人在背地里也十足鄙视了铁血佣兵工会一番,当初埃文看秦毅武技出众,本想将他收入破天佣兵工会,没想到这个菜鸟竟然当面回绝他,还在莉娜手中吃了亏,现在埃文不抓住机会打击秦毅,只能说他有些不正常了。

     此言一出,埃文身上的那些破天佣兵工会战职者立刻穿出一阵哄笑,并且开始议论纷纷,更有甚者他们直接放肆的开始嘲笑秦毅,嘲笑整个铁血佣兵工会,秦毅暗暗蹙眉却不好在大街上发作,他直接绕开埃文,在他耳边轻声道:“三天之前所订下的条件,我不会反悔,但是现在我还要加上一条,如果你输了,必须要向铁血佣兵工会道歉,还要在巴尔托斯城大喊三声‘破天是垃圾’!”

     埃文听到秦毅的这句话,顿时有些怒不可遏,三天不见,这个菜鸟好像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他不光胆子变大了,连底气也足了,本要生气的埃文看到秦毅有些扭曲的面色也没有发作,但在他的心底,却是一直不将秦毅这个小菜鸟放在眼中的,十阶与五阶的差异不是一点两点,就散决斗场有公正系统,埃文在斯塔洛帝国干了这么多年的佣兵,战斗经验自是比秦毅要丰富的,所以,他现在有恃无恐的对秦毅轻声道:“小子,你有种,那么我也要加一条,你要是输了,不仅要交出断水巨剑,还得跪在老子面前叫三声爷爷,如果我输了,随你的便咯!”

     “一言为定。”秦毅没有与他多做纠缠,在破天一干人等的奚落声中朝酒馆的大门走去,埃文带着他那一票子人也跟上秦毅的脚步。

     “大家等会就等着看,我是如何教训铁血佣兵工会这种垃圾的吧,哈哈哈!”身后传来埃文狂妄的嘲笑声,破天的其他战职者更是附和着埃文的声音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秦毅虽然表面对此视而不见,但是在心底却早已怒不可遏,他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理埃文一番。

     这间酒馆比秦毅所居住的酒馆要大上许多,并且在酒馆大厅的中央位置特别隔离出了一块空地,设有擂台,秦毅和埃文双双步入了酒馆之中,埃文径直的唤来服务生,要求为他们准备一个决斗的擂台,由于秦毅是第一次参加决斗,对这里的环境和规则也不太熟悉,自然显得有些木讷,而埃文却恰好抓住了秦毅不熟悉环境的这一点,开口奚落道:“菜鸟果然是菜鸟,连决斗的规则都不懂。”

     秦毅虽然心中有怒意,对于埃文的嚣张跋扈现在却也不可奈何,但是在心中,他早已将埃文和他身后的那群想要看自己出丑的战职者给痛骂了无数遍:他奶奶的,老子就让你得意,老子看你还能得意多久。那服务生似乎也意识到了埃文似乎有些太过嚣张,他看了看埃文,又看了看秦毅,咳嗽两声之后对两人说道:“帝国有规定,十阶以下的战职者是不能参加决斗的。”

     埃文听到这话顿时捧腹大笑,连同他身后的那群战职者也笑得人仰马翻:“是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十阶以下的菜鸟确实不能参加决斗啊!”

     秦毅一惊,他终于清楚,这个埃文分明是在故意给自己找难堪,他明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十阶却还偏偏带自己来决斗场,这简直是**裸的羞辱,秦毅本想当即拔剑,但迫于眼前的情形,他还是忍住了,气急败坏的他当即就要离开酒馆,却被埃文叫住:“怎么?想临阵退缩?”

     秦毅转过身等着埃文,没有说话,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埃文的身上恐怕早以千疮百孔,埃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他若无其事的抬起双手:“我还以为你可以借着三天的时间好好成长一番呢,原来实力还是停滞不前,这也怪不得我了。”

     “你说够了没有。”埃文咄咄逼人,秦毅已经快要到达剑拔弩张的地步。

     “别冲动,刚才你不是还说要好好教训我一番么,那我给你一个机会,服务生,取生死状,带我们去地下决斗场。”埃文向那服务生使了个眼色,那服务生看了看埃文,又看了看秦毅,好似颇有为难的道:“地下决斗场虽然没有等阶的限制,但是生死状,这……!”

     埃文转过眼神,扫在那服务生身上:“怎么?你怕我付不起钱么?”

     那服务生连连摆手:“不不不,只是,这位战职者不过五阶的水平,你跟他签生死状,不是欺负人家么。”